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后"伊斯兰国"时期,叙利亚代理人战争色彩更明显

2017-11-01 16:4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国一直未大规模派军进入叙利亚作战,特朗普时期的总体收缩态势也不会改变,美国并没有与俄罗斯进行正面冲突的意愿。

据报道,近期,叙利亚战场形势再次出现重大进展,“叙利亚民主军”攻占了“伊斯兰国”组织的“首都”拉卡,叙利亚政府军也在加快向叙伊边境地区挺近,而“伊斯兰国”组织控制的地盘大幅缩水,完全覆灭已为期不远。后“伊斯兰国”时期的势力划分与权力分配正成为叙利亚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

叙利亚“四方”博弈变“三方”争雄

在后“伊斯兰国”时期,叙利亚国内的形势已悄然生变,国内各方势力版图发生改变,外部力量进一步分化组合,而博弈环境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首先,叙利亚国内各方势力版图发生明显变化。叙利亚政府军控制范围大幅扩展,并力争进一步扩大战果。以库尔德人武装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军”控制了部分国土,并攻占了拉卡等战略要地,势力已然壮大。叙反对派在南部和北部占有基本地盘,不过实力遭到削弱,依然派系林立。叙利亚国内由原来的“四方”博弈变为“三方”争雄,特别是叙利亚政府与库尔德人之间的矛盾急剧上升。

其次,外部力量进一步分化组合,加紧为新的权力分配开展争夺与布局。叙利亚政府受到俄罗斯、伊朗等国支持;库尔德武装受到美欧等西方国家支持;反对派受到土耳其、海湾阿拉伯国家及西方国家的支持。在此基本格局未变的同时,也呈现出一些新的变化。

比如,美俄两国的态度日益暧昧和有所保留,而地区大国土耳其、伊朗的介入力度可能增大。土耳其为打击库尔德人这一心腹大患而进一步介入,而伊朗全力支持巴沙尔政权解放全部国土,同时二者的合作意愿也在上升。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凭借阿斯塔纳和谈这一机制,俄罗斯、伊朗与土耳其行动更趋一致,占得先机。

最后,“伊斯兰国”组织败亡使各方借重的反恐旗号不再那么有效,各方势力将更为直接地为争夺地盘和权力而战。由于失去了“伊斯兰国”这一共同的战斗目标,且为了在战后权力分配中占据更为有利的地位,叙利亚国内三方势力必然加大对势力范围的争夺,相互之间爆发直接冲突几乎无法避免,并将日益频繁。此外,由于国内各方势力背后均有外部大国的强力支持,代理人战争的色彩可能更为明显。

美俄将爆发直接冲突?

在叙利亚形势出现新变化和各方势力博弈加剧的背景下,由于美俄各有支持的重要力量,介入程度日益加深,进而呈现出深度利益捆绑的特征,叙国内各方博弈和冲突的加剧有将美俄拖入直接冲突的危险。

美国当前依然不承认巴沙尔政权的合法性,并将库尔德人作为主要支持对象和重要抓手。此举既是借此遏制俄罗斯的影响力,并阻止政府军控制全国,也是将库尔德人势力作为遏制伊朗“西进”的双保险。

后“伊斯兰国”时期,遏制伊朗的势力扩张正在成为美国地区政策的首要考虑。特别是在伊拉克库尔德人受到联合打压、实力受损的背景下,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崛起为美国提供了阻挡伊朗的新选择。但美国一直未大规模派军进入叙利亚作战,特朗普时期的总体收缩态势也不会改变,美国并没有与俄罗斯进行正面冲突的意愿和充足条件。

而俄罗斯由于在叙利亚战场投入过多,希望能够减少消耗和损失,因此虽然继续支持巴沙尔政权,但并不支持其武力统一全国。

俄罗斯会积极推动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和谈,加快政治解决进程,同时对库尔德人势力壮大持暧昧态度。俄罗斯既没有与美国进行冲突的意愿,也一直希望能借此增强与美国开展更大范围博弈的筹码。在叙利亚问题上,与美国保持斗而不破的态势,并寻求有利时机和美国进行某种利益交换是俄罗斯的现实选择。

因此,虽然在叙利亚爆发直接冲突的危险不断上升,但美俄两国均没有进行直接对抗的政治意愿,也存在一定的合作空间,很难想像两国爆发直接冲突。对于未来可能因意外事件发生的擦枪走火风险,预计两国将加强现有的战场沟通机制,加大对所支持的“小伙伴”的约束力度,并努力通过外交途径平息紧张事态。

(来源:新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