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反对“溯源恐怖主义”,历数美国七宗罪

2021-08-16 12:54:06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近期,美国新增新冠病例确诊人数屡创新高,但部分美国政客仍痴迷于将疫情污名化、病毒标签化、溯源政治化,处心积虑地污名化中国,鼓噪世卫组织对中国进行所谓第二阶段调查。美国借溯源问题,搞政治操弄,以科学之名,行霸权之实,其所做作为已经演变成不折不扣的“溯源恐怖主义”。细究之,有以下七宗罪:

第一宗罪:傲慢——抗疫不力,漠视本国国民生命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西方国家政府不但未遵循世卫组织指南采取有效的防疫措施,还不断在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上发布错误信息和指引。从隔岸观火到等待所谓“群体免疫”,美国政客利用一系列谎言麻痹本国民众,将政治私利置于人民生命健康之上,导致本国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不断攀升。美国媒体曾报道,多名国会议员一边对公众表示疫情“可防可控”,一边却通过内幕交易在疫情引发美国股市大跌之前抛售大量股票以“完美”避险。

近期随着德尔塔变异病毒蔓延,新冠疫情在世界多国出现反弹,而美国继续充当不光彩的领跑者——日新增病例屡创新高,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500万例,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均居全球之首。

美国《时代》周刊曾发文指出,美国作为一个国家正在“变得对悲剧麻木不仁”,美国人对疫情大流行的态度也“存在一股令人不安的暗流:愿意接受大规模死亡是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第二宗罪:嫉妒——心态失衡,执意抹黑打压中国

美国接连抛出污蔑中国的歪论,折射出对自身抗疫不力导致国家信用丧失的深刻焦虑,也暴露出无端抹黑中国的不良居心。

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率先实现复工复产,率先实现经济稳定复苏,彰显出强大的制度优势和积极对外援助的大国担当。反观西方多国,在疫情开始阶段态度漠然,低估了病毒的危害性和传播态势,待疫情在本国大幅蔓延开来才猛然醒悟,错过了防控的窗口期,导致事态严峻甚至濒临失控。西方精英阶层日益担忧,若标榜“自由民主”的国度不治,西方将何以自处。

为转移国民对本国抗疫不力的指责,美国政客、媒体、学界接连抛出歪论,以掩盖自身应对不足,转移视线。前有颠倒黑白的“病毒起源阴谋论”“中国责任论”“中国赔偿论”,后又两次发表所谓“公开信”,对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的科学结论和报告内容进行肆意曲解。

8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有关议员公布了所谓“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更新版,老调重弹,继续兜售所谓“中国实验室泄漏论”的陈词滥调。其实质都是焦虑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攀升,担忧其“领导权旁落”,不愿让国际抗疫合作为中国“加分”,有意抹黑污蔑、诿过于中国,以对冲中国参与和引领抗疫国际合作的积极作用和道义效果。美国知名学者艾利森直言,疫情期间,美国政治精英将矛头对准中国,是为了避免为抗疫失败承担责任。

第三宗罪:欺骗——罔顾事实,连番炮制“溯源剧本”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要求美国情报机构主导调查严谨的科学工作,并在90天内给出说法。

中情局的“黑历史”世人皆知。当年他们把一小瓶洗衣粉当做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所谓证据,自导自演“白头盔”组织摆拍所谓“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视频,都是美国情报部门的“杰作”。曾担任中情局局长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曾自揭美国情报部门的黑幕:“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美国政府把溯源如此专业的问题交给情报部门,其真实意图不外乎重拾在涉疆、涉港等问题上抹黑中国的惯用手法,制造向中国“问罪追责”的声势。

第四宗罪:隐瞒——讳莫如深,对德堡基地三缄其口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前身是美国从事生物武器研究计划的中心。公开资料显示,德特里克堡与侵华日军731部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二战结束后,美国在几年时间内陆续派德特里克堡的细菌战专家前往日本,向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了解日本细菌等生物武器情况。美国以豁免侵华日军731部队战犯战争责任为条件,获取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数据进行生物武器研究。在731部队《炭疽菌实验报告》《鼻疽菌实验报告》《鼠疫菌实验报告》三份人体实验报告封面上,分别写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此函归还至战后总部档案部”的字样,并盖有“达格威实验基地技术图书馆”的黑色墨印。

