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肯尼迪遇刺案最后档案,特朗普为何要“晒”不要“捂”?

2017-10-26 10:5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廖勤 李雪

26日,美国前总统肯尼迪遇刺案的机密档案保密期将到期。届时,尘封半个多世纪的最后一批3000多份文件有望首见天日。不过,打开档案的“钥匙”最终掌握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特朗普为何同意解密?

根据1992年美国国会的一项法案,肯尼迪遇刺案的机密文档应在25年内陆续解密。此前,已陆续公开过一批档案,但最后一批文件仍被“雪藏”,美国国家档案馆计划在26日“大限”前将其公之于众。

虽然法律规定的档案保密时效将作废,但是作为总统,特朗普有权以“损害美国情报、军事、执法行动和对外关系”为由,叫停国家档案馆的解密行动。

如果他亮红灯,那么这批档案可以继续保密。但是,迄今来看,特朗普似乎有意“开绿灯”。他在21日发推称,除非得到其他信息,否则作为总统,他将允许公开肯尼迪遇刺案的机密文件。

为什么特朗普不倾向于动用手中的保密“特权”?

白宫的说法是要力求透明化,尊重公众的知情权。白宫发言人林赛·沃尔特斯称,白宫的目标是确保向公众披露最大限度的数据和信息。

但是,英国《独立报》称,密件公布时机微妙。如今,正值“通俄门”调查的当口,批评人士猜测,特朗普同意公布这些文件,旨在转移人们对他涉嫌“通俄”的调查。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公布这些秘密档案能使参与“通俄”调查的情报、安全部门难堪。

据美国新媒体Quartz报道,美国新闻网站“InfoWars”主播亚历克斯·琼斯近日发布了一段名为“特朗普准备发布肯尼迪遇刺文件,深层国家也随之恐慌”的视频。所谓“深层国家”(Deep State)指的是国家安全权势集团,其核心是情报部门、国防部和国务院等政府机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就是“深层国家”的重要组成,两者最初谎称刺杀肯尼迪的凶手奥斯瓦尔德为苏联人卖命,但现在这些机构也在做同样的事——大肆宣扬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人勾结。对特朗普来说,允许发布这些文件就能再次证明联邦情报机构有多么不靠谱。

对于是否要公开最后一批文件,也一直存在支持和反对两种声音。历史学家和记者敦促总统公布文件,一些共和党人士也支持公布。但是安全部门却坚决反对。安全官员表示,其中一些信息仍属于机密,因为包含了有关近期情报和执法行动的重要信息。可能让一些仍在执行任务的情报人员和线人身份曝光。CIA局长蓬佩奥主张将保密期再延长25年。特朗普的政治顾问兼密友罗杰·斯通认为,CIA之所以不愿公布文件,是担心这些文件会显示,凶手奥斯瓦尔德受过CIA训练、培养并实施暗杀。

不过,在《大西洋月刊》看来,特朗普之所以希望“晒档案”,只是借“透明度”的名义,再次点燃“阴谋论”,以顺应民意,巩固他的选民基础。

评论称,特朗普本人对阴谋论并不陌生。在2016年竞选中,特朗普毫无根据地声称对手、共和党参选人克鲁兹的父亲与奥斯瓦尔德有染。特朗普还在竞选中传播“出生主义论”(Birtherism)——特朗普质疑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这显然是一种吸引眼球的做法,它帮助特朗普巩固了未来选民的基础,而这些选民最终帮助他胜选。”

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瑟夫·乌辛斯基指出,特朗普建立了一个拥护阴谋论的选民联盟。“特朗普没有任何政治经验,因此他不得不诉诸阴谋论来证明自己的参选资格。特朗普对那些有阴谋思维、通常不愿投票的人具有吸引力,特朗普也利用阴谋论来激励他们。”

