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圈内圈外 » 正文

她掌管全球最大時尚集團最賺錢的部門,關于時尚她怎麽說

2016-07-26 15:40:38  来源:好奇心日报 【返回列表】

年輕設計師的生存從來都是一件殘酷的事情。比如 2001 年 9·11 恐怖襲擊,當天正是時裝周的開幕日,每一場時裝秀都被迫取消了。大品牌能重新舉辦時裝秀,但年輕設計師失去了他們繳納的全部押金,也沒有足夠的財力再重新辦秀。

爲了扶植有才華的設計師,時尚行業設立了很多基金。比如 Anna Wintour 創辦的 CFDA/Vogue 時尚基金,以及 1953 年就設立的國際羊毛局設計比賽(這裏誕生了 Yves Saint Laurent 和 Karl Lagerfeld,此後這個比賽曾停辦過一段時間);1988 年,ANDAM 大獎賽的首屆比賽發現了 Martin Margiela。

不過,在 2013 年之後,CFDA/Vogue 時尚基金就沒有在時尚界獨占鳌頭了。那年,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團 LVMH 創辦了 LVMH 年輕時裝設計師大獎(後稱 LVMH Prize 大獎)。

和 CFDA/Vogue 時尚基金一樣,這個獎項也旨在挖掘和培育新興設計師。獲獎設計師除了獲得30 萬歐元獎金以外,也能得到 LVMH 集團旗下包括Louis Vuitton、Dior、Celine、Givenchy、Kenzo 等品牌創意總監的親自指導。總之,這是一個和 CFDA/Vogue 時尚基金一樣,有著相同願景或者相似商業目的比賽。

LVMH Prize 大獎由 LVMH 創始人 Bernard Arnault 的女兒 Delphine Arnault 推動成立。此前,她曾分別就讀于法國的北方高等商學院和倫敦經濟學院。在加入家族生意之前,她曾在麥肯錫工作。她熱愛時尚的原因是因爲“她在這個行業中長大”。用她的話來說,“我 10 歲時,我的父親買了 Dior ,時尚已經成爲我生命的一部分了”。

在擁有 6 個品類,員工 1.2 萬人,70 個品牌的 LVMH ,Delphine Arnault  掌管著集團最賺錢的時尚和皮革部門。

最近,她接受了半年刊文化雜志《O32C》的專訪,她回憶了年輕時候初次接觸家族生意時做的工作,聊了聊她的父親 Bernard Arnault 教給她的本領,以及很詳實地談了她一手推動創立的 LVMH Prize 大獎的作用。

Delphine Arnault

Delphine Arnault

1.如今在時尚行業,最有權力的人是消費者

“如今在時尚行業,最有權力的人不是設計師、不是品牌的首席執行官、不是記者、也不是時裝評論家,而是消費者。他們是花錢買産品的人。”

“但對于品牌來說,不會這麽看問題。看看那些經營得很成功的時尚公司,它們往往是因爲設計師和首席執行官互相理解,合作良好。當然,設計師要明白産品、同時要懂銷售和市場需求。首席執行官是在幕後的,從尋找最好的團隊到發展生意都要管理。所以,最好有很好的合作關系,那是時尚公司成功的基礎。”

2.做時尚不是短跑,而是馬拉松

“拿 LVMH Prize 大獎來說,這也是我想要制造影響力的方式。幫助年輕設計師,讓他們有更多視角去觀察、評價自己在做的事。就算他們沒能獲勝(冠軍只有一個),通過參賽,他們也可以有一段很好的經曆。我們也鼓勵他們繼續努力,就算他們第一次不能拿到冠軍,第二年他們依然可以參賽。如果你要做時尚,你要學會堅持。時尚不是短跑,而是馬拉松。頗具諷刺意義的是,時尚越來越像短跑了(應該是說快時尚),但 LVMH 並不想這麽做,我們想得更長遠。”

