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在广东顺德,安藤忠雄设计了一座美术馆

2020-09-25 11: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和美术馆日前发布公告,宣布将从10月1日起试运营,对公众预约开放。受疫情影响,这家位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新商务区的全新美术馆已延期开幕了半年。直到9月初,美术馆现场仍在紧锣密鼓施工,临时围墙遮住了躺在夹岸花园草坪亟待种下的树苗和工地的嘈杂场面,只有美术馆的圆形屋顶探出头来,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这座美术馆的设计师是安藤忠雄。这位于1995年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日本建筑师,以对清水混凝土材质的使用、干脆凝练的现代主义风格,以及对建筑与环境空间关系的重视著称。他也是目前活跃在全球建筑界中设计美术馆数量最多的一位建筑师。

安藤忠雄为顺德设计一座美术馆的决定多少令人有些惊讶,顺德的很多头衔——粤剧发源地、世界美食之都、中国家电之都——都与当代艺术无甚关联。不像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艺术土壤丰厚,在和美术馆落成之前,顺德几乎没有类似的艺术机构,当地人能在家门口看到的展览多为书协、美协举办的书画展、摄影展,对国内外最前沿的当代艺术缺乏认知。

“和美术馆”的名称源自“通过文化艺术交流,带给人们和谐、安泰生活”的美好愿景。据馆方介绍,和美术馆“关注从近代文化艺术思潮到国际视野下的当代艺术进程,通过为公众呈现独具魅力的展览和多元开放的文化活动,希望凭借自身的独特性,建立起传播的枢纽,挖掘跨文化的多元价值”。这家全新的非营利民营美术馆是如何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它将如何服务于当地观众?带着这些问题,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采访了和美术馆执行馆长邵舒。

设计:小到一个门把手,安藤忠雄都要亲自评估

1991年,弗兰克·盖里接受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委托,设计其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博物馆。这次合作令博物馆成为了21世纪头20年里最华丽的建筑类型,也让全球各地的城市纷纷效仿,力争建设越来越博人眼球的建筑。选择安藤忠雄来设计和美术馆,多少也有着将美术馆打造成一个纪念碑式建筑、一个当地地标的野心。据邵舒介绍,在五年前启动筹备工作时,赞助投资和美术馆的家族成员参观了许多美术馆,对安藤忠雄简单干练的设计风格颇为欣赏,因此邀请了这位全球设计美术馆最多的日本知名设计师承担和美术馆的设计工作。

根据安藤忠雄的设计理念,为了凸显“和谐”的主题,和美术馆的四层主体建筑由四个大小不一的圆累叠而成,像水波纹一样由中心向四周扩散。这些“圆”以一定的偏心率由下往上逐渐扩大,立体的“圆”随之偏移,在赋予各个空间明确的中心对称的同时,丰富了序列的变化效果。“这样的设计也充分考虑了岭南地区亚热带气候的特性,以此营造出具有明显光影效果的建筑表情。”

安藤忠雄的设计草图。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主体建筑内,安藤忠雄首次挑战在中庭设计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它既有方便观众的考量,观众进入不同楼层时,无需花费过多时间沿着圆形展厅寻找楼梯,同时也在美术馆空间内部创造了一处令人屏息目眩的圆形奇观。美术馆被水池包围,它的存在可缓和亚热带夏季的酷暑,又倒映出建筑的身影,构成一个别具特色的底座。

主体建筑内,安藤忠雄首次挑战在中庭设计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在来和美术馆任职之前,邵舒任职于龙美术馆,他都参与了所任职美术馆的建设工作,自称“属于艺术圈里比较懂工程的”。在此次与安藤忠雄的合作中,他为对方事无巨细的认真态度打动,“小到一个门把手、窗边的封口条,都要亲自参与评估意见,甚至连我们户外的大型固定装置也会跟他商量。”

这件户外大型固定装置,指的是通向美术馆正门“水之径”右侧的一件装置作品——由美国艺术家洛克西·潘(Roxy Paine)创作的不锈钢雕塑Ballast,它的形状完美模拟出真实的树干与枝丫,若不是泛着冰冷的银光,很容易让人产生这是一棵树的错觉。2018年5月,和美术馆向洛克西·潘发出委任邀请。在委任过程中,安藤忠雄、和美术馆馆长何剑锋及团队均参与了细节讨论,为其展陈安全性和视觉和谐度设计了最佳方案。

“对他(安藤忠雄)来说,户外固定装置是建筑的入侵者,他的建筑才是艺术品,其他的只是装在这个容器里的艺术品而已。他会权衡其他作品和他的作品之间的关系,到底怎样的角度、怎样的大小(比例)可以互不冲突。”邵舒说,虽然安藤忠雄本人来顺德的次数不多,但每个月都会安排工作室团队成员来现场检查安装和施工是否妥当,拍摄照片给建筑师本人过目。

Ballast 洛克西·潘 不锈钢 1219.2 cm × 1539.2cm × 967.7cm 2019 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启蒙:从艺术教育开始,引年轻人才回乡

