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花花公子离世,他带走了性感兔女郎,最奢靡的美式玩乐

2017-09-29 17:02: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国时间 28 日消息,《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 Hugh Hefner,以 91 岁高龄于家中溘然长辞,为他的传奇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新闻稿中说,他去世时,“surrounded by his loved ones”,想必是在家人和他毕生最爱的兔女郎们陪伴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世时,一生被美色环绕,美人,香车,城堡,泳池派对,他代表了资本主义最顶级,最奢靡的玩乐方式。

同时最多和 7 位女伴交往,年逾 80 岁时步入第三段婚姻,享乐直至最后一刻,这可能是许多人内心深处梦寐以求的人生。

读到这里,先别急着批判,不妨和我们一起回顾 Hefner 与《花花公子》,究竟如何改变了世界。

8000 美元创办杂志,首期封面是梦露

生于 1926 年的 Hugh Hefner ,在 27 岁之前,还在《时尚先生 Esquire》杂志做编辑,做得不甚如意。也正是在那年,他向母亲借了 8000 美元,决定创办属于自己的《花花公子》杂志。

创刊号的封面人物,就是好莱坞名垂青史的性感尤物——玛丽莲·梦露。

这些照片是梦露在 1949 年以 50 美元的报酬拍摄的,转手被 Hefner 以 500 美元买下。

Hefner 在家里的餐桌上,把它们和其他不知名美人的照片一起,拼接成一本图片为主的杂志,每份售价 5 美分,第一期就卖出惊人的 57,000 份。

在《经济学人》发起的调查中,上世纪50年代是美国人最想回去的时代,二战后,消费主义、保守主义、冷战思维盛行,经济繁荣,现代中产阶级由此真正诞生。

在这个歌舞升平的时代,《花花公子》成了新兴中产阶级的精神强心剂,“饱暖思淫欲”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

60 多年以来,《花花公子》成为男人们秘而不宣的后花园,贡献了许多惊艳世人的大胆影像。

麦当娜在 1985 年就曾登上《花花公子》。

轰动一时的电影《本能》上映两年前,莎朗斯通就曾裸体亮相《花花公子》。

1995 年,还是小鲜肉的德鲁·巴里摩尔穿着标志性兔头 T 恤,拍了大概是史上《花花公子》上身最严实的封面。

1999 年,彼时处于事业巅峰期的超模娜奥米·坎贝尔以捆绑泳装造型成为封面女郎。

1999 年,查理兹塞隆也曾贡献大尺度照片。

2002 年,世界上最著名的脱衣舞娘 Dita Von Teese 性感出镜。

2007 年,玛丽亚·凯莉穿金色泳装上刊。

林赛·罗翰在 2012 年向创刊号上的梦露致敬。

在 60 周年纪念刊上出镜的,是一代缪斯 Kate Moss。

甚至如今的美国总统 Donald Trump 都曾成为封面人物。

32 年前,《花花公子》开始开发海外市场,现在全球有 19 个版本,全球读者总人数达 500 万。

不管你是否喜欢,花花公子和兔女郎,已经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

从虚伪的缄默,到大胆谈“性”

《花花公子》标志性的兔女郎,逐渐成为一种意识明确的社会符号。

例如,在电影《校园兔女郎》中,主人公是一名前兔女郎,被排挤踢出著名的花花公子庄园后,发现自己胸大无脑,百无一用,除了扮可爱,什么都不会。这也是大众对兔女郎的典型认知。

事实上,真正的花花公子庄园远比电影中描述的更加现实。

世界上成百上千的美好肉体,在年轻懵懂时,都曾把 Hefner 的花花公子庄园看做心中的天堂。

这座豪宅在 Hefner 40 多年前买下时,曾是洛杉矶史上最大的住宅。2 万平方米,29 间卧室,还包括酒窖,放映室,游乐室,泳池,动物园。

这里圈养着无数憧憬借由花花公子封面一飞冲天的女孩,其中极少数成功了,一些如愿做了封面女孩,一些成为了 Hefner 的女友之一,而还有一些,像《校园兔女郎》里的女主一样,被劝离。

得以留下的兔女郎们在豪宅里拥有自己的卧室,每周还能得到 1000 美元津贴。但她们收到的小费,往往比津贴高得多,有的兔女郎甚至懒得领取。

对于兔女郎来说,登上花花公子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

自 60 年代以来,花花公子都会在戴兔耳朵,紧身胸衣,兔尾巴的兔女郎中评选“年度玩伴”,每个时期,玩伴都是当时最受欢迎的身材。

起初的标准是 18 至 23 岁,平均身高 1 米 64,体重 43 公斤,腰围 22.7,胸围 36。

到了如今,标准更加严苛,一水儿的大卷发,巨胸,美式熟女脸。据说,Hefner 每年安排女郎们隆胸的费用,就高达 7 万美元。

Hefner 在 1999 年接受《滚石》采访时曾说:

“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按照老天、父母或者同龄人给我们的标准来呢?为什么不可以自己打造一个更好的自己?”

外界对《花花公子》倡导的“物化女性”价值观始终抱有争议,但 Hefner 认为,自己带来的性观念革新也实实在在地发生着。

在《花花公子》的创刊号上,他曾表示:

“娱乐和享受是好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世间的匆匆过客,生活应该有品味得过。性的目的不仅仅是繁衍,它是让这个世界不断发展的动力。”

就像他的名言所示:“人类有三大发明,火、汽车和《花花公子》。”

这本杂志想讲的,不仅仅是“性”而已

在大多数人眼中,花花公子是肉欲的象征。但 Hefner 说,他希望传达的不止于此。

随着性解放运动的升级,美国各地出现了许多更露骨的杂志与夜总会,对《花花公子》和其俱乐部造成了一定冲击。但 Hefner 坚持,即使是成人内容,也是有底线的。

《花花公子》并非只谈性,它还讨论一切社会热点,拥有自己坚定的政治立场,比如反战,反对死刑。

劳军行动是 Hefner 在战时做出最出乎意料的举动。

在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任何前线的美军,都可以发送 email 给兔女郎们,他们不仅可以收到回复,还会拿到珍藏版签名照。

在早期,美国社会分裂为白人和黑人两个社会层级,在 Hefner 为花花公子拍摄的真人秀中,把白人与黑人都齐聚一堂,你在这里看不到和肤色相关的讨论,争议,歧视,所有兔女郎们都以最自然的方式生活。

“白人,黑人,都不重要,我们欢迎所有人。”

2016年,《花花公子》杂志宣布拒绝裸照,发行量骤降至 70 万册,而在上世纪 70 年代巅峰时期,年销量是 560 万册。

同年,花花公子庄园曾公开出售,售价 2 亿美金,前提是,买家需要允许 Hefner 继续住在庄园里办公,一切如常。如今斯人已逝,不知庄园的命运将如何。

投机也罢,浮华也罢,会把自己的墓买在玛丽莲·梦露墓碑的旁边,与那个助他一生好运的美人,一同长眠于斯的,世上曾有一人,之后再无。

(来源:外滩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