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小酌丨No.21 钻进这条胡同,你就能一口气喝遍全中国的白酒

2017-06-19 15:5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京城,晚八点,企鹅君钻进簋街边上一条胡同,借着落日的余光,一路摸到胡同最深处——一扇没有门牌、没有名字的、紧闭的门。

敲门没人应答。“诶,来太早了...”

转身看到一名黑衣男子背着双肩包,手执钥匙走来。

“这是首都酒坊吧?”

“是啊,”黑衣男子推开门,边开灯边说:“稍微等我一下,一会儿来点单。”

我于是自顾自玩耍起来。只见进门右手处的黑色陈列墙上,错落有致地供着各种白酒瓶子:茅台、五粮春、桂林三花、杏花村汾酒......瓶边都用中英双语标注了名字和价格。一束强光打在下方的木盒上:TASTING BOX. 陈列墙右侧悬着一副书法,上书四个大字:醉 生 梦 死。

嘿,带劲儿!

1 | 首都酒坊,是为何物?

这家位于北京大菊胡同3号的酒吧,叫做 Capital Spirits 首都酒坊,是地球上第一家白酒鸡尾酒吧,至今开业近三载。

刚开业那会儿,国内外媒体纷纷报道。不仅因为它是“全球第一家白酒吧“,还因为它的老板是三位北漂的外国人。新店热潮过后,鲜少再有媒体报道。点评网站上,评论不到百条。

但这家藏在胡同深处的小酒吧,生意一直很好。仅有三十坐席的狭小空间,常常被来自世界各地的酒鬼酒精爱好者塞满。企鹅君也是其中一只。

今年春节前夕,我们聊过白酒 你喝不惯的白酒,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爱?——数了数白酒几大香型,还提到了北京的首都酒坊。那会儿,企鹅君就给自己种了草,琢磨着找机会一定要亲自去这家酒吧瞅瞅。这不,我来了!

2 | 白酒鸡尾酒,啥味道?

你印象中的白酒,大概都出现在应酬的餐桌上,油腻的大鱼大肉之间,一杯一杯地干下去,把人喝得脸红脖子粗。

然而,在首都酒坊,白酒的打开方式有很多种。

你可以先来个入门组:米香、清香、浓香、酱香各一杯;找到喜欢的香型,还可以往深了喝:比如专攻清香型组合;猎奇的可以尝尝浸泡酒组合(Infusion Flight):泡过杨梅、人参、肉桂、大蒜、辣椒、四川胡椒的白酒,滋味特别妙;胆大的不能错过泡过蛇的白酒。

看起来瘆人是不是?实际上......我怂,没敢喝。不过这还没完!最奇葩的,当属白酒鸡尾酒。

企鹅君贪心,一口气喝了6杯,现在带你也喝一遍。

第一杯 Baijiu Sour 白酒酸

用了米香型的桂林三花酒,加以君度酒和少许青柠、柠檬汁(儿),卖相和口感与同名的 Whisky Sour 一点儿也不像,倒是有点像 mojito. 对于不喜甜的我来说,过于甜了。

油管网站有个视频,是俩老外跑去首都酒坊喝酒

这是他们喝了 Baijiu Sour 之后的反应,请感受一下

第二杯 Ma-La Rita 麻辣丽特

用了花椒浸泡过的酒,加以君度、橙汁(儿)、柠檬汁(儿)。喝一口感到舌头先被辣味戳了一下,一个激灵。接着是挡也挡不住的苦味和甜味。每一种味道都很突兀,联合起来在你嘴巴里拳打脚踢。要是没有佐酒小食,很难喝下一整杯。此时鹅君内心在呐喊:老板!给我来一打串串!要最麻最辣的!

第三杯 Paper Crane 千纸鹤

泸州老窖唱主角,配上带有橙味的阿佩罗开胃酒、带有药草味的蒙特内罗利口酒,再加少许青柠汁(儿)。喝一口,甜味、药草味和青柠的酸味仿佛手拉着手,围绕浓香型的泸州老窖跳舞,味道非常平衡,喝完一口忍不住第二口。

第四杯 Coco Maotai Cream 茅台椰奶

顾名思义,这杯的主角是茅台。配角是巧克力酒、椰浆,和少许盐,口感顺滑。在鹅君的想象中,用茅台调酒是道难题,因为酒本身的酱香过于强壮,没谁能压过它。然而调酒师却告诉我,茅台非常适合调鸡尾酒。“因为它的味道最复杂,有甜、有烂水果的‘臭味’、还有坚果般的味道,你只要找出这些味道,用其它元素弱化或强化它们,就能做出非常有趣的酒。”的确,这杯酒里的茅台少了锐气,多了柔情。