3.LVMH 大獎的意義在于找到那些在全球各地的新銳設計師

“作爲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公司,舉辦 LVMH Prize 大獎是我們的責任。當然也不僅是在培養創意型人才,還有在生意的方方面面。”

“作爲時尚行業的領導者,LVMH 集團有責任和義務去發掘年輕有才華的設計師,並幫助他們成長。(LVMH Prize 大獎只是一種方式)我們總是在尋找年輕的設計師,比如直接雇傭他們到集團來工作。但 LVMH Prize 大獎的意義在于找到那些在全球各地的新銳設計師。這個獎項對所有人開放,不管你是哪國人,很民主。任何人的申請,唯一的條件是申請的設計師的年齡在 18 歲—40 歲之間,展示或售賣過至少 2 季成衣系列的設計師。男裝、女裝、無性別時裝,這些作品都可以參賽。設計師需要做的就是在網上申請。今年,我們收到了全球 1000 名設計師的報名申請,在第一輪決勝名單中,還有兩名來自伊朗的姐妹。

4.如今做設計師也需要很好的溝通技巧,對商業有認知

“我們要找到是那些有獨特觀點,也有獨特品味的設計師。他們能把一些新的東西帶入時尚。當然,如今的設計師也需要很好的溝通技巧,對商業有認知。設計是一個需要多方面技能的工作。”

“當然,這個比賽是想要挖掘到有獨特風格,也能給時尚帶來新風尚的設計師。但除了才華和特立獨行以外,我們同樣想找到一些很有個人魅力的人。最後進入決賽的選手將會面對來自 LVMH 集團內部的設計師評委,比如 J.W. Anderson, Nicolas Ghesquière、Marc Jacobs、Karl Lagerfeld、Phoebe Philo、Riccardo Tisci ,以及 Bernard Arnault 本人。

5.江山代有才人出,在選擇後繼者時,評委的設計師的主觀性會怎麽影響他們的判斷?

“這就是這些評委每天在做的事情。在他們的工作室,有很多設計師爲他們工作,一年到頭他們都在和不同的設計師打交道。比如最初是 Nicolas Ghesquière 向我推薦了  J.W. Anderson ,說‘你看看他在做的設計’。我認爲,當你自己才華橫溢的時候,諸如 Nicolas Ghesquière、Karl Lagerfeld 這樣的設計師,你就會想要慷慨幫助新生代的設計師。我們集團所有的設計師都很樂意參與 LVMH 大獎,盡管他們很忙,也會花時間和每一個參賽的設計師交談。”

6.對于這些年輕人設計師來說,你最好善于言辭,以便聊聊自己的工作

“比賽時,對于年輕設計師來說,要同時面對那麽多前輩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過去遇到年輕人設計師時,我總是願意觀察一下他們是否容易感到緊張。而且,對于這些年輕人設計師來說,你最好善于言辭,可以和記者、不同的媒體侃侃而談,可以聊聊自己的工作。你必須要能很好地表達自己,讓消費者認識你。”

7.傳播時尚信息的媒介在發生變化,但這不應該改變時尚的品質

“時尚這個行業改變了很多。但這些改變是好的,也很正常。我認爲時尚正在變得越來越數字化。如今,當你去秀場看秀,你看到每個人都拿著一台智能手機。因爲拍照,這些觀衆甚至沒有好好享受看秀這個體驗本身。這與我們那一代的時尚迷有很大的不同。”

“如我之前所說,做時尚還是像跑馬拉松。所有一切都變得那麽快,Instagram 就是一種對現在進行時的寫照。盡管傳播時尚信息的媒介在發生變化,但這不應該改變時尚的品質。”

8.時尚的另一個作用是讓你做夢

“時尚行業把消費者和現實聯系在一起。但同時,時尚的另一個作用是讓你做夢。這就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讓消費者做夢。”



題圖和文內圖來自:careergirldaily.com、si.wsj.ne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