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放映机丨这些戛纳参赛电影的取名和海报实在是太糟糕了

2017-05-31 13: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大部分人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能够入围戛纳电影节的作品必然制作精良,大牌云集。但实际上,这个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际电影节还有鲜被提及的另一面。知名度高的入围作品自然早在一开始就先声夺人,而从名字到海报都难入观众法眼的影片,就只能靠出品方来卖力刷存在感了。现在,《卫报》就带你看看,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哪些电影在这方面的表现最糟糕…

《Tsunambee》(蜂啸)

海啸(tsunami)和蜜蜂(bee)?

海啸(tsunami)和蜜蜂(bee)?

对于要在电视上播放的灾难电影的取名,Syfy频道有一条第三定律:动物和自然灾害都不能少,以达到(蹩脚)双关语的效果,引起观众的注意。所以,《鲨卷风》(Sharknado)过后,《蜂啸》(Tsunambee)来袭…这样取名有用吗?一场能卷走大家性命的大海啸,就是“蜂拥而至”的效果了?对此,片方的解释是,这体现了“意在毁灭世界的巨型杀人蜂数量之多”。好吧,你赢了。

《Guillaume: La Jeunesse Du Conquérant》(征服者威廉)

来自诺曼底的英格兰王位争夺者。

来自诺曼底的英格兰王位争夺者。

征服者威廉的哪段人生故事最适合做成电影?当然是征服了,你可能会这样回答,但这部片子可不答应。这部法国作品要讲述威廉在诺曼底的童年故事,聚焦他的成长经历。怎么说呢,盖·里奇也是这么想的,但你看,《亚瑟王:斗兽争霸》的票房不就扑街了吗?

《Bunnyman Vengeance》(兔头男复仇记)

兔子?是打算跳着复仇对吗?

兔子?是打算跳着复仇对吗?

“灵感来自真实故事”,海报底部赫然印着这行字。但实在抱歉,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电锯杀人狂,但穿成兔子的还真没听说过。出品方表示,作品融合了电影《13号星期五》和复活节的元素,还真是…让人期待。

《Woman Seeks Farmer》(请教农场主)

烘焙手艺不够好?那就爱上农民吧。

烘焙手艺不够好?那就爱上农民吧。

虽然这部南非喜剧片直接无视了女人也能务农的社会现实,但它想强调的是海报上这句话:“爱上一个人时,烤的面包会更香”。听起来还真像《唐顿庄园》伯爵老夫人在老糊涂时会说的话。

《Executor》(执行者)

复仇故事

复仇故事

出品方似乎对电影标题存在一定误解,除非字典上的解释有误,遗嘱执行者(executor)应是电影中那一位无耻的遗嘱认证公职人员,按个人的极端偏见分配逝者财产。曾主演电视剧《橘子郡男孩》(The O.C.)的米莎·巴顿(Mischa Barton)也参演了这部电影,海报上的勉强微笑似乎在吐露自己的心有不甘。

《Clowntergeist》(小丑鬼杀人)

血腥红鼻子节

血腥红鼻子节

又是组合词(clown 小丑;poltergeist 发出声响的幽灵),听着相当让人毛骨悚然,但论双关水平还比不上《Tsunambee》(蜂啸)。电影介绍是这么写的,“极其害怕小丑的大学生艾玛,必须直面她内心的极端恐惧…”(拜托,大学生最害怕的难道不是学费贷款吗?)杀人狂小丑鬼会剖开她的肚子,将小肠之类的内脏吹成气球,再做成小动物…

《Oversize Cops》(大码警探)

…岂止于大?

…岂止于大?

“警察喜剧电影”,这部泰国影片的海报写得很清楚了,所以不是什么《告别有情天》的重制作品。不过电影或许不乏悲剧色彩:要是这几位警探就这么直接走进巷子,很有可能会永远卡在里头出不来。

《Haunted Airplane》(魂归机舱里)

…红眼航班别随便坐。

…红眼航班别随便坐。

难道是那位被美联航空乘强拽下机的乘客灵魂出窍前来复仇?很遗憾,不是的。不过是经济舱里头一只箱子有鬼怪作祟。电影最好玩的就是角色的命名了,全是S打头的名字:Sullivan、Smith、Strand还有Stobbs。

《The Humanity Bureau》(人道局)

晚节难保...

晚节难保...

这不就是当年芝加哥WLS Radio主持人赫伯特·莫里森(Herbert Morrison)在目睹飞艇着火后大喊的“我的个人啊!(Oh, the Humanity!)”吗?听起来,这部电影和尼古拉斯·凯奇之前为缴清巴斯豪宅税款,接拍的一堆烂片没什么两样。海报上有这么一句话:“逃离新美国(Escape From New America.)”在这儿问一句,特朗普上任了,凯奇拍出好片了吗?没,还远着呢。

注:电影译名非官方译名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