“现在,对特朗普来说,把肯尼迪遇刺归于阴谋论是一个绝佳的主意,”乌辛斯基说,因为最近的民调显示,60%的美国人相信肯尼迪遇刺是一场阴谋或是其他性质。

但是,特朗普此举也助推了两个新的阴谋。第一,制造媒体是美国人民的敌人,媒体与“深层国家”勾结的印象。第二,让公众相信肯尼迪遇刺的官方说法值得怀疑。

在《多疑之心:为何我们会相信阴谋论》的作者罗布·布拉勒顿看来,阴谋论适用于弱者。

“特朗普本人不是弱者,但他懂得如何让弱者叙事为他服务,他也明白阴谋论是如何捕获人心的。”《大西洋月刊》评论。

资料图:1963年11月22日,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达拉斯遇刺前一分钟正乘车参加游行。图片来源:东方IC

资料图:1963年11月22日,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达拉斯遇刺前一分钟正乘车参加游行。图片来源:东方IC

剩余档案有“猛料”吗

肯尼迪在1963年意外遇刺后,这起暗杀至今疑云密布。那么,最后一批秘密文件是否会抖出一些“猛料”,揭开遇刺真相?  在大多数研究肯尼迪遇刺案的资深专家看来,即使最新文件公开,也不太会有爆炸性的或决定性信息。

《盖棺定论:奥斯瓦尔德与肯尼迪遇刺事件》一书作者波斯纳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即将公布的资料不会提供任何决定性证据——它不会突然证明,肯尼迪遇刺事件实际上有三、四名凶手,其重要性在于它能填补一些历史漏洞

不过,一些研究人士认为,这3000多份文件可以“更清楚地展示调查的各个方面”。

比如可能会披露枪手奥斯瓦尔德在刺杀两个月前对墨西哥展开6天访问的一些内幕。此前公布的FBI文件显示,奥斯瓦尔德在墨西哥公开谈论了关于杀害肯尼迪的打算。

“墨西哥之旅隐藏了和暗杀有关的章节,很多(未知的)历史事件都在这段时间发生。”曾担任《纽约时报》记者的菲利普·谢农说。

波士顿大学副教授托马斯·惠伦也认为这批密件公布会对解释凶手的墨西哥之行带来启发。他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说,奥斯瓦尔德是凶手无可置疑,但最大的问题是,他是否参与更广泛的阴谋。他在1959年曾前往苏联,并一直居住到1962年,这段经历与暗杀是否存在联系。

同时,这些秘密文件还可能透露CIA当时对奥斯瓦尔德与古巴和苏联之间关系到底了解多少。

“奥斯瓦尔德见了苏联间谍和古巴间谍,CIA和FBI也在对他进行密切监视。难道FBI和CIA没能掌握足够证据在暗杀发生前就证明他是一个威胁?如果他们当时抓住已发现的证据并采取行动,或许暗杀就不会发生。”谢农说。

谢农认为,情报调查机构可能担心,如果这些文件全部公布,它们的无能和笨拙就会暴露无遗。“他们明知道奥斯瓦尔德是个危险人物,但没有向华盛顿发出警告。”

谢农还指出一个看点,就是这批档案是否包含证据能证明特朗普对克鲁兹的指控,即他的父亲与奥斯瓦尔德有过交集,两人曾在新奥尔良合过影。

曾写过大量肯尼迪遇刺案文章的前记者杰斐逊·莫利预计,剩余未公布的档案还可能包括一些上世纪60年代CIA高级官员的文件,他们或许知道CIA当年在墨西哥监视奥斯瓦尔德的细节。莫利说,他渴望看到詹姆斯·安格尔顿的一份从未公开过的证词,从1954年到1975年,他担任CIA反间谍部门主管。

主张“阴谋论”的斯通则认为,即将公布的档案将显示奥斯瓦尔德与中情局和FBI的联系比已知的更广泛,且持续时间更长。波斯纳也表示,这些档案将向世人展示FBI和CIA是如何不断掩盖事实真相的。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