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风口不好追、用户心难留,想靠版权赢的爱优腾还得“疼”多久?

2021-06-10 15:4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前一天兄弟情深,后一日祸起萧墙,说的或许就是优酷和腾讯视频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的你来我往。

针对短视频侵犯长视频内容版权问题,优酷总裁樊路远6月3日在发言中处处表示,长视频内容被短视频平台盗播,让长视频平台的日子不太好过。“三年前多风光,现在不一样,B站大哥的市值是爱奇艺大哥加腾讯(视频)大哥加我打个7折,”樊路远进一步反问,“我们三家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现在的生存环境看,‘指日可待’简直是痴心妄想。”

接着,樊路远还从历史的角度切入剖析。他指出,十年前他还未入行时,长视频也经历过野蛮生长期。“谁家节目好我们就盗来播一下,之后说盗播侵权了,36小时内下线。但是流量收割完了,下线已经没用了。”

优酷亲切称呼腾讯为“大哥”,站在长视频平台利益角度炮轰短视频平台,腾讯却似乎并不买账。6月4日,腾讯副总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在一段有关短视频侵权的发言中,特意补充了发言文档里没有的一段历史:“现在全行业广泛出现的新型的盗版现象,十年前优酷……不能点名……第一代长视频网站曾经发生过很严重的盗版。”

腾讯翻出陈年旧账,用历史攻击历史。而回看爱优腾三家的发展史,UGC起家的优酷没能再赶上UGC短视频的红利,爱奇艺和腾讯在版权上疯狂“烧钱”却始终未能走向盈利,难追风口的心痛叠加难以盈利的肉痛,爱优腾似乎的确有喊出“哎呦疼”的原因。

优酷:生不逢时?

十年前以UGC起家的视频网站,几乎都曾经因版权问题陷入漩涡。优酷也不是例外。

2005年前后,以优酷和土豆为首的第一代长视频网站开始运营。优酷和土豆皆靠用户上传的视频吸引流量,模式类似YouTube。当时土豆网的标语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与当下抖快B们的立足点极为相似。

第一代长视频网站很快得到了市场的青睐。优酷2010年于纽交所上市,土豆2011年于纳斯达克上市。尽管两者占据市场优势,UGC数量庞大的劣质内容占据大量带宽成本,在当时服务器和带宽需要消耗巨额运营资金的情况下,仅凭广告收入,优酷和土豆仍然难以盈利。

压垮优酷等第一代长视频网站的是版权。用户上传内容中,很多并非真正的用户自创,而是具有剽窃性质的侵权视频,极易引起版权纠纷。

2009年9月,激动网、优朋普乐和搜狐视频等3家企业,联合全国110家互联网视频版权权利方共同创建“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该联盟成立仪式上发布的资料称,打着“网友上传”的旗号行盗版之实的视频分享网站已成为“盗版基地”,还称已对优酷、土豆、迅雷等网站涉嫌盗版的1000余部电视剧取证保全,总计将向优酷索赔5000万到1亿元人民币。

2010年11月,广电总局颁发《广播影视知识产权战略实施意见》,重点打击影视作品侵权行为,大量盗版美剧、韩剧、日剧等下线。版权政策收紧,失去优质内容的视频分享网站,不得不选择斥巨资购买版权内容,向下一个风口PGC长视频网站转型。

图片来源:广电总局官网

优酷和土豆也在其列,不过影视剧版权价格高昂,两家网站又陷入了无限互相指责对方盗版的车轮战。竞争之际,背靠百度的爱奇艺和背靠腾讯的腾讯视频已经入局长视频,但优酷和土豆任何一家购买版权的资金都远比不过百度或腾讯。

优质内容被高价截走,长此以往,用户流失迟早的事。2012年,优酷和土豆年以100%换股方式合并,当时两家网站的用户规模已超过4亿。合并后,优酷走上和爱奇艺、腾讯视频进行版权战的道路,但由于资金跟不上,始终不能与爱奇艺、腾讯相匹敌。

另一方面,UGC这一曾经的起步点,也在优酷的产业中逐渐边缘化。对视频创作者的扶持日渐减少,优质创作者大量流失。而部分创作者的下一个落点,是樊路远“希望专注原创短视频”的B站。B站知名游戏UP主敖厂长就是优酷出身,直到2017年才转向B站。

在行业风口转向短视频时,优酷已经彻底蜕变成了和爱奇艺、腾讯视频相似的长视频平台。风水轮流转,曾被UGC版权问题困扰的优酷,站到了过去的自己的对立面。

爱奇艺&腾讯:听,烧钱的声音

如果说优酷的身体里有UGC的基因,那么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则从一开始就将PGC放在了首要位置。