第五杯 Hutong Hound 胡同狗

二锅头、桂林三花酒、北冰洋、苦精。简简单单四种原料,把胡同气息装进了杯中。虽然用了酒精度50度的二锅头,这杯喝起来几乎没有白酒的呛鼻味,跟果汁似的。

第六杯 Beijing Bull 北京公牛

生姜泡过的牛栏山二锅头,加上姜汁汽水,一杯赛过五瓶红牛。

这些鸡尾酒¥40-60一杯,比起传统酒吧动辄上百的价格,算是相当公道。除了鸡尾酒,我还尝了浸泡酒组合。味道嘛,嘿嘿,妙不可言。

3 | 胡同和白酒的平行人生

六杯酒喝完,不到两小时。眼见着各种肤色、各种发色的人陆续把这个小店填满,而那天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周二,鹅君不禁感叹,生意真好!

如果你在北京,或者之前关注过这间酒吧,也许读过一些关于酒吧老板们的采访。合伙人中的两位:Bill Isler 和 Simon Dang ,受到美国人 Derek Sandhaus 的启发(Baijiu, The Essential Guide to Chinese Spirits 一书作者,第一位把白酒系统介绍给老外的人),决心要让更多人认识并喜爱白酒,于是开了这间酒吧。

那天企鹅君碰巧见到了 Bill Isler 本人,刚打完招呼,他就开始飙中文。问我们是不是第一次来,酒好不好喝,接着撂下一句:“有什么问题您问我们经理!她什么都知道!”就一溜烟跑到酒吧的另一个角落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经理和两位调酒师在酒吧忙得热火朝天,而我们逮到了另一位“什么都知道”的人:房东郭先生。米色格纹鸭舌帽、墨绿格纹衬衫、黑框眼镜,郭先生如此打扮,与背后的红色砖墙格外和谐,仿佛是从八十年代老电影里走出来的。“他年轻时候兴许是个摇滚青年!”我一边琢磨,一边开始问他问题。

郭先生在胡同里长大,理工科出身,在北京红星二锅头酒厂干过,当过小老板,还讲过相声,如今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又转而涉足健康行业。

二十多年前,郭先生在酒厂时,喝的是老工人手工酿造的酒,亲眼见着工人穿着小裤头儿光脚踩发酵物,有点像电影《红高粱》里面的场景。“只是现在工艺先进了,人工的成分少了,这些精华的东西都没了。”

说到这几个租客,郭先生感叹:“老外最喜欢胡同里的房子!这些有屋脊的小平房,比高楼大厦有意思多了。”的确,这些胡同已经不仅仅是胡同了,是古董,是历史,无法复制。它们必须经历岁月洗礼才能形成这种状态,“但恰恰中国人把它抛弃了,拆了重新盖......”

白酒的命运,冥冥中和胡同有些相似,都是纯正的、属于中国的东西,前者因为“中国特色”的酒桌文化,背上了莫须有的名声;后者则因为老旧,被嫌弃了.

作为房东,郭先生得知租客们要用这间屋子开酒吧时,没有太多犹豫。“我只是房东,他们要做什么我不会管太多。”

在他看来,这几个老外挺有意思,其中一位很有生意头脑。白酒酒吧只是他们的一部分生意,已经以此盈利,而另一个生意则是把中国白酒介绍到国外,这么说来,首都酒坊不仅仅是酒吧,也是传播白酒文化的平台之一。

当我问起他对于白酒鸡尾酒的看法时,他说:“从白酒推广来说,需要传播的应该是白酒的酿造工艺、历史性,和各种特殊香型。”先不说白酒鸡尾酒味道如何,至少能引起更多外国人的关注:“是对民族企业的宣传!”

的确,继首都酒坊之后,美国、英国都出现了专卖白酒鸡尾酒的酒吧。2015年,纽约曼哈顿 Houston Street 迎来了国外第一家白酒鸡尾酒吧 Lumos,一年后,欧洲也诞生了同样概念的酒吧 FU Baijiu Bar,位于英国利物浦。

就像 Derek Sandhaus 在《白酒》序言中写的那样,白酒需要的不是大量‘粉丝’,而是真正欣赏它的朋友,不论国籍。“白酒在全世界的酒吧都值得有一席之地,我们(每个尊重白酒的人)都有义务帮它达成这个目标。”

(来源:企鹅吃喝指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