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FASHION3.0 » 正文

2016秋冬最棒的10場時裝秀

2016-03-15 12:43:46  来源:時裝商業評論網 【返回列表】

從紐約與倫敦“直面消費者”戰略的崛起,到巴黎Demna Gvsalia對Balenciaga的重啓,這是動向不定的行業內又一個複雜又充滿挑戰的時裝季。

1. Prada – Miuccia Prada設計,米蘭時裝周

Prada_Triptych.jpg

在最新力作中,Miuccia Prada勾勒出獨特版本的多極化世界:強大與弱小的,富裕與貧窮的——反映出散布在時裝界空氣中的激進變革,是更爲廣闊的真實世界的鏡像。Prada時裝秀走出的男人們是水手,是流浪者。總在流動遷徙之中的人們占據了新聞頭條。Prada的女人們也是一群漫遊者,沒有特定國籍,她喚她們“遊手好閑者”(Vagabonds),漫遊輾轉不同時空,身著服裝記錄下一路漂泊。Prada女士自年輕時就熱衷政治,但她的政治傾向已經很少顯現在她的工作中(或者說她的“藝術創作”中?)。但她對時裝的信仰又是另一回事了。看著她的最新系列,我難以抑制地想到這一點:衣服創造回憶,回憶鑄就曆史。—— Tim Blanks

2. Balenciaga – Demna Gvasalia設計,巴黎時裝周

Balenciaga_Triptych.jpg

這場秀展露了Gvasalia的才華,他成功地將Balenciaga的高級定制精髓轉變到成衣系列中,卻沒有減少其純粹性以及其感性內涵。這個系列有著我們一直翹首以盼的正確性。然後其迅速地爲整個時裝季籠罩上了它的巨大影子。但Gvasalia的新舊混合就像神奇的煉金術,他在Vetements招牌式的變體街頭服飾加入了經典高級定制的影響,完成了優雅蛻變。在Gvasalia自己的心裏,有著很明顯的連續性:Vetements的閉幕模特正是Balenciaga的開場模特。這都是從邋遢到輝煌的一部分。一切將開始變得有趣起來。—— Tim Blanks

3. Dries Van Noten – Dries Van Noten設計,巴黎時裝周

Dries_Triptych.jpg

他今日展示的就是一場大師級別的時尚敘事詩。二十世紀早期詩人Gabriele D’Annunzio以及當時據說意大利最富有的女人Marchesa Casati之間瘋狂的愛情故事,成爲了Dries風格滿溢的靈感來源。開場造型:D’Annuzio的燕尾服夾克、襯衫、金銀徽章和大背油頭,Casati的豹紋褲子以及熊貓煙熏眼。繼續看,這種共生關系越來越通過一種光豔照人的方式展現出來:男方的加長大衣搭配女方的仿豹紋圖案、男方的俱樂部外套套在女方古怪的皮草之中、男方的半球毛衣外挂著女方的珍珠網。“現在,設計必須要挺身而出,”Van Noten堅持道:“我們需要大膽,而不是震驚,因爲那太簡單了,我們要的是有勇氣、有膽識。”他系列中的毒性美麗,勇敢嗎?當零售商秀後開始各顯神通的時候,並沒有給人這樣的感覺。不勇敢。只是必要的而已。

4. Loewe – Jonathan Anderson設計,巴黎時裝周

Loewe_Triptych.jpg

取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是Anderson所癡迷的事情。今天出場的頭幾件款式中,有一天裙子看上去是由橡皮筋制成。該系列中占主導地位的符號是貓的臉蛋跟面具。這或許是因爲Loewe畢竟是一間西班牙公司,而我們覺得它們的靈感或許來自幾件畢加索(Picasso)的陶瓷作品。Loewe總是代表著匠藝,帶有著幾分傳統的、甚至笨拙的質感。而Anderson則讓Loewe的形象輕盈了起來,去繁從簡,還增添了幾分情懷、陽光、動感和幽默。在他所設計的輕盈裙擺中還帶有一份挑逗的意味,這只能證明Anderson從未如此將一切有力掌握于股掌間。他的出擊,拳拳有力。—— Tim Blanks

5. Hood By Air – Shayne Oliver設計,紐約時裝周

HBA_Triptych.jpg

盡管他爲Hood by Air設計的最新系列是迄今爲止最有條理的一季(至少從衣服上來講是這樣的),但每件衣服都在爲革命唱贊歌。更准確的說,是法國大革命。模特們戴著假發上台,讓人想起了羅伯斯庇爾(Robespierre)和丹東(Danton),還有審判席上時日無多的貴族們。系列中還有白色的詩人T恤、狀若鬥篷的超大尺寸外套、綿延不絕的褶皺與Latex金銀線褶邊,都可被解讀爲貴族們奔赴刑場的現代版裝束。圍繞在脖頸的紅色樹脂材料則像是劊子手刀後的傷口。如果你接受時裝能反映更廣泛社會這一說法的話,那麽這對每個人來說,這都顯然是一種重新調整的方式。他最新系列中呈現的複雜、儀式般的特性暗示著用革命進行的贖罪。Olivier很好地提醒了我們:社群對創造力的影響極爲關鍵。—— Tim Blanks

