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奇迹缔造者》:无厘头喜剧背后的人文关怀

2020-02-13 14:3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去年的美剧中,有部《奇迹缔造者》(Miracle Workers),看过的人应该不多。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史蒂夫·布西密、杰拉尔丁·维斯瓦纳坦等主演,是部挺另类的职场喜剧,因为这里面的职场是天堂。故事讲述低级天使作为职场倒霉蛋,要处理不靠谱上司——上帝擅离职守导致的系列麻烦。剧集评分不算高,但有几分突破常规的冷幽默。TBS续订了第二季,故事和故事背景都是全新,但依然是第一季演员阵容。

新季中,故事背景放在了欧洲中世纪,主题为“友谊、家庭和努力不被杀掉”。讲述一个村子的村民,如何努力在无知、荒谬、黑暗的中世纪,保持积极并笑料频出。

剧集一开头,就卖足力气嘲讽欧洲中世纪。断头台天天有无辜的人被斩首,民众们像看免费演出一样看热闹。这一幕活脱脱该出现在我们鲁迅老师利刃般的笔下,“麻木的看客和人血馒头”。远处冷眼旁观的女主拉开吐槽的序幕: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生活在历史中一个比较糟糕的时段。”

然后该剧开始疯狂输出中世纪槽点。

村庄里每个人的家庭出身决定你祖传的“职业”,听姓氏就知道你将继承的工作。

姓“Carpenter”的自然是要做木匠的,姓“Shitshoveler”的是要铲屎的。

而姓“Pervert”的……

在喜剧创作中,有一个原则,就是有“错位”就有幽默。一个男人被当成美女被求爱是错位(《李茶的姑妈》),穷鬼暴富却被要求把钱花光是错位(《西虹市首富》)。通常这种错位是在戏剧本体之中存在,而《奇迹缔造者》第二季,则将这种错位建立在戏剧本体和观众(客体)之间:中世纪人们日常生活的呈现,在当代观众的认知中,显得十分好笑。这无疑算是个有点小机灵的操作。

回到故事中来,我们的女主就是未来村庄的铲屎官,一位聪明伶俐、渴望反抗铲屎宿命的少女。

在村里同龄少男少女准备继承家业、结婚生子的时候,她希望进入当时还是新事物的“城市学校”学习。

然而在知识有限的学校里,开学第一天学什么呢?

女主当场毕业。

于是和很多当代大学生一样,“毕业即失业”的女主,只好“女承父业”,跟着父亲学习铲屎。在中世纪,铲屎人,大概是个不可缺少的职业。

直到18世纪后期抽水马桶被发明出来之前,欧洲人民的大小便问题都解决得很随性。中世纪时,修道院的卫生条件还相对比较洁净,据说英国坎特伯雷的修道院在12世纪就有了比较完善的排污系统,可以给集体厕所进水冲刷。但无论是贵族还是农民,那都是田间地头客厅卧室肆意发挥,12世纪的巴黎城墙下甚至堆积起庞然大物般的粪堆。

因此可以想象,一位负责清理公民粪便的铲屎官,对于一个村庄来说是多么重要。上一季中饰演上帝的史蒂夫·布西密,本季中饰演铲屎官,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职业转折。但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位可以说是将铲屎这份职业做得尽职尽责,兢兢业业。每天定时开工,微笑服务。

能记住村庄每一个人,和他们的如厕时间与习惯,方便上门服务。

然而这份工作显然不是女儿所期待的职业生涯,父女俩之间产生了永恒的代际沟通问题。

此时,让我们来看看本剧的另一条线,男主是作为统治阶层代表的王子,生活在城堡里,与铲屎官女主形成阶层对比。

在野蛮的中世纪,骁勇善战,甚至冷酷嗜血也许都算是一个统治者的美德。国王在战场上嗜血好杀,有着“heartless”的雅号,而王子却是怂包软蛋,从不杀人,酷爱养家禽,每天追着饲养几百只鸭子,过着数鸭子的单纯生活。当然也就造成二十几岁了依然被所有人看不起。

扮演男主的丹尼尔小哥,当年也是人见人爱的“哈利波特”小可爱,说起来也是无数80、90后童年男神了吧,小哥长大后,演艺生涯越走越心大,人生态度越活越通透,彻底放弃偶像路线,接戏方面相当有态度。前两年一部《瑞士军刀男》,在其中扮演一具古怪的尸体,表演让人叹服。

如今丹尼尔在《奇迹缔造者》中饰演倒霉天使和怂包王子,对他的表演事业来说算是零挑战性了。

而王子这条线,虽然与女主所处环境不同,但相同烦恼都是自我选择与家族理念的冲突。王子希望能得到父亲的认同,但始终无法像父亲那样做个冷漠的杀戮者。

两条线在女主父亲登上断头台时交织。国王让王子行刑,女主则为了拯救父亲,上台发动嘴炮技能,将父亲吹捧为“全国最需要的人”。

“他是我们值得依靠的人,无论何时何地,再大也不怕。”演讲让围观群众十分动情,纷纷表示没了忠诚的铲屎官日子算是没法过了。面对民众的呼声,和父亲的逼迫,王子动摇了,他选择跟随自己的本心,尽管这会让父亲更加厌憎。

如果说上一季《奇迹缔造者》,“奇迹”是在不可能中完成拯救世界的大奇迹,那么第二季的“奇迹”,则是在黑暗的中世纪,找寻自我态度和价值的小奇迹。而这个看似微小的奇迹,往大了说,暗暗契合的是中世纪之后到来的文艺复兴黄金时代,“以人为中心”的人文主义精神。

青年人在封闭而愚昧的时代感到困扰和憋闷,在死水一潭中寻找那一点点微澜,这种来自每个个体迫切想要改变的渴望,你知道,最终会汇聚成改变时代的洪流。想到这里,你会觉得这部无厘头喜剧背后,依然寄托了某种温柔而开阔的情怀。

这个发生在中世纪的故事中对人的种种“限制”“不合理”,因我们所居时代的相对先进性,被我们视作荒谬。但值得注意的是,任何时代,都有被习以为常的“限制”和“不合理”,久而久之的麻木应该被警醒。

“当所有人都期待你成为某一种人时,你真的能有其他选择吗?”

答案应该是一个大声而坚定的“有”。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