刚来顺德时,邵舒曾有过“哇这个地方怎么做,什么都没有”的惆怅时刻。“整个珠三角地区,如果你五年前来,能听到的就是时代美术馆、广东美术馆、OCAT当代艺术中心、维他命艺术空间,再近期一点有V&A设计互联。相对来讲,顺德(艺术)土壤很少,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空白。”从上海来到顺德,邵舒感觉到了某种巨大的反差——上海基本不愁展览观众,而在人口基数小了近100倍、周边只有图书馆和市民文化活动中心的顺德,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在建馆的同时,邵舒带领同事做了很多调研。他们发现,整个珠三角地区经济基础较好,虽然顺德只是小镇规模,但人均收入不低,当地居民较强的文化需求一直得不到满足。此外,这一地区几乎家家户户有车,这直接扩大了美术馆的辐射范围,意味着30公里以内范围的居民都是和美术馆的潜在客源,涵盖佛山及广州的小部分地区。邵舒信心满满地表示,和美术馆将成为一枚“文化炸弹”,把这里“炸起来”。

和美术馆的目标,是让本地观众看到国内和国外优秀的艺术品,最后让他们形成自己的审美判断。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调研还发现,本地观众更倾向于视觉化的内容,这意味着过于学术向或前沿的展览或许暂时不会在和美术馆取得比较好的效果。“毕竟对北上观众来讲,已经经过长期艺术熏陶,有了一定的审美鉴赏能力,也有了自己的好恶;但对本地观众来讲全是新的,既不知道什么是好的,也不知道什么是艺术……这需要一段时间去教育。”

为此,和美术馆团队设置了典藏研究部和公共项目部,一方面对藏品做学术研究的输出,另一方面举办公共教育活动,力求在美术馆内部搭建从学术到公众的桥梁,尽可能把艰涩难懂的艺术以浅显的方式让观众接受,兼顾学术性和视觉呈现的平衡。

和美术馆的成立也在另一个维度对当地社区产生影响——年轻人才的回流。邵舒刚来顺德时,和美术馆创始团队只有两个人,招人难上加难。后来不断有年轻新同事加入,他们大多来自周边地区,有些有留学背景,有些曾在一线城市工作生活过,既有专业人士,也有出于对艺术的兴趣前来应聘的跨专业人士。“之前(年轻人)不是不愿意回来,是回来以后没工作,”他说,“我们也是希望这里可以变成一个平台,整体来讲也和家族的想法一致——把更多的人才留在这里,造福自己的家乡,再辐射出去。”目前,和美术馆运营团队全部由80后年轻人构成。

启动:开幕大展“世间风物”延伸探讨公共卫生危机

在场馆建设过程中,和美术馆的定位也在不断调整。家族最早的艺术收藏以中国近现代书画为主,随着建馆目标日益清晰,和美术馆创始团队决定在展陈传统书画的同时,与当代艺术和年轻观众产生更密切的关联,后者于是变成了比较关键的展览板块。为此,展厅的设计也进行了相应调整,比如把原来纯书画展厅转变成综合性展厅,加入大量挑空、耐磨地面和足够多的承重,以便放置大型装置作品。当代艺术的作品收藏也在不断增加,其中不乏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草间弥生、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丁乙等当代一流艺术家的作品。目前,和美术馆持有各类艺术藏品逾500件。

对于一家想要长期运营下去的民营美术馆来说,和馆藏同等重要的另一前提条件便是资金保障。邵舒表示,早在场馆建设之前,他与家族就资金问题进行了长时间沟通。在参考了国际上的不少案例和通行做法后,家族基金会决定在未来十年里提供运营资金,并逐年按项目向和美术馆划拨项目资金。除此之外,和美术馆还将通过门票、衍生品、公共教育活动等日常经营活动创收,以期保证开馆十年内稳定运营。

《闪光》 安尼施·卡普尔 玻璃纤维和漆 255 cm x 255 cm x 43.5 cm 2018 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今年10月,和美术馆即将正式面向公众亮相。原定于3月20日开幕的“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开幕大展”调整为“启动展”和“正式展”两个阶段。启动展“世间风物”将集结未受疫情影响的艺术家,将他们的作品将按照原定的单元板块呈现。

主题展板块围绕“世间风物”的主题,将讨论延伸至生产、消费、生态环保、人类文明在自然规律前面临的挑战等问题,指涉当下这场公共卫生危机所亟需的人类反思精神。值得一提的是,多件即将展出的作品是和美术馆的委约创作,它们将与和美术馆藏品产生某种关联。馆藏展板块以“风会之变”为主题,呈现中国从传统向现代转型时期绘画领域的观念范式转向。

《耕罢》 高剑父 纸本设色 160.5 cm × 99.5 cm 1929 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对和美术馆的未来,邵舒有如下规划。第一,不断梳理自身馆藏,将以兴趣为导向的收藏逐渐转向专业化、体系化的收藏,并在构建自己的馆藏后实现“以藏养馆”,不断进行高质量的内容输出,引进优秀的国外展览,而非只停留在打卡网红展、“罐头展”(注:至从国外引进成熟展览,从概念到艺术全由外方团队负责)或巡回展;第二,通过创新性的展陈方式让年轻人了解广东地区的传统绘画脉络,建立本地的文化自信。

萨迪奇认为,尽管许多城市都希望复制毕尔巴鄂的成功,但最后成功的不是那些盖起了博物馆就期待着好事一定会发生的城市,而是那些根植于富有创造力的文化氛围的城市——只有在这样的氛围里,人们不仅建造了博物馆,也填满了博物馆。对于顺德来说,和美术馆的开幕只是一个开始。它是否能引领顺德成为一个新的艺术文化中心,还需拭目以待。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