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日本大选 | 一唱一和,我总算见识了小池粉的威力

2017-10-20 15:2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胡万程

眼下日本正逢选举季,候选人在选举车上用高音喇叭激情高昂演说的同时,车下围观群众的表现也是一道有趣的风景线。

有的观众是选举人的忠实铁粉,他们从选举人的主页得知演讲的时间地点,提早赶来现场,带着应援物品赶来支持;有的观众本身关注政治,偶然路过,或多或少听过这个选举人名字,便驻足听听他的竞选宣言与政策纲领;有的观众是纯粹的“吃瓜群众”,听到人声鼎沸,便过来凑凑热闹。

除了上述的三类人,还有两类特殊人群:一类是“托儿”,他们是选举人团队的人,身着统一服装,帮助造势、维持观众秩序;另一类是“黑粉”,他们不支持这个选举人,在演讲的时候,不时喝着倒彩,高声喊着让选举人难堪的话。

比如最近自民党的二阶候选人在演讲的时候由于被倒彩行为持续打断,直接发飙对着底下观众怒吼“你们给我闭嘴!”,惹起争议。

上周一早上,我在东京池袋车站附近,恰逢希望之党候选人,一个叫若狭胜的前司法机关人士在演说,就近距离观察了下。这天是10月9日,是自安倍首相9月28日解散国会众议院后,各方选举人被允许在各大街头开始活动的首日。日本和中国一样,讲究个喜头,选举人在第一天的首次演讲被称为“第一声”,而希望之党又是日本今年的风云人物——小池百合子刚刚组建的党,小池本人也身着深绿带有金属质感的“战袍”前来助阵。

明星小池

为什么小池所带领的希望之党会选择池袋作为选举演讲“第一声”的地点呢?这里不得不提到池袋选区与小池百合子的关系。

池袋选区是东京的第十选区,小池百合子开始刮起政坛旋风之初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当时她形单影只从这里出发,结果一路过关斩将,击溃执政党自民党支持的东京都知事人选,成为这个国际大都市的第一把手。接着,挂着她名头的都民第一会,在今年7月又狂胜成为首都议会第一大党。可以说,池袋车站就是小池百合子的福地。

周一当日,我刚下池袋车站就感受到了与往日的不同。虽说这个站本身就很大,车水马龙,但是这天已经到了有点摩肩接踵的程度了。我是跟着人潮一步一步往前挪动,人群中不乏带着专业摄影器材的各路媒体人马。来到西出口,可以看到远处的选举宣传车已经被人群环绕的水泄不通,各种长枪短炮的摄像头也对准了车上主角。

先是若狭胜候选人登台,他介绍了他长达33年司法界工作的职历,以及包括“防范恐怖袭击,修正法律不合理之处,重塑日本社会价值观”等竞选纲领,最后是阐述加入希望之党的动机。可能是因为知名度较小,且大家关注点都在随后登场的小池百合子身上的原因吧,若狭胜演讲的反响比较一般,他演讲的时候看起来也有一些拘谨,缺少与底下的互动,终于讲到希望之党部分的时候,底下身着绿衣的“托儿”,各种应和,大声回应,稍稍使得场面回暖了不少。

 希望之党候选人若狭胜

希望之党候选人若狭胜

接着小池登场。不愧是小池军的圣地,看到本尊上台,底下的群众瞬间沸腾。许多人连忙掏出手机,本来以为他们只是拍几张,却发现大家普遍都是录像模式,举着手机就没有放下来。小池也不负众望,演讲技巧要比若狭胜高出不少,声音高昂,情绪饱满,抑扬顿挫,同时表情也非常到位,善于与台下观众互动,经常对底下喊“皆さん、いかがですか?(你们觉得怎么样啊)”,底下的观众也很给面子,“そのとおり!”(说得对!),“小池さんの言うとおり!”(正如小池女士您所说!)“いいぞー!”(说得太好了!)。

可能是因为只是助战的原因吧,全程听下来,不得不承认小池演讲的内容还是稍显单薄。她介绍了自己之前做环境大臣、防卫大臣时期的成绩,介绍了当东京都知事以来的改革成果,强调了不能让安倍“独裁”政权一人独大,作为新建政党要与之前的既得利益的老一派决裂,要改革政治体制,为日本社会带来希望。

话说得很漂亮,但说实话大多是老调重弹。这些年来,凡是日本刚诞生的新政党都说要改革,但实现的渺渺无几,最终都无果而终,民众们也有点心灰意冷。关于未来这个希望之党的具体政策计划在这场演讲里更是完全没有提到。演讲过程中,台下的一部分“黑粉”也根据这一点进行了攻击,“綺麗ことばかり!”(只会说漂亮话!),“都政に専念しろ!”(你还是专心于东京都的政治吧!)。不过,池袋的支持者毕竟还是更多,黑粉们叫了几句便在支持者的怒视中消停下来。

