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日本乒乓女将泪洒赛场:为了奥运资格,她们和队友拼命了

2019-12-14 10:1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近日进行的两场国际乒联年终总决赛上,石川佳纯和平野美宇两位日本女将分别输给了国乒的刘诗雯和王艺迪,惨遭“一轮游”。赛后,两人相继在混采区哭得泣不成声。

一天晚上有两位日本选手泪洒现场,这样的画面在乒乓球赛场并不多见。当然,石川与平野并非因输球而情绪如此激动,让她们流泪的原因只有一个——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虽然输给了新科世乒赛冠军,但石川佳纯最终还是获得了日本队女单的最后一张奥运入场券。明年,27岁的她将在家门口开启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之旅,而平野则第二次无缘奥运会单打资格。

“已经不用再和日本人对决了”

这场日本选手之间的奥运资格之战,其实从上周的北美挑战赛就开始点燃。

由于日本乒协此前规定,2020年1月份世界排名在队内前两位的选手将直接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单打门票,而伊藤美诚确保已经锁定一个名额,因此石川佳纯和平野美宇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

两人之间的积分差距仅有65分,19岁的平野稍微领先26岁的石川,这也让级别不高的北美挑战赛变得备受关注。在上周末的决赛中,石川笑到了最后,并在积分上反超平野135分。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火一直燃烧到了河南郑州。在国际乒联年终总决赛上,只要二者任何一人多向前迈进一步,那么就能拿到东京奥运会女子单打的最后一个名额。

率先结束比赛的石川佳纯0比4不敌新科世锦赛冠军刘诗雯,赛后她抬头看向天花板,为了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已经可以不用和日本人战斗了,”她的这番话发自肺腑。

来到混采区的石川被大批日本媒体包围,再也忍不住泪水的她哭了笑、笑了哭,“因为我们这一年的竞争终于结束了,而我这一年的比赛也终于结束了,就是很想哭,不是因为输球。”

为了能参加在家门口举办的奥运会,石川感慨自己这一年太艰苦了。她说自己无论是在洗澡、吃饭还是做其他事时,拿到入场券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我经历过伦敦、里约和东京三次奥运选拔赛,但这次最辛苦。”石川佳纯回顾着自己这一年的心路历程,“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怎么练、怎么打都不行,北美挑战赛是我发挥最好的一次。”

就在石川哭着接受采访期间,她的竞争对手平野美宇的比赛刚刚开始。石川说自己根本不想关注这一场比赛,“我不想看( 比赛),因为别人的事情我控制不了。”

平野美宇无缘奥运单打资格后痛哭。

“我已竭尽全力,必须接受这个结果”

与石川佳纯五味杂陈的泪水相比,年轻的平野美宇就纯粹剩下遗憾与悔恨了。

虽然奋力从王艺迪手中赢下一局,但平野美宇最终还是没能打破连败国乒的魔咒。这个曾两年前亚锦赛连过国乒三大主力并夺冠的小将,不得不面对第二次无缘奥运会单打资格的现实。

“从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开始,我就一直为了参加奥运会而努力,但是我觉得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所以必须接受这个结果。”这个“00后”小姑娘在混采区不停抹着眼泪。

与石川一样,平野美宇的这一年同样过得艰辛。早已被研究透的她不再对国乒构成威胁,而她自己也陷入了一段“再也不想碰乒乓球”的低迷期,直到今年才开始慢慢复苏。

“她成名太早了,现在没有目标、没有动力,你现在很难从她眼中看出以前那种想要做什么的坚定。”主管教练张成曾向澎湃新闻记者感慨,如今的平野已经没有了过去那样旺盛的求胜欲。

王艺迪4比1击败平野美宇。

平野美宇曾对澎湃新闻记者坦言,自己不愿放弃这张东京奥运的入场券,“我当然很想以选手的身份参加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如果能够参加的话,那我的目标肯定是夺得奥运冠军。”

很遗憾她最终没能跨过前辈石川佳纯的这一关,后者也称赞了这个对手的努力,“不能参加单打的平野同样对我们很重要,我想在团体赛上能和她并肩作战,在奥运会上留下优异的成绩。”

实际上,平野能否获得奥运团体赛资格目前也不确定。明年1月初,日本乒协将会公布正式的东京奥运会参赛名单,“我没能排进队内前两位,因此谁被选上我都无可奈何,我只能等待。”

激烈竞争背后,日本人才厚度在增加

回顾以往,也许只有国乒会因人才太多而产生“幸福的烦恼”,队内为了公平竞争而诞生了直通赛的选拔方式。但如今日本乒乓球队、尤其是女队中,也出现了竞争激烈的情况。

回顾前几届奥运会,福原爱和石川佳纯都无需如此激烈的竞争就可获得个人和团体资格。而如今,石川“一姐”的位置已被“00后”的伊藤美诚取代,而她与平野的争夺也是直到最后一刻才决出。

除此之外,石川佳纯的背后有一群更年轻的日本选手在崛起:今年战胜过刘诗雯的19岁选手早田希娜,在本届比赛击败丁宁的22岁削球手佐藤瞳,两次击败朱雨玲的17岁少女长崎美柚......

伊藤美诚早早锁定一个奥运单打席位。

在更年轻的一代中,日本同样诞生了不少天才少男少女。比如张本智和11岁的妹妹张本美和、12岁的“魔童”松岛辉空,这些还在读小学的孩子就可以击败比他们年纪大的中国球员。

日本乒乓球人才的增多与他们重视青少年培训,以及集举国之力进行“断代培养”有关。另一方面,他们的进步也与国乒人才尤其是教练人才的输出有着密切的关联。

此次争夺奥运门票的石川佳纯和平野美宇,两人的背后都坐着来自中国的教练。平野美宇的教练张成曾是乒乓球运动员,在他指导下的平野拿到了2017年亚锦赛冠军。

石川的新教练更是曾担任过德国队主教练的名帅邱建新。这位蔡振华的师弟一手将水谷隼和丹羽孝希推上了日本男队主力的位置,其中水谷隼还曾在里约团体赛中击败了国乒主力许昕。

也许对石川佳纯和平野美宇来说,为一张奥运会单打资格的争夺让她们筋疲力尽,但对于整个日本乒乓球,这样残酷的竞争其实也是人才厚度逐渐增加的一种体现。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