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布克奖公布短名单:希拉里·曼特尔落选,新人作家大放异彩

2020-09-17 12: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国作家几乎占领了今年的入围短名单,希拉里·曼特尔将无缘凭借她的托马斯·克伦威尔三部曲最终章斩获第三个布克奖。

当地时间9月15日公布的入围短名单中,六位作家里有四位是有色人种,这是该奖项历史上最多元化的阵容。四位新人小说家——黛安·库克(Diane Cook)、阿芙尼·多西(Avni Doshi)、道格拉斯·斯图尔特(Douglas Stuart)和布兰登·泰勒(Brandon Taylor)——将与广受好评的津巴布韦作家齐齐·丹加雷姆加(Tsitsi Dangarembga)和埃塞俄比亚裔美国作家马萨·蒙吉斯特(Maaza Mengiste)争夺5万英镑的大奖。

除了丹加雷姆加,所有入围者都来自美国或持有美国公民身份。布克奖规则于2014年修改,允许任何用英语写作并在英国出版的作家竞争该奖项。这一举动受到了英国出版业的广泛批评,业内人士认为这将导致布克奖被美国作家主导。规则改变后,美国作家乔治·桑德斯和保罗·比蒂获得了布克奖。

“没有人因为自己是谁而获得布克奖。一部作品只能因它的成就而得奖,”在短名单公布时,布克奖基金会的文学总监加布·伍德说,“这份短名单显示了评委对处女作的信心,他们发现这些新人作家有很多话要说,而且在第二次阅读后,他们的话愈发震耳。”

丹加雷姆加在最近一次反对政府腐败的和平抗议中于哈拉雷被捕,并将于9月18日出庭,她凭借《哀悼之躯》(This Mournable Body)成为布克奖候选人。这是她1988年的小说《紧张状况》(Nervous Conditions)的续集,讲述了一个女人试图在后殖民时代的津巴布韦为自己讨生活的故事。

蒙吉斯特的《影子国王》(The Shadow King)讲述了1935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期间的普通人的故事,她是第一位入围布克奖的埃塞俄比亚作家。

同样入围的还有库克的《新荒野》(The New Wilderness),小说讲述一次环境灾难后,一位母亲试图保护女儿安全的故事;多西的《焦糖》(Burnt Sugar),小说探讨了一位成年女性与她年迈母亲之间毒害双方的关系;泰勒的《真实生活》(Real Life),一部针对种族主义和恐同校园小说;以及斯图尔特的《夏奇·贝恩》(Shuggie Bain),小说描绘了19世纪80年代格拉斯哥一个饱受贫穷和毒瘾折磨的童年故事。

伍德说:“每一年,评审布克奖都是一场探索。外面有什么?我们如何拓宽评选标准?这些书与其他书比较起来如何?重读它们又如何?这都是评委不断询问自己以及互相提问的问题。”

关于提名的美国作家数量,伍德说,“这是否成问题由别人说了算,但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我们是作为读者来看待这件事,而读者是不查护照的。”

评审主席玛格丽特·巴斯比 图片来源:Luke Daniels

评审主席、出版商玛格丽特·巴斯比(Margaret Busby)同意这一观点。她说,“我们不会考虑这位作家是不是英国人,我们只看书。最后,根据自己对手头的书有何看法进行最终判断,而不是根据国籍。”

评委读了162部小说,最终得出了他们的入围短名单。曼特尔并不是唯一一个入围长名单而无缘短名单的大牌作家:安妮·泰勒和科伦·麦凯恩也没闯进最后一轮。

“这是一部精彩的小说,毫无疑问,”评委李·蔡尔德(Lee Child)谈到曼特尔的《镜与光》时说,“这是一部具有永恒价值的三部曲。不过,尽管它很好,还是有一些更好的书。”

“最后选出这6位作家,我们也很意外。他们的声音和角色与我们所有人都产生了共鸣,即使是在非常不同的时刻,” 巴斯比说,“他们的作品奇妙且各有千秋,十分令人兴奋。”

短名单中有四部来自独立出版商。泰勒的小说《真实生活》是由Daunt Books Originals出版的,这是一家2月份才成立的出版社;而库克的反乌托邦作品则来自Oneworld,该出版社凭借马龙·詹姆斯(Marlon James)的《七杀简史》和贝蒂的《背叛》连续两年斩获布克奖。丹加雷姆加的作品由Faber & Faber出版,蒙吉斯特的作品由Canongate出版。

1967年,巴斯比与他人共同创办了Allison and Busby,成为英国第一位黑人女性出版商。她说,她和评委同事——蔡尔德、萨梅尔·拉希姆(Sameer Rahim)、莱曼·西斯赛(Lemn Sissay)和艾米丽·威尔逊(Emily Wilson)——阅读的许多小说传达了“重要的、有时惊人地相似,而且具有先见之明的信息”。

“最好的小说经常让我们的社会为有价值的对话做好准备,不仅是关于世界的不平等和困境——无论是与气候变化、被遗忘的社群、老人、种族主义还是必要时的革命有关,而且是关于无论环境如何,心灵的内部活动、想象力和精神依然如此美好的故事,”巴斯比说,“能帮忙向全球读者传播这些富有创造力的人性的编年史,我们十分乐意。”

巴斯比称,在该奖项的头43年——现在是第51年,200多名评委中,只有两名有色人种担任过布克奖的评委。

“这并不是说在布克奖的帮助下,几十年来没有对优秀的文学做出过肯定。但是,有机会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文化和创造力确实很重要,”她说,“我们每个人都是透过身份以及所学习或内化的东西来作出判断。这就是为什么多样性一直很重要。多元化是现实。今年入围作品的范围让我们可以尽情享受娴熟的讲故事技巧,并对闻所未闻的声音所表达的内容感到惊讶。”

对短名单的反响则既有肯定又呈现分歧。去年的获奖者伯纳丁·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她与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共同得奖)在推特上写道,“(我)对这份面向21世纪具有开创性的入围短名单感到非常兴奋。如果你在寻找新鲜的视角和叙述,你肯定能从那些最被淹没的声音里找到它。”

但是小说家阿曼达·克雷格(Amanda Craig)说,她觉得美国作家的统治令人失望。

“我认为有很多——真的非常多——的英国作家现在觉得甚至去想想布克奖都是在浪费时间,”她说,“这并不是要谴责多样性,去年该奖项授予伯纳丁时有50%的正确率,尽管她应该赢得100%的大奖。她正是那种靠卓越、才华、独创性和努力赢得这一荣誉的作家。”

“但是向美国人开放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把如此多的处女作放在上面也是如此……布克奖曾是英国或英联邦小说家生涯中的最高荣誉。它可能搞错了一些获奖者,同时完全错过了其他伟大的书籍,但作为一名读者,当文学大家与少为人知或不为人知的入围者同时竞争时,你会有一种兴奋感。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最终获奖者将于11月17日宣布,届时本该在伦敦市政厅举行的传统晚宴会取消,替换为英国广播公司艺术频道在圆屋剧场举行的直播活动。

附:2020年布克奖短名单

《新荒野》,黛安·库克 著

《焦糖》,阿芙尼·多西 著

《真实生活》,布兰登·泰勒 著

《影子国王》,马萨·蒙吉斯特 著

《哀悼之躯》,齐齐·丹加雷姆加 著

《夏奇·贝恩》,道格拉斯·斯图尔特 著

(翻译:鲜林)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