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拒绝认证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有哪些考虑

2017-10-16 14:5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丛培影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宣布了对伊朗的新战略,“不认证”伊朗是否遵守了核协议,对伊朗革命卫队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将会和盟国商议共同制裁伊朗。从参与竞选到就任总统以来,特朗普就一直对奥巴马政府与相关各方达成的伊朗核协议表达不满,称协议对美国而言是灾难性的,并威胁要退出协议。那么,特朗普对伊朗核协议为何不满?核协议的前景如何?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会有哪些变化?

特朗普与奥巴马:单边与多边的选择

伊朗核协议是伊朗与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经过艰难曲折的谈判,于2015年7月达成的,协议随后经联合国安理会批准通过,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欧盟、美国及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由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督查伊朗履行协议情况。

特朗普认为伊朗核协议是美国所签署的最糟糕的协议,他指责伊朗违反核协议,违背协议精神。他表示伊朗核协议是为了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尽管美国履行了承诺,但是伊朗仍然在采取加剧地区冲突和不稳定的行动。他认为伊朗核协议存在的严重缺陷,这包括未来可能取消对伊朗核计划起到关键限制作用的“日落条款”。

所谓日落条款就是伊朗在核协议期限之后可以恢复铀浓缩的活动内容。另外,特朗普指出核协议还存在执法力度不足和几乎没有提及伊朗导弹计划。

事实上,特朗普希望达成一份涵盖所有议题的协议,但此类协议在过去的谈判中已被证明是难以达成的。

伊朗核协议是奥巴马在任期内在外交领域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虽然在国内外都存在一些争议,却对改善美伊关系、缓和中东紧张局势具有积极作用,可以被视为是奥巴马的“外交遗产”,特朗普上台后采取的表态和行动几乎否定了奥巴马所有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其中包括修改医改法案、退出TPP、退出《巴黎协议》。

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坚持的“美国优先”原则,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在重拾小布什政府推行的“单边主义”,即完全从本国国家利益出发,不考虑美国的国际责任与义务。

这也体现在特朗普和奥巴马对美国应遵循外交基本原则的不同理解。奥巴马在就任总统后,采取的主要措施是纠正小布什政府的单边外交政策,重拾多边主义,注重通过谈判与协商解决国际冲突与矛盾,最大程度地减少“单边主义”对美国国际形象造成的损伤。现实中,多边主义必然会使主权国家让渡部分权利,付出一定代价,与此同时,它也会使国家行为更具法律依据,受到更多认可,即承担更多责任,获得更多权力。

奥巴马从理性角度出发,认为伊朗核协议可以通过多边层面约束伊朗对外行为;相比之下,特朗普则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认为伊朗核协议不能限制伊朗的对外行为,且对美国整体的中东战略不利。

调整协议的“权力皮球”踢给美国国会

特朗普此举还是在落实其竞选承诺,即对伊朗核协议这样一个灾难性的协议,他上台后会推动美国退出。然而,伊朗核协议并不是双边协议,它是一份多边协议,且经安理会表决通过,具有国际法律效力。美国单方退出核协议是多边主义原则的破坏,也违反了国际关系基本原则,将严重影响美国的国际形象。

欧盟委员会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在布鲁赛尔接受采访时表示,核协议不是一项双边协议,也不是国际条约,此类协议不能在任何单个国家总统手中终结。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就此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示三国提请美国政府重新考虑采取任何可能破坏伊朗核协议的措施可能会给美国和其盟国带来的潜在威胁。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此也表示不能在外交中使用威胁和挑衅性的言辞,此种行为必将面临失败。

根据《伊朗核协议审查法》,美国国会要求总统每90天认证一次这份协议,如果总统拒绝认证的话,国会将会在之后的60天里,重新考虑这份协议的命运。

按照日程,10月15日是特朗普最新一次认证这份协议的截止时间,在过去的9个多月里,特朗普虽然对协议十分不满,但已两次确认了伊朗遵守核协议。

此次特朗普的“不认证”举动,并不意味着美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而只是将球踢给了美国国会,国会可以就此表决是否对伊朗重新实施此前已解除的制裁措施,特朗普的行动表达了他作为总统的立场,至于最终决定权将有国会行使。根据此前美国主要欧洲盟友表态支持伊朗核协议,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如果通过了新的制裁决议,就可能进一步撕裂与盟国间已经不和谐的关系,使美国陷入被动。

“伊斯兰国”之后特朗普目标直指伊朗

目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处于被彻底打败的边缘。据外媒报导,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即将收复整个拉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部分武装人员正在试图通过谈判退出拉卡。在特朗普看来,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被击溃后,美国的下一个打击目标应锁定为伊朗。从地缘政治角度分析,伊朗的导弹对美国的传统盟友以色列的生存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此外,伊朗还与沙特在中东地区还在争夺宗教影响力。

以色列和沙特对特朗普的行为表达了支持态度。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表示,特朗普创造了一个修改存在严重缺陷协议的机会,可以遏制伊朗的侵略行为以及惩治其支持恐怖主义的罪行。沙特对特朗普的表态表示欢迎,认为解除制裁可能使伊朗发展弹道导弹计划,促使其有更多资金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反政府武装。

可以说,特朗普的行动使他的中东政策更加清晰化。特朗普认定伊朗是中东地区局势持续紧张的“罪魁”,美国未来的主要目标是遏制伊朗,实现美国和主要盟国重新掌控局势。

特朗普和沙特的表态表明,两国有共同的利益关注点是伊朗在解除制裁后会继续支持中东地区的什叶派力量,这包括叙利亚阿萨德政府、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武装等。

同时,2018年伊拉克也要举行大选,伊朗能够会为支持其政策的政党和候选人提供更多资金支持,进而左右选举结果,这可能会威胁到现任总理阿巴迪获得连任。此外,胡塞武装力量的壮大会威胁到盟国沙特的国家安全。

因此,对特朗普而言,伊朗虽然是中东地区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但如果不能完全控制伊朗,就只能采取实际行动最大化的虚弱其在中东的力量。


作者丛培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以色列海法大学亚洲研究系博士后。

(来源:观点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