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Yamy与极创引力的battle:后选秀时期,小公司的偶像该何去何...

2020-10-24 11:02:55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2020年10月21日,前“火箭少女101”队长Yamy通过工作室再次在微博上发声,称其所属公司极创引力的诸多违约行为,给Yamy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并表示“Yamy正在进行的工作,合约、合法、合理,任何个人和组织均无权阻挠。”

10月21日,Yamy工作室发布的声明

此前,极创引力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北京极创引力是Yamy2016年4月17日至2025年4月16日期间的全世界范围内唯一经纪公司,双方签署的《艺人经纪合约》合法有效,并未协商终止或解除,该协议依然具有法律约束力。所有希望与Yamy合作的公司、个人,都需要与极创引力进行洽谈。

10月21日,极创引力官方微博发布的声明

距离Yamy首次在微博上曝光所属公司老板徐明朝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已经过去了3个月。然而,Yamy与其公司极创引力之间的纠纷并没有停止。

时间回到7月21日,Yamy发表长文并曝光了极创引力老板徐明朝在员工大会上的一段录音,录音的内容主要是徐明朝对Yamy外貌的羞辱。

Yamy在长文中表示,两年来,自己的生活一直因为徐明朝的刻意引导而陷入恶性循环:用口头承诺的优质资源稳住Yamy使其不离开,逼迫她努力为公司创造更大价值,同时不断进行攻击、打压。这样的两极态度让Yamy越来越没自信,甚至几近崩溃。她想要自救,提出了解约,却只得到徐明朝“情况了解,不要作死”的强硬回应。因此,Yamy决定曝光她的遭遇,向公众表明自己解约的态度:“从今以后,我对自己负责到底。”

7月21日,徐明朝发文回应Yamy的指责,却将事件的焦点聚集在“解约”上:“如果你的目的只是为了解约,实在没必要搞得这么惊天动地。”

7月22日中午,徐明朝再度发文,但他坚持不对Yamy道歉。徐明朝在长文中表示,Yamy早在7月10日就已经向公司提出了解约,此前曝光的录音仅仅是她用来促成解约的手段。

事件一直发酵至10月,解约风波仍未平息。

事实上,偶像与公司之间的解约争端并不止Yamy这一例。2019年3月,偶像艺人李希侃与罗正在微博上控诉公司麦锐娱乐,并提出解约的要求。同月,高秋梓与公司姊妹淘文化解约。7月,卜凡与坤音娱乐解约,并成立个人工作室。除了解约经历,他们与Yamy还有其他相似之处:原本都来自成立不久且缺少资源的小公司;本来籍籍无名的他们通过偶像选秀节目一夜成名,获得巨大的流量与关注度。然而,在节目结束/限定团解散之后,他们不得不回到原本的公司。

Yamy所属的北京极创引力成立于2015年。在Yamy参加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并获得小范围知名度之后,公司一下子推出了库奇卡乐团和加减乘除组合。但是除了Yamy之外,其他成员以及团队的知名度依然不高。可以说,Yamy目前仍是极创引力最成功的艺人。此外,从公司对库奇卡乐团和加减乘除组合的运营情况来看,极创引力并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支持旗下艺人。

2018年,有457家公司的13778名练习生报名了《创造101》。对于数量众多的经纪公司而言,送练习生参与偶像选秀节目或许是背水一战。如果失败了,谁也不能保证练习生们会有下一个舞台。但如果有人“出圈”,就能够带领公司的其他艺人进入大众视野。正如Yamy之于极创引力,这种模式下获得成功的小公司偶像似乎逃不过一人“奶”整个公司的命运。

7月31日,X—Way未知之路官宣Yamy为其“小仙簪”眼线笔代言人,这是Yamy最近的一个商务资源

公司不仅不能够给予优质的资源,反而还成了发展的累赘,但Yamy真得有底气“单飞”吗?

截至2020年10月23日,Yamy微博上共有655万粉丝,但每条微博下的转发、点赞、评论数量不足十万。此外,Yamy并没有个人的综艺影视资源;在歌曲专辑方面,除了“火箭少女”期间的团体专辑,Yamy仅有一首个人单曲;在个人商务方面,也仅有X-way未知之路的眼线笔官宣了Yamy作为代言人。

同样通过《创造101》走红,截至2020年10月23日,杨超越微博共有1672万粉丝。在影视资源方面,杨超越已有《仲夏满天心》、《且听凤鸣》、《极限17:羽你同行》这三部担任主演的电视剧,还参与了《心动的信号》、《中餐厅》、《极限挑战宝藏行》等热门综艺节目的录制。此外,“火箭少女”解散之后,杨超越已官宣了LG克洛特亚太区品牌代言人、上汽全新MG5代言人等个人商务资源。

杨超越的在“火箭少女101”解散之后的资源足够支撑起“单飞”——8月2日,杨超越成立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八盼演艺工作室,并担任法人,100%持股。然而,无论是粉丝数量还是当前的资源,Yamy似乎离“流量”已经很远了。

这不仅仅是Yamy如今困境,那些通过选秀节目获得短时间的流量的偶像们面临同样的难题:出道即巅峰。公司的能力远远落后于偶像个人的发展需求,与公司解约似乎是一种出路,但Yamy们也没有足够“能打”的粉丝能够保证其获得公司之外的资源。

无论解约与否,Yamy们都回不到巅峰时期了。节目或者团体是限定的,可偶像不是。但在将偶像当做“快消品”生产的行业环境下,这似乎是一个死局。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