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泰国爆发的新一轮反政府示威为何愈演愈烈?

2020-10-24 11:01:01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泰国此轮反政府示威起于7月18日。10月14日是1973年泰国学生运动致军政府垮台事件的周年纪念日。当天,在“民团2020”等学联团体的组织下,以大学生为主体的两万名青年人在曼谷民主纪念碑附近举行抗议集会,重申“巴育下台、修改宪法、限制王权”三大诉求。晚上,集会队伍冲破警方防线,游行至总理府前示威,并就地扎营过夜。鉴于局势高度紧张,政府于15日凌晨宣布实施国家紧急状态,禁止在曼谷举行五人以上集会,禁止发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新闻或信息。防暴警察依据禁令逮捕主要示威领袖及数十名抗议人士,驱散抗议人群,清除相关设施。此后数日,抗议人群不顾禁令继续走上街头,造成曼谷交通瘫痪,示威活动也逐步蔓延到全国。

此轮反政府示威不同以往

一是矛头首次直指泰王。示威者明确提出 “取消国王军事力量”“废除冒犯君主罪”“不为军事政变正名”等十项改革诉求。此次示威主要组织者“自由人民”不久前改名为“民团2020”,意在向1932年发动革命、推翻绝对君主制的“民团”致敬。示威者表示,将持续斗争,直至“民团”争取建立的君主立宪制真正实现。14日下午,国王车队途径民主纪念碑,部分示威者不惜“惊扰圣驾”,向其行象征反独裁的“三指礼”,引发泰国社会轩然大波。二是脱离了十多年来的他信派与反他信派对抗的政治逻辑。2006年前总理他信遭政变下台以来,他信支持者“红衫军”与保王派“黄衫军”轮番举行反政府示威。此次示威集会的主力和领袖多是未曾从政的学生和青年人。他信派政党“为泰党”领导人此前明确表示,该党不会动员支持者参加14日的集会。14日下午,身着黑衣的示威者与黄衫军针锋相对,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黑黄对峙”取代了“红黄大战”。三是学习乱港分子经验。受香港暴徒启发,泰国示威者充分运用“像水一样”的战术,发挥社交媒体的组织与宣传作用,令警方疲于奔命、事倍功半。

新一轮反政府示威何以至此

一是民众反对军方独裁统治的延续。泰国部分民众一直对2014年时任陆军总司令巴育通过政变长期担任总理抱有怨言。2019年大选,年轻选民本以为能通过选票摆脱军方统治,不料,巴育政府凭借2017年宪法中有利于军方的条款获得连任。今年2月,深受青年人欢迎的众议院反对党——新未来党被泰国当局下令解散后,泰国法政大学等高校大学生纷纷在校园发起集会示威,发誓要升级抗议活动,直到巴育政府被推翻为止。随着新冠疫情来临,反政府示威被迫暂停。今年6月,一位流亡柬埔寨的泰国知名异见人士被不明团伙绑架并失踪至今,民众要求泰国政府彻查无果,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再次升温。而此时,泰国疫情明显趋缓,青年团体顺势发起此轮反政府示威。二是泰王“独善其身”,不顾民间疾苦。2016年继位以来,新国王哇集拉隆功强化王权,对政局影响力攀升。2017年,国王获权决定是否设立摄政王,王令不须政府官员副署;国王获权直接负责王室事务和王宫安全,全权掌控数百亿王室资产;2019年10月,曼谷两支精锐步兵团交由国王直辖,两团在历次政变中发挥关键作用,军方高官也多出自此。更有甚至,国王在疫情之下仍不改“风流不羁”本性,在泰国经济萧条、社交受限、人民困苦之际,他却长期携众妃在德国度假,直到前国王逝世四周年纪念日(10月13日)前夕才归国。泰国青年人普遍质疑国王的存在价值,认为君主制不符合民主制度,改革呼声日益高涨。一些人甚至公开支持共和制。

泰国政局不确定性上升

一是王室地位受冲击,但短期内难以撼动。泰王已强化“王室-军方”联盟中的优势地位,必要时可动用军队力量。今年10月初就职的陆军总司令、军队实权领导人纳隆攀曾任御林军司令,是国王的亲信。“反王”议题争议极大,引发反政府阵营分化,为泰党等政府反对派与本次示威者保持距离。泰国政经精英均已习惯王室存在,且多与其有利益交集,担心改革王室会引发社会动荡、冲击自身利益。

二是巴育政府面临下台压力增大。示威者要价过高,巴育恐难让步。巴育政府已承诺修宪、与示威者对话,但无法满足示威者要求其下台、限制王权等诉求。双方矛盾尚无破解之策,此轮抗议有可能愈演愈烈。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