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1917》:比一镜到底更有看头的是一片赤诚

2020-08-08 15:1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温馨提示:本文有剧透!

英国导演萨姆·门德斯(Sam Mendes)在其作品《1917》中做出了“一镜到底”的尝试,也就是说电影从头到尾只有一个镜头,不剪切,没有战争片常见的蒙太奇和场面调度。镜头基本上都跟随乔治·麦凯饰演的英军下士Schofield活跃在一战的战场。

戏剧出身的门德斯自从《美国丽人》(1999)踏入电影界以来,一共才不到十部作品,但部部有看头。比如《毁灭之路》《革命之路》和两部007系列(《007:幽灵党》《007:大破天幕杀机》),虽然很难为这些作品打上非常明显的“作者标签”——上述这些片子有的是商业大片,有的是探索人性情感的危机,还有强调剧情和心理冲击的惊悚片,但真实和真诚一直是他所追求的境界。所以他也在不断尝试,不断挑战自我。2014年在接受《名利场》采访时,他曾给出25条“让你成为更快乐导演”的建议。他说,“学着把熟悉的东西变陌生,把陌生的变熟悉。像导演莎剧一样导演新剧,像导演新剧一样导演莎剧”。

《1917》海报

《1917》就是门德斯最新、最大胆的一次尝试和突破。1917年4月6日,天气似乎并不糟糕,横亘着无数泥泞的战壕。传令兵Blake和Schofield上一刻还在享受着日光浴,下一刻就乐呵呵赶去战壕里的指挥中心。路上两人插科打诨,心想着也许是一趟送信回家的美差。镜头一路跟随两人,走过田野,穿过小溪,从后排战壕悠闲读信抽烟的士兵中辗转来到最前线,这里,路过的将士们大多匍匐在沟前,刺刀闪闪,气氛完全不一样。指挥所将军的指令却是让他俩穿过德军占领区,务必在第二天拂晓前把“取消进攻”的指令传达给深入敌后的英军第二营,空中侦察已经发现德军佯退的圈套,而电话线又被切断,重任只能交给他们。选中他们还有一个私心,Blake的哥哥也在第二营,不送达,就永远不能再相见。

《1917》剧照

自此,电影镜头一直跟随这两位士兵,从他们的主观视角来审视和感受炼狱般的一战战场。

英国卫报的Peter Bradshaw毫不吝啬他的赞誉,在《萨姆·门德斯将西部战线的恐怖变成了单镜头的杰作》中写道,“《1917》是门德斯自2005年不被理解和受重视的《锅盖头》以来最不折不扣的野心和激情之作。这是部创作大胆又惊险的电影。”

尽管“一镜到底”和主观视角的概念和实践并不是那么新鲜:早期希区柯克的《夺魂索》、索科洛夫史诗级的《俄罗斯方舟》,还有伊纳里多勇夺奥斯卡的《鸟人》都有一镜到底的尝试,且都成功;主观视角也有很多导演用过,201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索尔之子》也是跟随犹太人索尔在奥斯维辛的遭遇。但《1917》的成功之处在于用如此独特的形式来表现战争的残酷和不可预见,让观众完全沉浸在那场硝烟和人性挣扎中,不仅有主观的各种情绪和所见所闻,还有客观效果的张力。

《1917》剧照

《IndieWire》评价道,“(《1917》)虽然摄影机每次只能对准一个方向,但这正成为了门德斯伟大构想的推动力——在一个充满未知变量的时间内,你只能看到你能看到的,总是得要朝着画面外去寻求进展。”虽然有些时候“一镜到底”只是一种视觉欺骗,所谓的“一镜”依靠的是前期表演和拍摄的“硬功夫”或后期修饰,同时,依靠镜头起落的精准设计和控制,可以很好掩盖剪辑的痕迹。《1917》中也有主人翁Schofield被枪击晕倒后的黑屏和再续,理论上也不是一个镜头了。但技术的突破只是“形”。

《1917》片场照

更打动观众的是这背后的赤诚。Blake为了能尽快送达消息,救哥哥于危急,不顾Schofield再三劝说,一定要在白天马上出发;在德军的战壕,贪吃的大老鼠引发了埋下的地雷,Schofield被埋,Blake竭尽全力从废墟中救出他,领着被灰尘蒙眼的Schofield赶在地道坍塌前跑出来;两人救助被击落的德军飞行员,Blake却被恩将仇报的飞行员刺伤,大出血,在弥留之际问Schofield“我这是快死了吗?”“是的。”“告诉我妈妈我很害怕。”“ 好。”战争中的小伙伴转眼就逝去,Schofield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不可能的任务”;带着伙伴的铭牌和戒指,开始穿梭德军封锁线。

《1917》剧照

赤诚之下必有美景和深情。Blake和Schofield路过废弃的村庄,德军硬生生把樱桃树砍断,满地的花瓣还在。Blake回忆自己家旁就有很多,经常和哥哥、妈妈一起在樱桃成熟季节去采摘。但就在美丽樱桃树不远的地方,Blake永远藏在了这片土地。之后Schofield在德军追杀下跳入瀑布,顺流而下,在一片浮尸中踉跄爬上树桩,这时一阵风又吹来漫天的樱桃花瓣,在生与死之间,唯美不破。《1917》另一处至诚至美的地方是Schofield被击昏后黑夜中在隆隆轰炸声中醒来,扶着危墙,走到门口,废墟中炮火灿烂,照耀出整个天际,美到震撼,但美丽之中却是大片的断壁颓垣。此情此景,既诡异,又灿烂。

影片最后,为了把命令在总攻最后一刻给营长,Schofield在向前冲锋的队伍中横着狂奔,慢镜头+广角视野,简直是肾上腺爆棚,完成了电影史上最美的“横行”,拯救了英军士兵的性命。1957年库布里克也拍了一部反映一战中法军集体冲锋的电影《光荣之路》,里面英勇牺牲之下的“光荣之路”是士兵们的鲜血和尸体来铺平的;而门德斯的《1917》也把光荣重新还给了普通的士兵,Blake的生死托付,Schofield历经九死一生还不忘救助法国小女孩的精神气质,是电影能写进影史的浓墨重彩。

《综艺》为《1917》打出了满分100:“尽管很多人在赞叹其惊人的电影创作方式,但终究是门德斯对于角色和人性而非技术的关注,使得《1917》成为2019年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电影成就之一。”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