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闪辞”后又出尔反尔 黎巴嫩总理到底有什么苦衷?

2017-11-27 09:4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田思奇

三周前,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突然在出访沙特阿拉伯期间宣布辞职,令外界揣测他被沙特挟持,致使黎巴嫩、沙特和伊朗局势更为紧张;本周三(11月22日),在黎巴嫩独立纪念日当天,已经安全回国的哈里里突然又宣布搁置辞职决定。

哈里里拥有黎巴嫩和沙特双重国籍、有一个担任过总理的父亲、自己又两度坐上父亲的位置;他既是黎巴嫩最有影响力的政治领袖之一,又凭借超过10亿美元的身家在《福布斯》杂志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占有一席之地。

另一方面,与沙特渊源颇深的哈里里一直无法摆脱外界安插的“沙特傀儡”称号。总理父亲于十多年前死于暗杀,而哈里里本人组建的联合政府一直面临着内外交困的局面,少有作为;就连哈里里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产业价值也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大幅缩水。

显然,近日的“出尔反尔”远远不足以描绘哈里里丰富又曲折的47年人生,和他“黎巴嫩优先”的梦想。

1970年4月,哈里里出生于沙特。22岁时,他从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获得了工商管理学士学位。随后,他返回沙特开始打理家族产业,他的父亲拉菲克·哈里里(Rafic Hariri)也于同年开始出任黎巴嫩总理。

2005年初,已经辞去总理职务的拉菲克·哈里里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遭遇汽车炸弹袭击身亡。他的儿子不仅继承了父亲在沙特的众多产业,同时就此踏入黎巴嫩政坛。

据新华社报道介绍,黎巴嫩是一个多教派的国家。根据相关协议,该国总统、总理、国民议会议长分别由基督教马龙派、伊斯兰教逊尼派,伊斯兰教什叶派人士担任。2009年底,属于逊尼派的哈里里首次出任总理。

同一年,联合国安理会设立特别国际法庭,开始对拉菲克·哈里里遇刺案进行调查审理。但真主党领导人一直要求总理哈里里拒绝国际法庭调查其父遭暗杀身亡事件。真主党方面认为,国际法庭的调查工作是“美国和以色列阴谋的一部分”。

不到两年后,特别国际法庭对四名黎巴嫩真主党成员就老哈里里遇刺提起诉讼,但真主党否认其与暗杀有关。同时,在哈里里前往美国会见时任总统奥巴马时,黎巴嫩政府中真主党一派的10名部长集体辞职,导致政府自动解体,哈里里也就此下台。

2011年,卸任后的哈里里出于安全考虑搬到了法国,直到2014年才返回黎巴嫩。值得注意的是,自1920年起,黎巴嫩便由法国委任统治,直到1943年才宣告独立。时至今日,法国一直同这个原殖民地保持着密切联系。

《福布斯》杂志资料显示,哈里里是沙特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Saudi Oger的董事长兼CEO,这也是他的主要财富来源。作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反对者,哈里里曾被叙利亚政府指控出资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这也是他不得不前往法国躲避相关指控的原因。截至2016年3月,哈里里的身家为14亿美元。

去年底,哈里里再次当选黎巴嫩总理,但他作出的妥协是同意支持真主党的奥恩(Michel Aoun)出任总统。半岛电视台文章认为,哈里里的妥协是沙特对黎巴嫩影响力减弱的象征。同时,哈里里在沙特的产业遭遇现金危机破坏了他在黎巴嫩的政治影响力也是原因之一。

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口号类似,哈里里也多次强调“黎巴嫩优先”。今年7月,哈里里在接受美国媒体Politico专访时表示,拥有450万人口的黎巴嫩接受了150万叙利亚难民,​这是黎巴嫩为全世界作出的巨大贡献——“不然他们就会跑到全世界各个角落去”。因此,哈里里认为,黎巴嫩应当得到补偿。

然而,要实现“黎巴嫩优先”并不容易。尽管联合政府顺利组成,但哈里里领导的阵营亲沙特和西方,而以真主党和总统奥恩为首的阵营亲叙利亚政府和伊朗,双方分歧严重,在联合政府中内讧不止,导致政府少有作为。

英国《独立报》驻中东记者罗伯·菲斯卡(Robert Fisk)近日写道,几年前他采访哈里里询问对方是否享受担任黎巴嫩总理时,哈里里总是不断重复:“我在跟随父亲的脚步。” 菲斯卡指出,哈里里不断提及父亲这一点引来了外界的嘲讽。

而当菲斯卡再问道,作为黎巴嫩总理是什么感觉时,哈里里说:“你知道,这是我的责任。但我很想念以前在沙特的时光。那是我可以开车带着家人在晚上驶入沙漠,让沙漠的风吹过我们的脸庞——没有警察、没有保安、没有军队、只有我们一家的日子。”

新华社文章也指出,哈里里的政治资本可谓完全承自父亲,但他缺乏父亲的政治魅力和号召力。因此,在黎巴嫩的复杂政治生态中,他无法掌控全局。

尽管拥有沙特国籍,其家族与沙特颇有渊源,但哈里里对沙特并不如外界所想象的那样百依百顺。关注中东地区的美国媒体Al Monitor文章提到,在首个任期内,哈里里就曾向美国抱怨沙特向他施压,指使他与叙利亚政府和解。最近,沙特还在不断要求哈里里不要掺和叙利亚的事务,不可以屈从于真主党的威胁。

到了今年11月4日,哈里里在沙特的电视讲话中称,他本承诺寻求黎巴嫩的团结和统一,但面对如今这种因真主党和伊朗造成的无力掌控的分裂局面,他既不会向真主党和伊朗屈服,又不愿让黎巴嫩民众失望,因此突然宣布辞职。

然而宣布辞职后,哈里里也没有立刻返回黎巴嫩向总统奥恩提交辞呈。事实上,外界根本不知哈里里究竟人在何处。因此,诸多猜测认为,哈里里在沙特的逼迫下辞职,并被扣为人质。这一说法被哈里里本人和沙特方面多次否认,唯有真主党深信不疑。

11月12日,失联八天的哈里里终于现身,在沙特接受了黎巴嫩电视台的采访。在采访中,哈里里再次强调自己没有被软禁,“我在这里是自由的,如果我明天想出门,明天就可以出门”,沙特国王萨勒曼对他“就像自己的亲儿子”。他同时表示,如果黎巴嫩真主党同意不插手地区争端,他将考虑收回辞职申请。

在此次公开露面中,哈里里曾一度热泪盈眶;当记者问他是否还有话说时,哈里里说没有,因为他“累了”。

上周末,应法国总统马克龙邀请,哈里里携妻子和大儿子​前往巴黎。据报道,在巴黎现身的哈里里看起来很放松,其状态与在沙特时被精心安排、访问受限的露面截然不同。

11月21日,从沙特启程,辗转法国、埃及、塞浦路斯多地的哈里里终于回到黎巴嫩。他首先去了父亲的墓前祭拜,随后在次日容光焕发地出席黎巴嫩独立纪念日阅兵仪式。

在本周四(11月23日)举行的阿拉伯银行业年度会议上,哈里里表示,刚过去的一段时间为黎巴嫩敲响了警钟。黎巴嫩不应置身于地区冲突中,应该更加专注于自身利益和国内局势的稳定:“周边问题很重要,但黎巴嫩本身更重要。”

但这位70后总理是否仍打算正式提交辞呈、“黎巴嫩优先”政策将如何实现、该如何应对黎巴嫩真主党的挑战,这些还需留待日后由他进一步阐释。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