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白宫版“权力的游戏”最新观剧指南

2017-08-22 14: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 孙成昊 肖河

特朗普执政以来,白宫版“权力的游戏”接连上演。情节跌宕起伏,故事扣人心弦。“国师”班农的离去绝不会是这一精彩大剧的“大结局”,接下来的戏份,轮到另两位主角——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了。

首席战略师“出局”

对于特朗普来说,刚刚过去的肯定是一个让他开心不起来的周末。“国师”班农最终还是没能在白宫首席战略师的位子上坐满一年。

不过,与之前离开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前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不同,此次白宫的声明中完全没有特朗普要求或者接受班农辞职的桥段,只是说班农与新官上任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达成了一致。

班农曾在白宫身居要职。在各派人马挤入白宫,纷纷在特朗普身边瓜分势力范围时,由班农、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白宫办公厅主任普利伯斯、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副总统彭斯等组成的“小圈子”脱颖而出。

其中,库什纳、班农和普利伯斯被外界称为“影子国安会”:

  • 库什纳是与各国政府沟通的桥梁;

  • 班农负责塑造特朗普政府的长期外交战略和“意识形态招牌”;

  • 普利伯斯则 是从可操作角度筛选特朗普其他“效忠者”的建议。

 从左至右为库什纳、班农、普利伯斯

从左至右为库什纳、班农、普利伯斯

随着特朗普执政“渐入佳境”,“派系之争”转化为“主义之争”,各派力量重新组合,以库什纳、科恩为代表的“全球主义派”对阵以班农、米勒为首的“民粹-民族主义派”。由于抱有同样主张的高盛派势力与库什纳等“皇亲国戚”合流,班农一派明显处于劣势,并且被外部美国左翼主流媒体描绘为十足的野心家以及总统的实际操纵者。

结果,班农离场了。他的离开很有可能是反对者们“里应外合”的结果。

尽管美国建制派们无不为班农的离开欢欣鼓舞,而久受班农“背后捅刀”之苦的国家安全助理麦克马斯特,以及被蔑称为“那帮全球主义者”的库什纳和科恩也都能暂时舒一口气,但是白宫的麻烦远远没有结束。

野蛮人的离开?或回归?

2016年8月成为特朗普竞选总统团队执行长的班农,曾供职于极右翼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任执行主席。在他的带领下,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成了美国“另类右翼运动”(alt-right movement)的龙头媒体。

这个网站宣扬民主党精英在移民和贸易两大问题上已经背弃了美国工人,渲染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排外主义甚至白人至上主义的思想。

布赖特巴特新闻网一直全力支持特朗普,而特朗普也经常引用和转发该网的报道。在去年美国总统竞选之夜,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的“脸谱”主页上参与互动的用户数量排名第四位,超过了CNN、纽约时报、福克斯新闻网等主流媒体。

这一次,班农前脚刚离开白宫,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就立刻宣布:班农回归,并担任该网站执行总裁。

班农离开白宫后就立刻接受了保守派媒体《旗帜周刊》采访,他说,现在建制派只会把特朗普变成一位“温和”(moderate)的总统。他认为,在未来的数天,所有人都会看见,特朗普对于夏洛茨维尔事件的调门将更加靠近主流。

不过,班农认为,在自己的“帮助”下,特朗普已经深刻改变了美国政治的面貌。未来,他本人将继续奋斗。

“‘野蛮人’班农重新回来了!”班农告诉媒体,自己在没有白宫的限制下更有活力,他说:“我在外面可以更好地和民主党战斗。”

凯利的崛起

《旗帜周刊》称,凯利成为白宫办公厅主任后,班农在白宫的日子就进入了倒计时。凯利上任之后,就不断有班农和别人发生争执的消息传来,并且白宫内部还有秘密人物对班农的政敌实施打击。

其中被打击的一位还是凯利非常同情的对象,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他在阿富汗问题上和班农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按照美国政治惯例,白宫办公厅主任一职相当重要,很大程度上能够决定“觐见权”的分配,向来只能由总统的第一政治心腹担任。与白宫办公厅主任相比,即使是理应与总统亲密无间的国家安全顾问也只能靠边站。

这样看来,前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并不合格。他虽然坐在白宫中枢位置上,却发挥不了中枢神经的作用。白宫一帮“大员”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向来我行我素、各自为政。

而凯利,作为美国退役将领、前国土安全部部长,对于整饬白宫官员的纪律问题,则很有一套。

为立下规矩、杀鸡儆猴,凯利上任当天就撤了才上任十天的白宫通讯主任斯卡拉穆奇,因为后者通过媒体“乱咬队友”,犯了美国军人的大忌。

在凯利的“拨乱反正”中,白宫似乎正显示出一派“中兴”之象。但凯利的军人脾气和相对弱势的政治地位,恐怕终究也没法让他在“凤凰池”中久待,说不定哪天他就会和特朗普爆发争执。

 7月31日,凯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宣誓就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他握手

7月31日,凯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宣誓就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他握手

麦克马斯特的“逆袭”

今年3月,接任国家安全顾问不久的麦克马斯特曾想把国安会负责情报项目的高级主任瓦特尼克调走,原因只有一个——瓦特尼克是班农的人。

但班农和库什纳联合建言特朗普,保住了瓦特尼克。麦克马斯特权势之弱可见一斑。

今年7月至8月,麦克马斯特对国安会展开“大清洗”,先后解雇了四位高级官员。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支持弗林和班农的反全球化理念。

这些人事变动充分表明麦克马斯特已经掌握国安会人事大权,预示着班农即便不出局,也正逐渐失去影响力。

同为军人出身的麦克马斯特理应与凯利,以及美国防部部长马蒂斯有更多共同语言。麦克马斯特未来必须进一步向“协调者”或“谋士”的角色靠近,三人齐心协力形成白宫内部“军人帮”,才能从不同层面影响美国对外决策走向,填补班农离职后的空间。

然而,麦克马斯特政治根基单薄,能否游刃有余地应对白宫波谲云诡、错综复杂的权力斗争还有待观察。一方面,他被质疑无法成为代表总统特朗普的“信使”,另一方面,蒂勒森、马蒂斯、彭佩奥(中情局局长)等官员都有绕过他直接面见总统、打乱国安会跨部门协调职能的“后门渠道”。

因此,麦克马斯特的地位并不稳固,而特朗普本人对国安会难以形成长期战略已颇有微词。白宫内部甚至传出了麦克马斯特与国务卿蒂勒森及防长马蒂斯关系日趋疏远,决策影响力日渐下降,甚至可能被中情局局长彭佩奥取代的消息。

一旦麦克马斯特被替换,特朗普领导下的国安会的风格可能再次转向。


作者孙成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肖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