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80年之后,法国补办因纳粹入侵波兰而取消的首届戛纳电影节

2019-11-29 16:52: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今年五月举办的戛纳电影节,是历史上第72届。有趣的是,就在本月早些时候,法国又举办了一届戛纳电影节,由此促成影史上罕见的一年举办两届同一电影节的奇事一桩。

其实,11月中旬在法国中部城市奥尔良举办的是本该于1939年在戛纳召开的第一届戛纳电影节。想当年,在万事俱备的情况下,因为纳粹德国闪电入侵波兰,英法对德宣战,那届电影节被迫取消,直至七年之后的1946年才又重起炉灶,办成了日后公认的第一届戛纳电影节。

如今,时隔八十年之后,法国电影人选择在奥尔良补办1939年本该举办的第一届戛纳电影节,目的是要纪念该电影节创始人让·杰伊(Jean Zay)先生的筚路蓝缕之功。

出生于奥尔良市的杰伊当时担任法国教育与艺术部部长一职,正是在他的努力推动之下,法国政府决定在海滨小城戛纳举办第一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说起来,法国之所以要办戛纳电影节,也与纳粹德国紧密相关。

当时的欧洲影坛,最具号召力的电影节是1932年诞生的威尼斯电影节。原本,因为意法两国电影工业紧密的合作关系,法国电影人始终积极参与威尼斯电影节。但随着意大利法西斯政府与德国纳粹结盟,威尼斯电影节在政府压力之下,终于开始渐渐变质。到了1938年的那一届,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直接施加压力,安排了希特勒御用导演莱妮·里芬施塔尔的《奥林匹亚》一片拿下最高荣誉墨索里尼杯(现在威尼斯电影节的最高荣誉金狮奖是在“二战”后的1949年才诞生)。

这一人为操作的结果,引来一片哗然,也让与会的法国和英美电影人大受刺激。参与该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工作的三位法国影评人回到巴黎之后,立即向杰伊部长反馈了这一情况,他们决定要另起炉灶,办一个能与威尼斯电影节相抗衡的全球性电影节。“所以说,戛纳电影节最初是一个政治行动,反法西斯的行动。”负责在奥尔良担任这迟到了的1939年戛纳电影节主席一职的法国影评人安托万·德贝克(Antoine de Baecque)在接受《好莱坞记者》采访时说到。

原本,八十年前负责担任电影节主席一职的正是杰伊本人,此外,他还请到了时年75岁高龄的路易·卢米埃尔来担任荣誉主席,希望能借重这位“电影之父”在全球同仁之中的巨大号召力,将各国电影精英团结在小城戛纳。

那年夏天,杰伊受政府派遣,漂洋过海来到纽约,与美国政府达成了不限配额引进好莱坞电影的合作协议。在此背景下,原定的这第一届戛纳电影节上,将会有多达九部美国电影参赛,占了全部三十部参赛片的近三分之一。米高梅公司甚至还包下了一艘跨海游轮,让加里·格兰特、加里·库珀、泰隆·鲍华、道格拉斯·范朋克、梅·韦斯特和斯宾塞·特雷西等当时的好莱坞大明星,都坐着它直接来到了蓝色海岸。

当时的法国著名画家Jean-Gabriel Domergue受杰伊委托为电影节设计的官方海报,据说当时一共印制了五万张,但如今存世的已经不多。

1939年9月1日,电影节顺利开幕,放映的首部参赛作品,是美国雷电华公司制作的《巴黎圣母院》。也就在这一天的凌晨,德军入侵波兰。迫于无奈,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宣布所有放映活动将暂停十日。两天后的9月3日,法国政府正式宣战,第一届戛纳电影节就此彻底取消。

本月,在让·杰伊两位女儿海伦娜和凯瑟琳的推动下,奥尔良市重新举办了这本该召开的第一届戛纳电影节,他们还组织了由以色列导演阿莫斯·吉泰(Amos Gitai)领衔,包括《鸟瞰人生》的导演帕斯卡尔·弗兰(Pascale Ferran)、《索尔之子》导演拉斯洛·奈迈施(László Nemes)、戛纳现任掌门人蒂耶里·福茂等人在内的评审团,费心费力地找来了八十年前原本计划要参赛的所有三十部影片,做了一次决选。最终,美国大导演弗兰克·卡普拉的《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获得评审团一致同意,赢得电影节大奖,而最佳导演奖则由《爱情事件》的莱奥·麦卡雷(Leo McCarey)获得,技术创新特别奖授予了另一部参赛的好莱坞电影——《绿野仙踪》。

在评审团主席吉泰看来:“所有三十部参赛片中,只有《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放在当下仍显得很接地气的,诸如假新闻、媒体操控、民主危机等主题,在这里你全都能找到,然后还有一位独自对抗这一切的主人公。”

《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海报

那一年的电影节,原定参赛的作品除上述三部获奖影片之外,还有美国名导塞西尔·B·戴米尔的《联太铁路》和霍华德·霍克斯的《天使之翼》、英国影片《万世师表》和《四羽毛》、苏联影片《列宁在一九一八》等影史名作,此外还有来自法国本土的十一部作品以及来自捷克、瑞典、荷兰等国的数部作品,至于与法国已成敌对之势的意大利和德国,那年都未送片来戛纳参赛。

1946年,重获和平的戛纳终于正式迎来完整召开的第一届戛纳电影节。之后数十年中,它成立之初的夙愿也确实得偿——超越威尼斯电影节,成为全欧洲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电影节。然而,历史总是充满遗憾:1946年戛纳重新开幕时,创始人让·杰伊并未能见到这一幕。1944年夏天,被维希政府加以莫须有罪名的他,遭到了法国反动军事组织的秘密处决。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