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抵制中国”?堪培拉能否担得起后果?

2020-12-03 14:02:51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澳大利亚参议员、“一国党”领导人宝林·韩森(Pauline Hanson)近日公开呼吁在即将到来的圣诞节“抵制中国货”。然而,“抵制中国”这几个字说着容易,但堪培拉真要掂量掂量,后果是不是承担得起。在疫情之下,“反华”的澳大利亚来说只能是“得不偿失”的选择。

在经贸领域方面,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已连续几年保持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悉尼先驱晨报》曾报道,中国市场对澳产品的需求增长让其他地方相形见绌,甚至将超过美、日、印等国的总和。事实证明,目前没有一个市场能够取代中国市场在澳洲出口行业的地位。

眼下,关于矿产出口方面的担忧情绪已经在澳政府内部蔓延。12月1日,昆士兰州州长娜斯塔西亚·帕拉夏(Annastacia Palaszczuk)公布的数据显示,与中国不断恶化的关系将进一步打击当地矿业发展,矿业公司最后将面对的是昆士兰州“关闭的矿山”。同日,西澳大利亚州州长马克·麦高文(Mark McGowan)担心铁矿石行业将成为中国关注的“新焦点”。西澳大利亚州一半的出口都面向中国,该州对中国的出口比其他地区的总和还要高。面对担忧,麦高文表示:“我只希望能继续与我们的长期贸易伙伴保持友好关系。”

矿业之外,中国还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农业出口市场、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市场。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2019年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1039.0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8.2%。

如此,对待头号生意伙伴,轻飘飘一句“抵制”恐怕不是应有之态。

而在经贸之外,人文领域的“对华脱钩”也非明智之举。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中,中国留学生占比达到了30%。正如12月2日《澳大利亚人》报道所说,一旦对华关系恶化,澳大利亚的大学面临着更大的风险,比起商品贸易,中断留学生项目将更加简单。报道指出,2019年澳大利亚高校从中国获得了超过70亿澳元的学费,中国留学生在澳总支出达到122亿澳元。

加拿大卡普兰诺大学经济学教授肯·默克(Ken Moak)对《亚洲时报》表示,疫情之下,中国是现实上唯一能帮助澳大利亚再次成为“幸运大陆”的国家,可悲的是澳方选择了玩火,以假新闻挑衅中国,成了美国的盲目追随者,那些反华分子是“导致这个国家被烧毁的罪魁祸首”。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也劝说澳政府,应该学学其他亚洲国家如何“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建议“收起扩音器”。

最后,借用澳大利亚前驻波兰和柬埔寨大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名誉董事托尼·凯文的一句话来奉劝堪培拉:“中国还有很多其他好的选择,但澳大利亚别无他选”。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