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接连减薪、复工无期,影视行业2023年才触底反弹?

2020-02-12 11: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近日灵魂说唱歌手曾毅微博回应了央视元宵特别节目上“凤凰传奇只有玲花”这一话题,原来是“村长不让走”。

疫情持续影响,在家待业或者线上办公,成了目前大多数明星、影视娱乐公司的状态。

对囊中尚有“余粮”的明星而言,再撑个一两个月可能问题不大。但对于一些现金流不太充足的公司来说,真应了网友那句玩笑话“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公司雪上加霜。”

01 影视公司或引发减薪潮

2020年,影视公司正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全面停工潮。在2月2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副主任容军表示,目前还有800多万人没回来。

“我们是11号开工,现在只能在家呆着,其实挺想去公司上班了,因为见不到人以及负面新闻的影响,导致最近情绪非常低落。”一位文娱记者向笔者抱怨到。

另一家影视营销公司的CEO则在朋友圈透露,公司早在2月4日已开工,但不要求员工来公司,全部开启“云办公”模式,并强调每天早上10点公司所有员工在飞书上开视频会议打卡,每天晚上6点30健康报备和工作成果汇报,每隔两个小时提醒一次。

据了解,现阶段部分公司的开工时间暂定为10号,还有一部分公司推迟到了17号或者更晚。

此前麦特文化CEO陈砺志在采访中透露,公司的开工日期已推迟至2月底,并作出在1-3月期间只发放员工70%工资的决定。

陈砺志解释称,发70%的工资并非是因为资金运营出现问题,而是希望每个人对于这个行业有一个深层次的危机感,不要因为公司有比较好的保障,有比较好的待遇就没有危机意识了。

猫眼电影显示,麦特文化全部电影代表作品多达51部,包括《美人鱼》《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等多部爆款电影。

相比之下,另一家影视宣发公司的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

2月8日圈内流传出一份影联传媒的《通知》显示,由于电影行业遭受前所未有地重创,影联传媒决定今日起至3月31日人员请于所在地原地待岗。待岗期间,公司将会按照不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基本生活费用。

也就是说按照北京市2019年发布的最低工资标准每月不低于2200元推算,影联传媒的员工在停工待业期间只能拿到每月1540元的基本生活费。

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参与出品发行的作品有《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多部热门电影,并实现了全国票房500强影院全覆盖,占据市场票房贡献影院超90%。

但疫情使得这家公司的业务按下暂停键,据悉,正常情况下,影联传媒在情人节和月底各有一部影片要公映,即使不会大赚,至少也会在现金流上“回血”。

可想而知,即使是影联传媒这样在业内的知名发行公司,在疫情冲击下仍是举步维艰,那些腰尾部公司或即将面临“灭顶之灾”。

而在聚合影联和麦特文化纷纷发布“自救”通知后,难免也会有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影视公司效仿此举。不仅是公司,2020年对于普通员工也或是异常艰难的一年。

无独有偶,近日一份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在网络上流出并登上了微博热搜。因疫情处于持续闭店的状态,北京K歌之王计划于2月9日与全部200余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30%员工不同意则破产清算。

2月2日,宋城演艺发布公告称,由于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1月24日起,公司旗下旅游演艺项目已全部关园。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在此次冲击下,全国的线下文化娱乐业,初步估算损失或达到超百亿元。

02 2019年影视公司7成亏损

从2019年的年报预告来看,不少影视公司已出现业绩承压的迹象。

Wind统计,截至2月9日,有12家影视公司预计2019年经营情况并不理想,其中华谊兄弟、ST中南、长城影视、唐德影视等公司业绩类型为续亏,北京文化、光线传媒等公司则预计2019年业绩现上市首亏。

商誉减值、宏观经济下行,行业政策趋紧,竞争环境变化等让影视业2019年整体业绩欠佳,但目前来看,一众公司的水逆期远不止这么简单。

横线影视、中国电影均表示,截至目前,疫情对公司的短期经营业绩存在一定影响。上海电影则称,鉴于影院停业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的影响,预计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将因此产生波动。

在影视产业链中,影院或成受灾最严重的一端。超70000块荧幕陷入停工状态,影院不仅是零收入,还要承担较高的员工待业成本、租赁成本。

以万达电影、横店影视为例,此前根据“文娱商业观察”估算的数字,2018年万达电影年报显示,公司市占率为13.5%,在职员工18036人,按照2019年前三个月计算,需要付出的员工工资约为6.07亿元。

横店影视2018年市占率为3.73%,在职员工7434人,按照2019年前三个月计算,需要付出的员工工资约为9850万元。按照横店影视的员工工资水平、市占率等数据综合计算,非万达院线2020年前3个月需要付出的人员成本22.7亿元。

意味着万达电影+非万达电影,2020年一季度的员工工资成本至少为28.77亿元。

面对着疫情,除了降薪减压,被掐住喉咙的影视公司还有什么自救措施?

税费减免等潜在政策支持或许是一副“强心剂”。2003年“非典”期间,财政部等部门发布多项定向支持娱乐行业的举措,包括一定期限内减免“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等多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其中,电影专项资金按照电影票房的5%提取资金,由国家电影专资办负责收缴、使用和管理,是国家为支持民族电影事业发展、发挥宏观调控而设立的政府性基金。

截至2月4日,全国多个地方推出了缓缴社会保险费、延期缴纳税款、减免中小企业税费等支持措施。中金公司认为,相关税费减免、专项补贴等政策的推出,有望帮助影院行业度过难关。

但不少影视从业人员从此持消极态度,相关税费减免或许只是杯水车薪。

2月份百亿票房蒸发、行业复工暂无期,在此背景下,2020年影视行业的整体萎缩是必然的,甚至有业内人士表示,影视行业2023年才会逐渐触底反弹,目前所有的影视回暖都是假象,一个产业不可能这么快调整好。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