历史上,德特里克堡曾多次因病毒泄漏酿成巨大危机。而在新冠肺炎的溯源疑云中,再次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曾报道称,2019年8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突然下令,以“废水净化系统效能不足”为由,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几乎同时,“神秘肺炎”在德堡周边地区出现。美国广播公司曾在2019年7月报道称,距离德堡仅1小时车程的“绿色春天”退休人员社区暴发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症状包括“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气喘、声音沙哑和全身无力”等,也有患者出现肺炎症状。

人们不禁要问,德特里克堡疑云重重,美国200多个生物实验室散布全球,这里面究竟藏着多少秘密?2019年7月弗吉尼亚州北部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大规模暴发“电子烟疾病”,这又有什么隐情?

第五宗罪:暴力——散布政治病毒,煽动仇恨犯罪

疫情期间一些美国政客散播病毒起源阴谋论,炒作“中国病毒论”,煽动排外情绪,由此引发的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大幅增加。

美国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美国16个主要城市中,2020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比2019年上升149%。2021年第一季度,在全美16个主要城市和郡中,警方收到的仇恨亚裔犯罪报案数量,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164%。

“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沉渣泛起并日益膨胀。据美国民权团体南方贫困法律中心统计,美国的白人种族主义组织以每年约50%的速度激增,并且日趋极端化和暴力化。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白人至上主义”已成为新的“跨国威胁”,并在利用新冠疫情获取支持。

第六宗罪:恐吓——违背科学,打压客观发声的科学家

为了强推美国臆造的“新冠来自实验室泄露”剧本,美国对许多秉持专业精神的科学家进行胁迫、诱导和打压。

多名世卫组织人士和研究人员披露,只要他们表示支持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报告,就会遭到来自美国方面的施压,甚至是威胁恐吓。澳籍病毒学家安德森,疫情暴发之初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她以亲身经历驳斥了“实验室泄漏论”,结果频频遭遇恶意辱骂和恫吓,不得不报警求助。俄罗斯病毒学家、世卫组织专家利沃夫透露,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世卫专家都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这些美国人不想让病毒学家说出关于疫情的真相。”

第七宗罪:分裂——固守“疫苗民族主义”,破坏全球抗疫合作

作为全球最大发达国家和本应对全球卫生安全领域合作负起重要国际责任的大国,美国政府在国内不作为和乱作为,在国际上肆意破坏全球抗疫合作,不仅让美国民众付出了惨重代价,更对全球卫生安全构成前所未有的威胁。

疫情暴发之初,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和机构一直致力于全球疫情防控和疫苗研发等工作,而就在他们最需要道义和资金支持的时候,美国不仅切断了本应承担的资金支持,还欠下巨额会费。当各国防疫物资急缺的时候,美国多次在国际运输途中拦截他国订购的口罩和呼吸机等物资。2020年4月,美联邦应急事务管理署突然下令要求3M公司停止向加拿大和拉美市场出口3M口罩,既有订单暂时取消。

当前,美国等发达国家大肆囤积疫苗,在疫苗研发和分配上固守本国优先原则,更是加剧了“谁研发、谁独享”的“疫苗民族主义”态势。美国拜登政府援引《国防生产法》帮助境内疫苗厂商优先获得原材料供应,并强调疫苗将优先供应美国民众使用。3月份,美国政府就锁定了辉瑞、莫德纳、强生的8亿剂疫苗,远远超过其3.3亿人口,实现了超饱和供应。全球范围内的疫苗分配鸿沟不断扩大。

以上七宗罪,桩桩件件,皆是美国所作所为。借溯源问题搞“溯源恐怖主义”,是对科学精神的严重背叛,是对全球团结抗疫努力的蓄意破坏,更是对人类良知底线的挑战。

阴暗操弄,终究不得人心。近期,全球上百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个政党、社会组织和智库向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提交《联合声明》,强烈呼吁世卫组织客观公正地开展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坚决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反对美国等国家以科学之名,行霸权之实。目前,《环球时报》7月17日发起的启动征集“中国网民要求世卫组织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联署公开信”签名总数已突破2500万。全世界都在等待美国给出一个答案。

(来源: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