爱奇艺(原名奇艺)于2010年4月上线,一开始就打出了“高清画质”“正版授权”的目标。为了获得优质内容的版权,爱奇艺很快走上了“买买买”之路。2014年,爱奇艺宣布购买1000部好莱坞电影的中国网络发行权;2015年,爱奇艺获得多部热门海内外综艺节目著作权,播出《琅琊榜》《花千骨》等有影响力剧集,还购买了日本东映动画旗下百余部动画作品。

与爱奇艺相似,2011年上线的腾讯视频也斥巨资购买海内外影视剧版权。2013年4月,腾讯与BBC Worldwide等六大制作公司达成英剧资源引进合作;2014年11月,腾讯视频与HBO展开战略合作,独家引进《权力的游戏》《新闻编辑室》《兄弟连》《大西洋帝国》等多部剧集。

买版权“烧钱”毋庸置疑。爱奇艺2020年财报显示,从2018年上市到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从249亿上升到297亿,但仍然处于亏损状态。内容成本已经从2016年的75亿上升到了2019年的222亿,2020年下降到209亿。

另一个例子是,热播剧的版权价格也在几家视频网站对优质内容的争夺下水涨船高。2011年,乐视网购买《甄嬛传》独家版权耗资2000万。2019年,腾讯视频购买同系列影视剧《如懿传》的独家版权已耗资13亿。

《权力的游戏》剧照

成本的上升有目共睹,但是营收形式不容乐观。以爱奇艺为例,会员服务和广告收入是长视频平台的主要营收来源。然而,从2018年上市至2020年,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从106亿增长至164.9亿,广告收入从93亿跌至68亿。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Q3,爱奇艺总会员数为1.048亿,而去年同期为1.058亿,会员数量的天花板若隐若现。

长视频平台开始在会员提价上做文章。不过视频网站每次宣布提价会员费,都会经历一场舆论风波。2019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热播剧《庆余年》中开启超前点播,在订阅会员的基础上,再付50元可提前解锁6集内容。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分别于2020年11月和2021年3月宣布会员涨价。

用户们每次对涨价的抱怨也是一致的:价格上涨,但视频质量没上去。《2020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调查显示,尽管超前点播模式已经运行了两年,但只有不足三成的用户对这一模式持支持态度。

一面是居高难下的版权费,一面是遭遇增长瓶颈的收益,沉浮长视频行业将近十年,爱优腾依然在寻找专业长视频内容的盈利方法。

长短视频之战:乱拳打疼老师傅

爱优腾尚未在长视频上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用户偏好已经转向了短视频。

《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1)》显示,截至2020年底,短视频、电商直播等其他收入达2113.13亿元,同比增长87.18%。而来自国家广电总局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网络视听用户付费、节目版权等服务收入达830.80亿元,同比增长36.36%。

87.18%对比36.36%,何种形式占有更多流量显而易见。而最让长视频平台难受的,或许不是早前押错了赛道,而是自己烧钱、自己亏损,却为别人贡献了流量和收益。

6月8日,第27届上海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上,广电总局监管中心副主任肖克荣发布了《2020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谈到短视频时,他表示,他们收集了2020年1月1日后上线的、点击量大于100万的46万条热门短视频,这些短视频来自11384个账号。所有被收集的短视频中,12.4%与影视相关,数量仅次于社会类短视频。

而在同一份报告中,有关网剧的受众分析写道,“2020年仅有一成受访者能做到完整观看剧集,九成受访者在观剧时使用过倍数观看或跳过功能。原因主要集中在剧情拖沓注水。因为剧情没有意思或受访者自身没时间等原因是用倍速功能的也超过两成。”

更微妙的是,《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每日人均短视频使用时长超过微信等即时通讯软件,超过六成的观众是因短视频观看网络视频节目。

长视频平台“恨”短视频平台用自己的内容带走了流量,却又不得不“依赖”短视频平台获取流量。在此背景下,爱奇艺出品随刻,腾讯大力推广微视和微信视频号,优酷也在首页添加了短视频入口。三家平台也继续加码UGC创作的激励计划,试图将自己的IP握在自己手里,用“长+短”的运营模式让长短视频相互引流。

不可否认的是,抖快B等短视频平台上的确存在大量侵犯版权的影视切条内容。版权,也是倒逼短视频平台不再上传自家IP内容、从而收拢IP流量的最佳利器之一。十年前,优酷和土豆因巨额版权费改变经营模式,拥抱具备完善版权的视频内容。那么面临相同的境况,现在的短视频平台或许也会走上相同的道路。

然而,无论随刻还是微视(甚至微信视频号),引流能力均不能与抖音破6亿的DAU相比较。自家旗下短视频平台能够独当一面之前,长视频平台能放弃抖快B等短视频平台的引流功能吗?

进退两难之际,在版权问题没有形成行业共识、寻找到合适的解决方式之前,或许爱优腾还要再“疼”上一阵子。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