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好物丨手表里的针线活

2017-06-09 12:54: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透过亲身投入学习,我更加深度地理解刺绣工艺使用在面盘装饰的艺术挑战性。我认为艺术的高低是一种很奥妙的审美结果,但绝对也是一种严谨技术的优美呈现。

2015年4月,在距离巴黎火车站车程约5小时的一个小镇,我在一个小天井庭园里的小房间里见到了我心中景仰的小巨人之一:法国国宝级的金线刺绣大师Sylvie Deschamps。

金线刺绣大师Sylvie Deschamps在工作中

金线刺绣大师Sylvie Deschamps在工作中

她有着天神手指般的魔法,为PIAGET(伯爵)创造出的刺绣玫瑰,每一只技法不同各有千秋。若与其他人同样以刺绣技法创作的面盘相比较,不需要我太多的说明,你就可知道Sylvie的功力有多深厚。

此次我前来的目标是25小时密集学习基础金线刺绣技巧。我在不停歇、每天朝九晚六地密集学习刺绣,终于学会纽索纹、双排纽索纹、平行金线绣法、法式纽结、串珠、镶亮片等技法。因此再回头研究Sylvie与PIAGET共同创作的作品,更有另一番眼光。

PIAGET与刺绣大师Sylvie Deschamps的合作从一个非常美丽的故事开始:在看过2012年PIAGET玫瑰彩绘手表后,Sylvie主动联系了PIAGET,表示这是她期待以久的图案,她想要以刺绣技法去展现玫瑰层次融合多变的粉红花瓣,于是经过了几年的努力,这一朵玫瑰就这样优美地绽放在我们面前。

超过千百针的绣针才能创造出眼前这朵面盘上的PIAGET玫瑰,而其中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刺绣创造出来的丰厚度才能表现玫瑰的生动,偏偏面盘可以容忍的厚度有限,因此刺绣大师必须在这千百针的绣针中,创造出不同色调的丰富度外,还得克服被局限的厚度。

PIAGET(伯爵)Altiplano刺绣镶钻手表
18K白金表壳 / 直径38mm / Cal.430P手动机芯 / 振频每小时21,600次 / 时、分显示 / 限量3只

PIAGET(伯爵)Altiplano刺绣镶钻手表 18K白金表壳 / 直径38mm / Cal.430P手动机芯 / 振频每小时21,600次 / 时、分显示 / 限量3只

在PIAGET与刺绣大师Sylvie Deschamps第一件刺绣玫瑰作品中,大师先是先勾勒出花瓣的轮廓,然后逐一完成每一个细小的花瓣,每一个花瓣大概需要6个不同的粉红色调绣线,有时候必须在2毫米的空间中创造出绣线变化,以创造玫瑰花瓣的灵动,虽然像是以绣针作画,但却不再是大张画布的创作,而是一个细小空间的工笔画,由于面积太小,绣针又太紧密,因此在放大镜下工作的刺绣大师,一天也只能进行最多4个小时的刺绣,这一朵玫瑰需要4个月才能完成。

先勾勒出花瓣的轮廓,然后逐一完成每一个细小的花瓣。一朵玫瑰需要4个月才能完成

先勾勒出花瓣的轮廓,然后逐一完成每一个细小的花瓣。一朵玫瑰需要4个月才能完成

其实整个面盘除了刺绣技艺之外,最难的还有如何将这个刺绣画布装贴在金属面盘底上,PIAGET特别找到最适合丝质使用的胶着剂,将刺绣好的丝质画绷着在面盘上,然后用镭射方法整边,让丝质的纤维不致脱落。另外一个细节可能很多人会忽略,就是表壳与面盘衔接的内缘以镜面抛光,让玫瑰花瓣的图案在视觉上延伸,也可以美化无法避免的丝质画布边缘。

2015年PIAGET在日内瓦表展发表的Altiplano微点画刺绣手表,是Sylvie以法式纽结技法制作的作品。所谓法式纽结在金线刺绣上就是将短管金线串在绣线上,利用针与绣线的扭转,将金线管拉出一个纽结,然后固定缝制在绣布上。我对这个技法非常喜欢,因为如果没有一致长度的金线管,就无法做出厚度一致的纽结,而这个金线管的长度,完全要以刺绣者锐利且精确的眼光和双手自行裁剪出来。纽结完成后,绣布就会有高隆扭转起的厚度,创造出一种丰富的层次,金线在扭转后变得特别华丽,其实这种技法并不困难,但却可以创造一种特殊的视觉效果,也是我爱它的原因。

首先Sylvie以银质Filet绣线使用Boulogne Stich布罗针法为玫瑰轮廓描边,这种针法我当时也学习到了。是以银线在画布上使用丝线固定银线两边,一手捏着银线,另一手以丝线固定,银线本身并不穿过绣布,而是将丝线以极为细腻的隐藏方法自由行走银线描绘轮廓,因为每一针都必须由绣者决定间距,不能让成果露出绣线痕迹也不能让银线不自然游走固定,银线极为细腻,也不能让横跨在上的绣线因为力道将它扯坏,因为所有错误的步骤,都是难以弥补的恶梦。