6. Saint Laurent – Hedi Slimane設計,巴黎時裝周Saint_Laurent_Triptych.jpg

至于衣服本身,“皆生産于重新啓動位于巴黎和昂熱的高級定制工坊。”它們是極簡形式最繁複的表現形式。傳統高級定制雕塑般的輪廓與短禮服相碰撞,面料則是光澤感與善良度的大遊行。經典吸煙裝則以短版夾克的樣式罩在黑色亮片連體衣之上。Slimane還推出了新版本的YSL傳奇圓乎皮草大衣。其中一個例子便是那件奪人眼球的心形(設計師的標志性元素)朱紅色皮草大衣,跟原物一樣奪人魂魄。我們剛才是目睹了Slimane自己高級定制系列的公開首秀嗎?除了發布會本身,YSL特有的神秘感依然蔓延在空氣中,那種一直都在的模糊性揮之不去。無論你喜不喜歡,神話還在延續。—— Tim Blanks

7. Gucci – Alessandro Michele設計,米蘭時裝周

Gucci_Triptych.jpg

“而要‘戰勝’這個概念,要打亂自然的秩序,要爲混亂舉杯同慶,你就一定會患上眩暈症,感到失去自我意識,就好像你在觀賞藝術作品或極爲美麗之物時那樣。”Michele如是說。舉例說明一下?請看Gucci的2016秋冬系列。Michele版本的“淑女”打扮又勇攀高峰。舊時好萊塢魅力與Gucci的新華麗搖滾在圖案與質感與非凡色彩進行了狂躁混搭。說了這麽多,本季頗有相當數量的服裝能讓傾心支持的Michele人們快樂無邊。被分解出西服裙裝、針織衫、生動明快的提花、充滿誘惑的刺繡服飾、飛行員夾克、西裝外套、靴子和包包,你能爲自己拿下一整個華麗混亂的單品大集合,能“去語境化”並“重新激活”任何已經陳舊的衣櫥。—— Tim Blanks

8. Marc Jacobs – Marc Jacobs設計,紐約時裝周

Marc_Jacobs_Triptych.jpg

Jacobs來壓軸閉幕總是有原因的。他爲時裝日程增添的愉悅高潮,好像給予你在通常寒冷的紐約時裝周裏的最佳獎勵。如果春夏系列是電影中的特藝彩色,秋冬系列則是黑白影像。場上走出的每位女孩兒腳踩8英寸超高厚底鞋,本身就是一台時裝秀。同樣的誇張比例也同樣出現在她們身穿的服裝。一位哥特高中的辛德瑞拉,身穿碩大無朋的山貓棒球夾克和帶有用黑色PVC巨大裙撐的短裙,你只能爲她祈禱,希望她的王子也能身穿Raf Simons同樣碩大無朋的字母毛衣來迎接她了。—— Tim Blanks

9. Marni – Consuela Castiglioni設計,米蘭時裝周

Marni_Triptych.jpg

在熟悉(甚至是熟悉得具有曆史感)與陌生之間,Castiglioni實現了極具說服力的平衡,比如經典的威爾士親王格紋夾克與外套,管狀串珠與伊卡圖案(Ikat,與後來出現的幾件服裝中的面料形式一致)。混合而生的結果則是經典的Marni:古怪的摩登。從新模特面孔Charlee踏上T台的那一刻,時裝秀就穩贏了,直到被Consuelo Castiglioni稱之爲“新浪漫主義”的造型隊列出現。這是恰如其分的浪漫主義。Charlee身穿的是寬腰帶高腰踩腳褲,兩只袖子鼓鼓脹脹,還有一件雕塑感強、類似鬥篷的服裝,肩部系扣,背部用絲帶固定,整個造型與精致的妝發搭配,就像達芙妮·杜穆裏埃(Daphne du Maurier)筆下的女主人公。(實際上她的小說《蝴蝶夢》正是發型師Paul Hanlon的靈感來源。)—— Tim Blanks

10. Simone Rocha – Simone Rocha設計,倫敦時裝周 

Rocha_Triptych.jpg

Rocha稱自己過去三個月中一直處于一種“滑稽的精神狀態”。因此,如果她在系列裏加入了很多標志性的黑暗的浪漫,那麽,她同時也加入了她稱之爲“外科手術般”的元素。我們姑且相信她的描述,但就在她說完後,一場超現實的醫院大戲立刻開始上演:穿著黑色雙排扣裙式大衣的主婦、一名過著巨大粉色醫院袍服的孕婦;模特們被緊緊包紮,看起來就像是新生嬰兒的襁褓;鮮紅色的耳環,仿佛同樣色澤的血滴。“在縫合處分崩離析,”Rocha在其秀場筆記中寫道。但她卻在那些用薄紗制成、點綴著精致刺繡,如天使般純粹的裙裝中尋得了一絲平靜。同樣的薄紗面料還被制成了外套,胸部成爲了設計的亮點——有一點像原始的生育崇拜造像。這就是Rocha的凱爾特人血統開始起作用了。或許,那些異教遺留下來的文化給予了該系列大無畏的精神。盡管,沒有什麽比女性分娩更加重要的了。—— Tim Bl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