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放映机丨《纸牌屋》进入第五季 安德伍德与特朗普很相似

2017-06-01 10:4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2013年,Netflix开始首播原创电视剧集,其中就包括颇具话题争议性的突破之作《纸牌屋》。4年后,《纸牌屋》已经出到了第五季,凯文·史派西饰演的腹黑政治家弗兰克·安德伍德一如既往的阴暗冷血。然而时过境迁,斯佩西对着荧屏说内心独白已经不会让观众感到新奇,同时美国政局已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因此《纸牌屋》第五季并没有造成前几季的轰动。

《好莱坞记者》的丹尼尔·费恩伯格问道:“何以逃脱出政治现实?难道是陷入更加阴暗的泥淖吗?”

如果真的有其他选项,那么这季《纸牌屋》就给出了答案,当然影评人对此自然褒贬不一。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西方各大媒体对这季《纸牌屋》的评价。

怎样才叫坏?

《好莱坞记者》,丹尼尔·费恩伯格:

现如今,男主角凯文·史派西已坐拥奥斯卡、托尼奖和艾美终生成就奖提名,他的演技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我认为,到了第五季,斯佩西对于弗兰克这个角色演绎已经遇到了瓶颈。在前几季中,当弗兰克的晋升之路遭遇障碍时,他面对不同的人会露出不同的神色,那种表演模式是一等一的赞。而现在,弗兰克对所有人(也包括观众)都是一张面孔,无论他是在怒吼、嘲讽还是折磨他人。

《连线》,詹姆斯·谭波顿:

凯文·史派西和罗宾·怀特在这一季中延续了他们天衣无缝的邪恶组合,但这季故事有令人大呼过瘾的地方,也有让人不忍卒视的地方,在某些桥段中,总统夫妇甚至有点像漫画故事里的超级反派。但故事到后来,受害的人越来越多,就连美国宪法似乎都已经管不住这对夫妻,观众朋友们很难再为安德伍德夫妇叫好。

《纸牌屋》前几季得以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无论代价是什么,观众们都希望看到安德伍德夫妇赢。就像是一个有恋尸癖的角色,当他们折磨濒死的受害者时,一团烈火照亮了他们扭曲、邪魅的面孔。作为观众,你会感到无比绝望。差别在哪里?逻辑在哪里?见鬼,他们的报应在哪里?

《独立报》,克里斯托弗·胡顿:

在这一季中,怀特扮演的这个角色成为了故事的主轴。克莱尔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观众的心弦。她像蜡烛一般照亮了整个黑暗的房间,然而唯一亮眼的角色导致这一季中的其他配角乏善可陈,让人感到特别失望。

堕入疯狂

CNN娱乐频道,布莱恩·罗瑞:

《纸牌屋》总是在荒诞不经的边缘游走,谋杀和要挟是安德伍德夫妇惯用的征服伎俩。在第一季中,我们看到弗兰克为了登上总统之位,穷尽一切办法排除到一个又一个竞选障碍,但直到他入主白宫后,他还在使用这些阴险的政治手段。

这种基本的套路贯穿了整个竞选过程,本季13集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但这些故事的走向让人感到很离奇——当然与故事的出发点有关,弗兰克选择克莱尔成为他的竞选搭档——这一季已经变成了丑闻的过度演绎,与现实严重脱节,甚至比我们当下的政局还是荒谬。

《好莱坞记者》,丹尼尔·费恩伯格:

……只要你忽略现实问题,那么你就会相信,在白宫,政治和私人生活是没有清晰的边界的。想象一下,两位居于权力顶端的政客站在同一个水池前刷牙,时不时地表达对彼此的爱意,然后又投入到工作中,决定由谁去解决哪一个棘手的问题。

《Vulture》,马特·左勒·塞茨:

对于外国观众来说,《纸牌屋》其实并不那么荒诞不经,因为他们的国家被政治暴徒占领,四处横流着腐败、暴力和无赖行为。在这些国家中,厚颜无耻是政治权力的另一个来源;但这部电视剧的最新一季却让美国观众笑不出来,因为它刻画的各种权力滥用、赤裸裸的腐败行为、残酷的政治斗争和无底线的贪婪都实实在在地发生这片土地上。当《纸牌屋》刚开始播出时,没有人会想到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会在日常生活中出现,诚如我们所见,今日的美国正在缓慢展开对俄罗斯的调查,媒体中充斥着各种关于总统家族利用其影响力谋私利的报道,以及美国总统多次在公开场合鼓励对反对者、媒体从业者施暴。在第五季中,《纸牌屋》的情节比此前都显得温和。但它与现实的联系却让人更感不安,仿佛它是在回应首播时观众们所展现出的那股不安情绪。

房间里的大象

《独立报》,克里斯托弗·胡顿: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为了迎接现实世界中美国新总统的到来,安德伍德总统的冷酷而具有破坏力的天性将在这一季中逐渐升级。Netflix让我不要透露第一集中的相关故事细节,我不在这里进行剧透,但最令人感到扫兴的就是看到这位与特朗普有很多相似之处的总统坐在国会中发表讲话。在众议院发表讲话对于总统来说并不寻常,他在那里正式宣布美国进入战争状态。我们看到《纸牌屋》里的总统愤怒、冲动、反复无常、违反协议,并且不考虑政治制度;你可以记录下一个个小细节(弗兰克提倡的移民政策,以及他在媒体面前糟糕的表现)。

《Vulture》,马特·左勒·塞茨:

《纸牌屋》第五季与现实有太多合辙之处……但它似乎比现实要更让人感到安心,因为至少在电视剧里,政客们不会像是带着保镖的任性孩子,他们至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好莱坞记者》,丹尼尔·费恩伯格:

现实政治世界的混乱局面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并没有让《纸牌屋》变得枯燥乏味;相反,《纸牌屋》变得无趣的原因全然在于重复的情节、太多平面化的角色以及逐渐程式化的主角演绎。现实政局和特朗普只是让纸牌屋变得多余却令人愉快,但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来源:Mash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