当轮廓描述完成,要在预留的花瓣形空间中以法式纽结填入,Sylvie在PIAGET表款上使用的反而不是她最擅长且经常创作的金线,而是极为纤细的丝线,而丝线比起金线实在细小太多,在这幺小的空间上,要打出几百个结,并且要考虑颜色的层次变化,因此Sylvie必须以多重不同粉红层次色调的丝线同时进行。其实打丝线结最怕的是在结尾,因为每一个结绕制后,要拉线到底,另一个手指要压好绣布才能打出完美的结,这个纽结一旦完成就无法解开重来,因此每一个步骤都得精确完美。

刺绣用的金线并不一定长得像我们知道的一条细细丝线,金线的种类很多,但常用的金线刺绣除了真正丝线型的金丝线,还有很多是“管状”的。像是我们日常见到的弹簧一样,中空细长,是以金丝卷曲缠绕而成,根据缠绕的厚度与方法不同还可以分为好多种类。

如果金线是中空的,我们怎么把线“绣”在布上呢? 首先我们在绣布上以“lost-point”固定,接着依照不同技法,把事先从长金线剪断成需要长度的“金线管”,以针穿过这个金线管,然后缝制在绣布上。漂亮的纽锁纹就是要长短一致交错而不叠合的细致缝制完成,由于金线的剪制必须由刺绣师自行完成,选择对的长度,并且完成一致整齐的缝线,就要靠刺绣师敏感的眼睛与感官,因为到目前为止,貌似没有很好的丈量器具可以帮助完成工作。而且金线在剪刀双刃中常会滑动,所以连备料都是必须经常练习的技法。

PIAGET(伯爵)Altiplano金线刺绣镶钻手表
18K红金表壳 / 直径38mm / Cal.430P手动机芯 / 振频每小时21,600次 / 时、分显示 / 限量18只

PIAGET(伯爵)Altiplano金线刺绣镶钻手表 18K红金表壳 / 直径38mm / Cal.430P手动机芯 / 振频每小时21,600次 / 时、分显示 / 限量18只

用金线刺绣出的月桂叶,使用了特制的金线,这与服装上用的金线不同,因为面盘的面积太小,每一公斤的黄金要拉制出40,000厘米长的金线。而因为金线绣出的图案,其丰厚度又要比一般丝线来得厚,因此刺绣大师使用一种特殊的隐藏针法,让所有的厚度只会在正面创造出来,背面将平整无障物,也更能让绣画与面盘底贴合完美。

将金线绞成螺旋状的金丝,再将复杂的构图细节逐一绣制于丝绸上,这都需要极大的耐心与技巧

将金线绞成螺旋状的金丝,再将复杂的构图细节逐一绣制于丝绸上,这都需要极大的耐心与技巧

Sylvie曾为PIAGET创作的松、梅、橄榄枝叶等作品,都是使用纯金与纯银丝线缝制而成,这种金线并非一般通用的丝线,因为表款面盘有厚度的限制,Sylvie使用传统的缝针方式,不可能使用一般的金线刺绣,于是找到了认识30年的金线制作大师,这位大师住在法国里昂,也是PIAGET表厂方熟识的朋友,而全世界只有这位大师能够制作出符合本次创作的丝线,据说他只说了一句,我办得到,只是造价相当昂贵。

金线刺绣创作还有一个最大的困难点:你常常忘记它是金丝线。它被卷成金线管,因为直径比丝线大上很多,你就会忘记它还是延展性非常高的黄金制成,比头发还细小的金丝线卷成一个弹簧,你以绣线与它搏斗,很容易就把它给伤了,而被伤害过的金线管基本上完全没有任何再使用的价值了。当细管的金丝线稍稍在缝制中被浅浅伤害,你还可以稍微抚平一下蒙混过去,但其实也只有你心中知道,你驾驭不了这些娇嫩的金丝线。金绣线不比丝绣线,金绣线有不同的物理延展性,丝线在某一个层面上来说,更加有韧性,金绣线则不然,它必须用力拉紧固定,但又不能太用力折损金线,在只有42mm不到的面盘上工作,密密的缝针,交叠有力的枝叶,如此艺术高乘的作品,也许在整个法国真的只能找到Slyvie做到了。

很多人认为艺术是主观的,好像只是凭借个人的喜好就可以评判出一件作品的高低,我却认为艺术是有一种绝对值的,经过千锤百炼的技艺创造,并且从纯熟的技巧中融入精神层次的艺术性,即成就了最高的艺术价值。然而往往有些人拿如此所谓主观看法的意见,强加将所有作品的价值一致化,这一点是我在长期的评论工作中最不能接受的。

同样是刺绣工艺,仍然有着极大的差距,经过与金线刺绣大师Sylvie Deschamps的学习,让我更加了解了刺绣这门学问,也更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真正的艺术不是表面上的美,更是在追求极致的技术与工艺后,融合出一种自己与艺术之间的对话,Sylvie Deschamp与PIAGET合作的刺绣作品在彼此终极对话,而你在与他们的撞击成果中与艺术对话。

(来源:表叔王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