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通话只是个开始,巴以和平还需更大政治勇气

2021-07-14 15:42:43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当地时间7月11日晚,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与以色列总统艾萨克·赫尔佐格通了电话。阿巴斯打电话给赫尔佐格,祝贺他成为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感谢阿巴斯,并希望保持经常联系。巴以两国总统均表示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举行面对面会谈。

这是阿巴斯首次与新任以色列总统通话。7月6日,阿巴斯还曾与翌日即将卸任的以色列总统里夫尼通话。自2014年4月以色列拒绝释放1993年前拘押的巴勒斯坦囚犯,并拒绝停止犹太定居者建设以来,巴以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对话就已经中止。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认为,巴勒斯坦领导人在以色列新旧总统交接之际分别与两人通话,展现了双方推动解决巴以问题的意愿。不过,要真正解决巴以问题仍面临巨大挑战。

毫无疑问,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去年2月美国提出所谓解决巴以问题的“世界协议”、导致巴勒斯坦切断与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联系之后,巴以关系遭遇了巨大困难。今年5月10日至5月21日,以色列与加沙地带哈马斯武装之间的严重冲突更是险些将巴以关系带入失控的深渊。过去多年来,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出于追求“绝对安全”的目标,然而,5月的冲突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以色列“绝对安全”的幻想,以至于以色列不得不面对在外与哈马斯作战、对内应付国内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冲突这种“双线作战”的困境。

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左、中、右翼政党组成罕见跨党派联盟,结束了内塔尼亚胡政府对以色列10多年的统治。孙德刚认为,重新推动巴以和谈是以色列新政府展示其不同于内塔尼亚胡政府的一次重要政策宣誓;同时,支持属于巴勒斯坦温和派的阿巴斯政府,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哈马斯进一步增强影响力。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巴以之间要真正实现和平,恐怕还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一方面,无论是阿巴斯与里夫尼的通话,还是阿巴斯与赫尔佐格的通话,在外交层面而言更多是一种礼节式的通话,其务虚性质远大于实质效果。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阿巴斯在通话中提到需要通过一揽子综合方案最终在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实现永久和平,但赫尔佐格并没有对此做出正面回应。孙德刚认为,这也体现出双方在诸如东耶路撒冷地位、犹太定居点扩建、巴勒斯坦难民回归以及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等核心问题上依然存在很大分歧,而且这些矛盾很难在短时间得以解决。

另一方面,巴以各自内部局势仍不稳定,双方均需管控内部分歧。巴以两国内部当前都面临着严重的内部分歧。巴勒斯坦内部分裂已经持续多年,而本应在5月22日举行的全面大选又再度被推迟。分析认为,阿巴斯推迟举行大选的实际原因是巴勒斯坦解放运动(法塔赫)内部纷争已久,阿巴斯担心法塔赫无法形成统一的力量与哈马斯抗衡,有可能重演2006年立法委员会选举失利的情况。哈马斯在2006年立法委员会选举中击败法塔赫取得多数地位。2007年法塔赫与哈马斯爆发冲突,哈马斯夺取加沙地带,法塔赫实际控制约旦河西岸,导致巴勒斯坦陷入分裂。

而以色列新内阁更是一个被外界认为“是因为对内塔尼亚胡的厌恶和仇恨而结成的联盟”。这个涵盖了以色列左、中、右各派政治力量、8个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不但各自政纲就矛盾重重,其在以色列议会的多数地位更是极为脆弱。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前所长、高级研究员埃兰就表示,新政府面临国内外诸多挑战,在内政外交政策上很难有太大改变。孙德刚认为,5月份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冲突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很惨重的教训,对巴以双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如何管控分歧,避免再次爆发流血冲突、使双方再度陷入冲突,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考虑解决问题的事情。

可以说,巴以领导人直接通话、乃至表达希望面对面会谈的意愿,都表现出在5月冲突之后,双方愿意通过对话而不是火箭弹来解决问题的态度。当前巴以之间脆弱的和平,也需要双方付出更大的政治勇气和耐心去维系,战争与冲突不可能为巴勒斯坦这块饱受摧残的土地带来和平,只有以巴领导人负责任地开始认真对话,在“两国方案”的基础上解决冲突的根本原因,才有可能让这块“流淌着牛奶和蜜”的土地,重新迎来和平与发展。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