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爆红的《硬汉枪神》下一部要上院线,网络电影的生态会因此而改变吗?

2021-08-25 13:28:53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8月6日下午,优酷独家上线枪战动作电影《硬汉枪神》,当晚在豆瓣开出高分,创造了网络电影历史新高,也是目前为止2021年华语电影最高豆瓣开分。截至8月17日,上线11天的《硬汉枪神》分账票房已经超过2000万。

《硬汉枪神》的故事并不复杂:落魄的电竞大神肖汉为保住儿子的抚养权参加电竞比赛,闯关战胜幕后黑手获胜。“父子情”情感线,配以导演成熟的镜头调度,构造出一系列“高燃”战斗场景,使游戏迷高呼游戏场景高度还原,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观众对网络电影“粗制滥造”的固有印象。

在观众的固有印象中,网络电影极少与高分挂钩。但《硬汉枪神》的评论与弹幕中充满了观众们对游戏流畅度和场景还原度的称赞,甚至有弹幕认为“导演是内行”。

事实上,《硬汉枪神》的两位导演胡国瀚和周思尧都不是游戏达人。两个几乎从来都不玩游戏的导演拍出了一部电竞题材的“爆款”。

周思尧最初接到的是投资方的“命题作文”。当时周思尧只拍过网络长片,感觉这个题材和体量自己可能不太合适,就把项目推荐给了学生时代一起拍片子的胡国瀚。

不过,让观众看到游戏中的真实感,在胡国瀚看来是“导演最基本的功课”。即使是没有经历过的东西,也要拍得让别人觉得非常真实。他介绍,《硬汉枪神》一开始就确定向类型片方向发展,按照类型片应有的节奏去拍摄。

制作过程中,两位导演遇到的最大难点是将剧情融入动作场景。为了在有限的预算内拍出有质感的内容,两位导演从剧本阶段开始进行了足够精确地计算和准备,在剧本阶段设计好情节、画好分镜,在拍摄阶段只需完成既定计划,也没有遇到不可逾越的困难。

提到被观众称赞最多的游戏场景,《硬汉枪神》剧本定稿45000字中有25000字是武戏,这种比例在一般的动作戏中是不常见的。周思尧表示,丰富的战斗场景是他们的创作初衷:“我们想尽量做到每场战斗都不一样,每场战斗是策略性的,每个人的行动都是有理有据的。我们的初衷就是想每场战斗做出更多的层次感和丰富的感觉。”

另一种对《硬汉枪神》的好评来源于对网络电影质量提升的惊喜。豆瓣短评中不乏类似《硬汉枪神》“对于网大来说确实是惊喜”的评论,也有观众为“网络电影已经发展成这样了”打出一定的友情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抛去“网大终于站起来了”的热情,观众也逐渐开始把电影放在更广阔的维度中与院线电影比较,并指出《硬汉枪神》在剧情方面存在的可提升之处,目前《硬汉枪神》的豆瓣评分已经有所回落。

不过胡国瀚表示,他接受一切批评,也接受一切鼓励。在他们眼中,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的本质都是电影,只是在题材、受众和表现方式上会有所区别,但他不会因为拍摄的是网络电影就降低对电影的质量要求。在创作时,他们唯一特别为“网络电影”考虑的区别是手机屏幕比较小,拍摄时会把镜头的景别卡得紧一些。

爆红之后,《硬汉枪神》续作也已经提上日程,并有望登上大银幕。这意味着,《硬汉枪神2》或将成华语电影市场上极为罕见的、由网络转入院线的IP案例之一。据主创透露,续作将“全面升级”,提升线上成本,让更多演员进入项目。两位导演也希望在续作中用先进的技术去拍摄动作部分,并在文戏上寻找新思路。

当谈及在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之间的选择,胡国瀚表示,“我不介意形式,我只想拍好故事。”

院网双线发行是发行方阿里文娱目前正在探索的方向。灯塔专业版今年7月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电影市场分析显示,网络观众和院线观众在冒险、喜剧、悬疑和科幻类型影片的观看动机是相似的,在灾难、动作、爱情和剧情上则会被不同因素吸引。

不过,同样的观看动机并不意味着网络与院线的对立。从发行渠道角度来看, 阿里文娱网络电影中心总经理谷芳芳认为,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并非竞争或取代关系。在她看来,网络电影使发行渠道的场景变广,而渠道场景拓宽,可能带来内容需求和观众需求的增加。

谷芳芳认为,未来电影的发行渠道会更加多元化,会互补,也会互相渗透,但是不会互相竞争。而站在用户的角度,观影场景不同,选择动因也不同。“一部好电影会驱动用户做更多的选择和场景的组合,这是我们看到的未来。”

而院网协同发行的最终落点,依然是内容质量。谷芳芳认为,让电影内容能够与观众共情,是网络电影和院线融合时需要追赶的地方。

在内容供给端,优酷也在不断拓展网络电影类型与题材。目前优酷网络电影的布局包括三大核心方向:怪兽电影、喜剧电影和动作电影。其中“怪兽制燥”厂牌已经拥有一定知名度,而口碑较高的《硬汉枪神》就属于新开拓的动作电影赛道,为新类型开了个好头。当某一类型的网络电影达到一定的成熟度,优酷也会推出其他网络电影厂牌。

网络电影的“提质减量”仍在进行。近年全网上线网络电影数量显著下降。据云和数据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2018年累计上线网络电影数量为1527部,这个数字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缩减至782部和769部。

数量下降的同时,网络电影的分账票房则经历了一定的提升。据《2020年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2019年分账票房过千万的网络电影有38部;2020年,疫情影响下观众居家观影需求提升,分账票房过千万的网络电影有79部。截至发稿,灯塔专业版显示,2021年上半年分账票房过千万的网络电影达到41部。

与此同时,网络电影的制作成本也在不断提高。谷芳芳透露,2017年每部网络电影的平均成本在700万左右,2020年是1200万左右。

但是,相对较低成本并不意味着网络电影的生意“稳赚不赔”。谷芳芳表示,疫情影响下,观众选择在网络上看电影的趋势虽然明显,但质量不高的影片仍旧少有人问津。灯塔专业版发布的《网络电影用户档期心智研究》指出,约6成用户有网络单片付费意愿,20%的用户表示单片付费的价格要根据影片质量决定。

而2020年1200万的平均成本下,全部769部影片中仅有79部网络电影票房突破千万,比例仅有10.27%。“埋在冰山下的数量是非常多的,大家只看到冰山上的一角,就认为这个行业是稳赚不赔,这是不太全面的判断。”

那么,量降下来了,在质的提升方面网络电影又面临着哪些问题?

从创作者角度,胡国瀚坦言,网络电影行业不缺钱,缺的是人。很多人才拍出一两部成功网络电影作品后,就会被吸纳到其他行业中,导致网络电影行业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

此外,他也觉得网络电影应当避免商业成功而导致的类型趋同化。“新的类型组合、新的故事出现,渐渐的引领观众接受更多不同的东西,让他们期待打开视频平台,看到一些原来从未看到过的东西,这是我特别希望网络电影能够成为的样子。”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