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你知道吗丨从坏小子到低腰裤:感受围绕牛仔裤的百年纷争

2017-06-02 12:1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借着最近对透明膝盖、臀部拉链还有天价仿污泥设计牛仔裤的争议,我们借机回顾了一直极具争议的丹宁历史。

今年的时尚圈充满着围绕“丹宁”而生的争议:每周都会冒出新的款型,刷新我们的底线与品位。从 Topshop 牛仔裤膝盖的塑料材质,到 Vetements 在牛仔裤臀部设置的拉链,还有 Nordstrom 巨贵无比的仿污泥设计,这些细节无疑说明,一旦丹宁跨入主流时尚之外的设计领域,事情就复杂起来了。

我们都懂,牛仔裤是风暴中的一处港湾,我们都明白它的经典,在历史震荡中它永远是耐穿而经典的。在牛仔裤上做文章,人们会感到不适。 James Sullivan 在自己的《Jeans: A Cultural History of an American Icon》(牛仔裤:美国标志的文化历史)一书中认为,牛仔裤蕴含着“美国文化两个世纪以来的传说与理念”。但它们的影响并不局限在美洲大陆,一百年来它们与青春、叛逆、经典还有性的概念挂钩,这些都是大众话语与情绪的焦点。

尽管最近我们对那些哗众取宠的设计感到愤慨,牛仔裤的历史证明着它早已习惯争议。甚至可以说,那些设计越令人震惊,就意味着它的内核越趋近于牛仔布料的历史本质。起初,来自美国狂野西部的牛仔们和农场工们把牛仔裤当工作装来穿。

随着20世纪的到来,他们的穿着愈发成为一种民族传奇的象征,浪漫而神秘。东海岸那些穿牛仔裤的人被看作遥远而理想的美国男性形象。 当开始被青少年重新演绎后,牛仔裤逐渐跃入主流视野。少年们沉浸在好莱坞的青少年焦虑主题中,他们的时尚偶像是 1953年《The Wild One》(飞车党)中的 Marlon Brando,还有两年后 《Rebel Without a Cause》(无因的反叛)中的 James Dean。在 Levi Strauss & Co 担任档案员与历史学者的 Lynn Downey 曾和 BBC 谈到,自那时起“好莱坞的时装设计师让所有坏小子身着丹宁。”

James Dean 在《Rebel Without a Cause》的海报上穿着牛仔裤。

James Dean 在《Rebel Without a Cause》的海报上穿着牛仔裤。

随着年轻人在50年代对牛仔裤继续痴迷,它被很多高中禁止,而这只不过让大家更想拥有牛仔裤。《World Clothing and Fashion: An Encyclopedia of History, Culture, and Social Influence》(世界时装与时尚:历史、文化和社会影响的百科全书)一书的作者 Mary Ellen Snodgrass 在回忆这段时光时对 Bustle 网站说,“媒体和原教旨主义教堂们将穿着邋遢的青少年描绘成帮派成员、社会弃儿、潜在的闹事者。”她继续解释道:“学校对丹宁服饰下禁令是因为,牛仔与社会异化、垮掉一代的诗句还有青少年犯罪沾边,它是‘穿灰色法兰绒西装的男人’的对立面。” 除了在学校以外,牛仔还被从二战欧洲战场归来的年轻人视作制服,他们抗拒中产阶级家庭男性的理念。这些前战士们并不想屈从于郊区生活。

如 Downey 提到,“他们让美国当局吓坏了,因为他们没有遵从旨意,还穿着牛仔裤。”然而并不只有男孩们推波助浪丹宁的穿着。当 Levis 在1934年发布品牌的女装线,《Vogue》高度赞扬称之为“真正的西部时尚”。不过女性早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就开始穿牛仔裤了,当时在农场工作的女性们发现牛仔裤好穿实用,而到了20世纪它们出现在竞技表演的女牛仔身上。这听起来像是很正常合理的着装选择,但是在117年以前,女性穿裤子是很激进的行为。

