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被政治毒化的“溯源”计划,注定是一场闹剧

2021-07-29 11:53:1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新冠病毒溯源第二阶段计划,令人震惊的是,其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一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

病毒溯源,这项原本用来查清疫情源头和传播路径,以期更好防范下一次传染病大流行的工作,却在美国的政治毒化下误入歧途。世卫组织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已经严重偏离求真务实的正轨,注定成为一场闹剧。

正如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强调的,中国一直以开放的态度参与国际溯源合作。迄今为止,中国已两次邀请世卫组织专家来华开展溯源联合研究。包括美国等西方科学家在内的专家组成员一致表示,去了所有想去的地方,见到了所有希望见到的人。中方配合世卫组织溯源工作的态度是坦然且积极的,所得出的初步结论为世卫组织开展多点、多方位、立体溯源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特别是第二次考察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是通过其他中间宿主从蝙蝠传染给人类的,该假说被认为“从可能至非常可能”,有关病毒为实验室泄漏的假说被认为“极不可能”,并提出“在全球范围内搜寻可能的早期病例”“研究冷链传播病毒的可能性”等重要建议,与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决议中“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包括中间宿主的可能作用,以减少今后发生类似事件的风险”的表述相呼应。

此外,新的科研成果也表明,全球多国多地开展溯源势在必行。英国《每日电讯报》7月20日报道称,对血液样本的重新检测结果显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0月就已在意大利传播,比武汉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早了2个月。这意味着,武汉或许不是最早出现新冠疫情的地方,新冠病毒或其更早期的病毒版本,早已在没被察觉的情况下悄悄传播。

然而,在前有调查结论指引,后有科研成果支撑的情况下,世卫组织第二阶段计划却放弃了全球多点溯源的既定方略,转而配合美国等少数国家出于政治操弄的诉求,炒作“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说”这样的谬论,显然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弃。

世卫组织调查方向突然180度转弯,背后自然少不了美国等国家的影子。有媒体报道称,日前西方一些科学家因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反对抹黑攻击中国,而遭到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压。如美国政府首席新冠顾问安东尼•福奇曾明确表示,新冠病毒并非起源于人为制造或蓄意操纵,它是自然进化而来,然后传染给人类。然而,在2021年美国掀起新一轮“病毒溯源调查”背景下,一贯以反华著称的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马可•卢比奥和玛莎•布莱克本等人联合呼吁福奇辞职,并让他为美国的新冠疫情负责。重压之下,福奇的态度出现摇摆,5月一次表态中声称“并不确信”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大自然;6月21日又在《纽约时报》播客节目中表示,不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是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

曾随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赴武汉考察的美国科学家达扎克也未能幸免。由于坚持科学精神,公开回击美国媒体的“中国阻碍世卫在武汉的溯源研究”抹黑论调,他遭到美国政坛的威胁,不得不退出新冠病毒溯源研究项目。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传染病与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爱德华•霍尔姆斯曾发布声明称,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随后,霍尔姆斯被污蔑“研究项目由中国政府和军队资助”而受到澳大利亚政府调查,还收到多封装有真实子弹的匿名恐吓信,导致其压力过大而接受心理治疗,无法进行正常的科研工作。

试想,美澳本国科学家尚且被如此打压,曾被美国政客污蔑为“中国帮凶”的世卫组织和其总干事谭德塞又会面临怎样的境遇?世卫组织的突然“变脸”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世卫组织第二阶段溯源已被美国等西方国家绑架,其所谓的调查不过是一场指鹿为马、罗织罪名的栽赃之旅。只不过,中国没有兴趣、也断然不会配合美国出演这样一出闹剧!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新冠病毒溯源第二阶段计划,令人震惊的是,其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一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

病毒溯源,这项原本用来查清疫情源头和传播路径,以期更好防范下一次传染病大流行的工作,却在美国的政治毒化下误入歧途。世卫组织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已经严重偏离求真务实的正轨,注定成为一场闹剧。

正如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强调的,中国一直以开放的态度参与国际溯源合作。迄今为止,中国已两次邀请世卫组织专家来华开展溯源联合研究。包括美国等西方科学家在内的专家组成员一致表示,去了所有想去的地方,见到了所有希望见到的人。中方配合世卫组织溯源工作的态度是坦然且积极的,所得出的初步结论为世卫组织开展多点、多方位、立体溯源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特别是第二次考察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是通过其他中间宿主从蝙蝠传染给人类的,该假说被认为“从可能至非常可能”,有关病毒为实验室泄漏的假说被认为“极不可能”,并提出“在全球范围内搜寻可能的早期病例”“研究冷链传播病毒的可能性”等重要建议,与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决议中“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包括中间宿主的可能作用,以减少今后发生类似事件的风险”的表述相呼应。

此外,新的科研成果也表明,全球多国多地开展溯源势在必行。英国《每日电讯报》7月20日报道称,对血液样本的重新检测结果显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0月就已在意大利传播,比武汉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早了2个月。这意味着,武汉或许不是最早出现新冠疫情的地方,新冠病毒或其更早期的病毒版本,早已在没被察觉的情况下悄悄传播。

然而,在前有调查结论指引,后有科研成果支撑的情况下,世卫组织第二阶段计划却放弃了全球多点溯源的既定方略,转而配合美国等少数国家出于政治操弄的诉求,炒作“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说”这样的谬论,显然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弃。

世卫组织调查方向突然180度转弯,背后自然少不了美国等国家的影子。有媒体报道称,日前西方一些科学家因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反对抹黑攻击中国,而遭到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压。如美国政府首席新冠顾问安东尼•福奇曾明确表示,新冠病毒并非起源于人为制造或蓄意操纵,它是自然进化而来,然后传染给人类。然而,在2021年美国掀起新一轮“病毒溯源调查”背景下,一贯以反华著称的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马可•卢比奥和玛莎•布莱克本等人联合呼吁福奇辞职,并让他为美国的新冠疫情负责。重压之下,福奇的态度出现摇摆,5月一次表态中声称“并不确信”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大自然;6月21日又在《纽约时报》播客节目中表示,不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是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

曾随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赴武汉考察的美国科学家达扎克也未能幸免。由于坚持科学精神,公开回击美国媒体的“中国阻碍世卫在武汉的溯源研究”抹黑论调,他遭到美国政坛的威胁,不得不退出新冠病毒溯源研究项目。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传染病与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爱德华•霍尔姆斯曾发布声明称,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随后,霍尔姆斯被污蔑“研究项目由中国政府和军队资助”而受到澳大利亚政府调查,还收到多封装有真实子弹的匿名恐吓信,导致其压力过大而接受心理治疗,无法进行正常的科研工作。

试想,美澳本国科学家尚且被如此打压,曾被美国政客污蔑为“中国帮凶”的世卫组织和其总干事谭德塞又会面临怎样的境遇?世卫组织的突然“变脸”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世卫组织第二阶段溯源已被美国等西方国家绑架,其所谓的调查不过是一场指鹿为马、罗织罪名的栽赃之旅。只不过,中国没有兴趣、也断然不会配合美国出演这样一出闹剧!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