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高定周报道丨Christian Dior:个人的探索

2017-07-05 10:0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Maria Grazia Chiuri的本季系列带有一根筋”的气质,完全不理会批评人士意见。但这种偏执却掩不住内里的辉煌。

趋势要点:羽毛、薄透、爱德华时期、实用主义

法国巴黎—— Maria Jean Grazia Chiuri正在用更多的方式来和命运作对。首先,她十分干脆地选择要在这样的天气把发布会开在室外,瓢泼大雨与烈日当头的可能性相同;其次,这个时装系列带有“一根筋”的气质,完全不理会批评人士坚持认为她的广度与深度均无法肩负起Dior时装屋的非凡历史财富(这里指的是Dior先生本人以及后来执掌时装屋的设计师)。

嗯,这个系列呢,感觉是Chiuri像阿黛尔那样说了一句“去你妈的所有人!”(或至少是对那些对她在Dior的地位颇有微词的那部分人)。清楚地知道发布会当日正是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ecoratifs)举办的Dior回顾展开幕,她亦希望借此表达敬意。

根据秀场笔记,几乎本季每一个造型都能与出自Christian Dior本人之手的原创设计联系起来。比如那个欧根纱衬衣搭配羊毛哔叽呢半身裙的造型(名为“药”),与1948春夏系列中的某个造型相互辉映;烟灰色丝绒的性感包肩领长裙与1958秋冬系列(名为“希望”)。(我的数学不太好,不过这应该是Dior去世后的Saint Laurent设计吧)。还有其它气质清醒的服装,比如裁下Dior灰色男装面料来制作的造型,严肃地体现了时装屋的历史。整个系列克制内敛,看着模特们鱼贯而出,我突然想知道现在爱玩Snapchat的小孩会怎么想50年代甚至80年代的Dior展示,那时Saint Laurent或是Ungaro会在轻松随意的气氛中展示出150个造型,全程会在1个小时左右。我们都被宠坏了,被我们短得愚蠢的注意力跨度腐蚀掉了。

但是,Chiuri“一根筋”的偏执却掩不住内里的辉煌。她继续探索力量,无可避免地是去探索一个由女性执掌全球霸权的世界(为你祝福),这回她聚焦于20世纪初的女性探险家与冒险家,比如弗雷娅·斯塔克(Freya Stark)、伊莎贝尔·埃伯哈特(Isabelle Eberhardt)与阿维利亚·埃尔哈特(Amelia Earhart)。(Stephen Jones设计的Indiana Jones软檐帽算是额外好礼。)Chiuri沉思道:“有时候,我们的文化给我们烙下了被动、遵循守旧的印记。”她用这些常常因为渴望打破锁链而失去生命的女人们给这些造型命名:名为“斯塔克”的造型是人字纹开司米大衣内搭长及地面的欧根纱长裙。死于二战期间的艾米·约翰逊(Aviatrix Amy Johnson)则是给那件漂亮的剪羊毛连身裤带来了灵感。你能听到那些不以为然的人在大声嚷嚷吗?那又怎么样!

所有这些灵感的共同之处是对地图的爱——与需求。这种隐喻令人难以抗拒。Chiuri漂泊在一个Dior的新世界。她甚至连他们的语言都说不来,但她很想学。在她孜孜不倦研究时装屋档案时,她发现自己从来不了解Dior的全球野心。“New Look”面世的7年后,他让纽约到哈瓦那各地都开出了门店,弥补了他天生抗拒旅行而将模特与服装送往在世界各地的事实。秘鲁!日本!Chiuri找到一张1953年的刻蚀画,绘制出Dior眼中的世界。这弄清楚了她这座时装屋与生俱来的普世性。

该系列中那件黑色羊绒外套,背面用金色完整复刻了这幅蚀刻世界地图。Chiuri在罗马与艺术家Pietro Ruffo会面,他制作了其它地图,这是些充满情感的地图,将身体的复杂通道与自然世界的格局联系起来。Dior喜欢玩塔罗牌,这是一种从自然界的混乱中提取秩序的方式。Chiuri也从这项活动中找到共鸣。塔罗牌出现了一件大衣的刺绣拼接上。

地图代表着旅程,旅程意味着目的地。本季Chiuri的灵感缪斯都踏上了艰巨而往往是寻求自我毁灭的任务。那么问题来了:她们在找什么呢?“我其实对自己不太了解,”她高兴地笑笑说,看得出她并没有为这一事实感到不安:“而且我认为人们永远无法结束了解自我的旅程。”Chiuri尤为痴迷于在1948年最初被Dior称为Abandon(“遗弃”)的作品。她的版本则是灰色羊毛绉纱长外套裙,领口偏向一旁,略显神经质。“往前走,会把一些东西留在身后,”她说,“某种程度上就是你失去了一些旧的,得到了一些新的。”

如果她说的不是自己,那我也不是佛洛依德医生了。

(来源:B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