偶像小泉

见识完小池旋风,我继续在池袋站溜达,没想到在一个小时后的池袋站东口,我见到了如同国内浦东机场流量明星驾到,粉丝接机般的骚动现象。先是有一阵子短促而尖利的女声尖叫,随着大批按着闪光灯啪嚓啪嚓的记者跟来。我定睛一看,哦,原来是偶像实力派候选人——小泉纯一郎之子,小泉进次郎来了。

 小泉进次郎

小泉进次郎

小泉家族的名声无需我多介绍。虽然小泉纯一郎由于参拜靖国神社等右翼行为使得在中韩等国家名声很差,但不得不说他在日本国内是21世纪以来一位好评度很高的首相,从他长达5年的任期也可见一斑。小泉纯一郎有两个儿子,都看上去一表人才,一个叫孝太郎,是位混迹演艺圈的演员,另一个叫进次郎,他接过了父亲的衣钵,进入政界,现在是自民党的众议院议员兼笔头副干事长。

在日本政界这个讲究家族身世的世界,进次郎一有显赫的家世,而有面容姣好的外形,再加上本身也是上进心很强的性格,很快通过其父亲的关系在自民党内崭露头角,同时收获了一大批粉丝,不同于鲜肉偶像的女性粉丝居多,他继承父亲先锋偏右的政治倾向,他的拥趸通常是男女通吃。 小泉进次郎虽不在东京都第10选区这里参加选举,但是自民党让他这天此时在池袋站出现,可以说利用“偶像小泉”与“明星小池”打对台的意味十分明显。

 新生代的政治力VS女性时代的政治清新风

新生代的政治力VS女性时代的政治清新风

希望在哪里

就如同小池百合子建立的新党名称一般,她目的在于通过壮大此党,为日本社会带来希望。笔者住在日本四年多了,感觉这个国家确实是法制健全,社会稳定,福利完善,但物极必反,太过稳定反而导致过时的、老旧的势力过于庞大,新生力量很难发展,一个人从小到大,从上的学校,学的专业,进的第一家公司就差不多能看到之后的人生,这对于朝气蓬勃的年轻一代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是感觉不到希望的。所以“希望”这个词对于日本的普通民众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小池在希望之党的宣传片中,从一条原本黑暗的通道,穿过代表“旧政治势力”肥头大耳的中老年男性政治家人群中,慢慢走向光明,同时屏幕上打出“永别了,一团糟的政治”,影像中的清新之风给人印象深刻。

但是由于安倍意外地提前解散国会,20多天前刚刚组党的希望之党真的不能说是准备充足。就拿选举活动日程公布来说,相比较于自民党公布所有候选人的各地演说日程,希望之党除了小池百合子的助战演说日程公布之外,其他主要候选人的时间和地点至今没有出现在官网主页上。支持者即使想到场支持,但由于无法提前安排时间,也是显得困难重重。

同时,小池之前选举的一贯作风就是利用对手老派、顽固、陈旧、歧视女性来反衬自己的年轻,进步清新且顽强不屈的形象。但这次她最大的对手自民党直接启用了新生代的小泉进次郎来当头牌,相比之下,她反而成为了较为Old school的那方。

查阅这周各大媒体的选举初期民调,执政党自民党大概是30%-40%,希望之党从最初的接近20%,反而慢慢滑落到12%-14%左右,可以说如果按照这样投票下去,安倍提前解散国会可以说是起到了完美的效果,今后的修宪之路将会是一马平川。

为何希望之党的民调支持率跌得如此之快,仔细想来大概是因为两点。第一点,根本原因在于这个政党才刚刚成立。一个成立时间不到一个月的政党,连网络主页都没能做到尽善尽美,你指望它能够肩负改革整个日本政治,带领国家前进?这是非常不现实的一件事。

第二点,在于希望之党的形象顾及层面。原本希望之党成立之初,日本民进党的党首就看准了小池的旋风之势,提出要解散全党,加入希望之党。要知道民进党可是中央最大的在野势力,参众两院共有超过130多位席次。如果希望之党能够吸收掉这份力量可以说,直接就成了在野党的最大势力,没有其他小党可以匹敌了。

但警觉到两党合流威胁的自民党,立即抛出希望之党只会是“民进党第二,换汤不换药”的说法,一下子让小池很难办。新党的形象非常重要,她不愿那批老民进党员来破坏好不容易打出的漂亮招牌。于是,她说,希望之党不会照单全收,会“亲自筛选”入党成员。这下可好,原本民进党内部就有不少不甘心,不愿意被并入的党员直接不干了,这些党员直接分裂,自创“立宪民主党”,在民调支持率上获得了15%-20%的支持率,比希望之党甚至还高一些。

也许我们不该对新生的政党如此苛刻,但是就这次国会大选而言,10月22日投票之日在即,希望之党的胜选希望,说实话恐怕真的不容乐观……


作者胡万程,早稻田大学政治研究科硕士生。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