一直到50年代,女装牛仔裤是改自男装的剪裁。但随着牛仔裤在年轻女性中的流行开来,为了贴合女性体型,它们有了更多优美的设计。现在牛仔裤很容易买到而且更合身,但它们仍然与所谓衣柜必备珍宝有段距离。虽然当我们看到 Audrey Hepburn 或者 Marilyn Monroe 身着窄腿七分牛仔裤的照片时会觉得这又酷又优雅,但是大众仍然会认为裤子削弱了女性气质。今天看起来很时髦的款式在那时常常被认为是邋遢的。

到了70年代晚期,牛仔裤完全被正常化,孩子和老年人也都穿。不过在这一时期,随着设计师和广告人开始强调牛仔裤的性别含义,它们慢慢有了进入下阶段的迹象。一些品牌如 Guess、Calvin Klein 还有 Fiorucci 花费数十年时间,将牛仔裤放入更宽广的文化语境中进行重塑,又一次破坏了丹宁的年龄组别,让它的叛逆造型元素得以回归。Elio Fiorucci 曾和 i-D 说过,“牛仔裤改变了世界。”接着,他解释了自己意识到牛仔裤将成为 Fiorucci 品牌象征元素的那瞬间——更广义即是对时尚界而言:“有天,我和我妻子一起开车行驶在度假胜地 Ibiza 岛,在稀疏的小屋中间我们看到了一些美丽的女孩,她们没穿上衣,穿着牛仔裤,潜入水中——牛仔裤完全紧贴着她们,显现出格外美丽的腿部与臀部线条。她们不仅是女人,而是靛蓝色的女性塑像。” 这一瞬间激发的理念是:女性“不该穿着设计给男性的牛仔裤”。随着紧贴身体的弹性丹宁布料开始盛行,一场靛蓝色的性别革命开始了。

到80年代,Calvin Klein 再次让世界认识到牛仔裤可以多么具有争议。在他们的一则广告中,15岁的 Brooke Shields 提出了著名一问,“你想知道我和我的 Calvins 之间是什么吗?什么也没有。”这则广告在很多国家都被禁了。34年后,Alexander Wang 让模特 Anna Ewers 全裸出镜,退落到脚踝的牛仔裤再度引起了争议。

来到上世纪的末尾,牛仔裤仍然没有脱离新闻焦点。那会儿注意力被转移到了款型上,或者说,你到底能接受多低腰,多紧身的牛仔裤?20世纪60年代低腰吊裆牛仔裤开始流行,而在90年代随着滑板爱好者和 Hip Hop 音乐人开始大范围穿它们,这种款型达到巅峰。由于在男生与饶舌歌手中的流行,这阵潮流导致家长们开始有了意见,就跟50年代那股风气一样。转向女装,随着 Alexander McQueen 在其93年 Taxi Driver 系列中推出如今被奉为经典的“露臀低腰”牛仔裤,这种造型被推至舆论尖端。McQueen 坚持认为这种设计不是为了展露臀部,而是为了拉长女性背部线条的低处部分。他后来向《The Guardian》解释说“身体的那部分,不是半边臀部而是脊柱的底端,那里才是每一个人最有情色意味的部位,无论男女。”

虽然这原是书写给女性身体的一封情书,然而不是所有人都买账。到2004年,路易斯安纳州议会议员 Derrick Shepherd 试图以法律形式禁止这种造型,认为它无礼而淫秽。假设他提出的法案通过了,那么任何人只要在牛仔裤外边露出内衣就会收到500刀罚款。提议被路易斯安纳州众议院否决,不过低腰紧身的款式仍然受到了医学上还有道德上的关注。2003年《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发表了一篇文章说,这种款型会压迫大腿上的感觉神经,从而可能导致疼痛与感觉异常。2015年,一位35岁的澳大利亚女性由于感到小腿肿胀、双脚麻痹而被送去医院剪开她的紧身牛仔裤。她被诊断为牛仔裤过紧导致的间歇症候群恶化。尽管医生们强调这个病例非常罕见,紧身牛仔裤是安全的,这并未阻止人们再一次对这种款式进行周期性的谴责。

通过回溯百年来丹宁历史中存在的忧虑、争议、性感与危险,有件事很清楚——牛仔裤不存在什么正常或错误的穿着方式。它们既可以是工人阶级常备,也可以是时尚尖端宠儿,象征着便装与优雅的结合,或是社会的叛逆。可以说,比牛仔裤更具时代特性的,只能是它们自身所激起的言论争锋。

(来源: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