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自导自演当庭服毒 前波黑将领的毒药从何而来?

2017-12-02 10:14: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曾经做过电视剧导演的前波黑克罗地亚族部队将领普拉利亚克在11月29日的审判上导演了自己的最后一幕:用旁观者的姿态喊出自己的名字,宣称“普拉利亚克不是战争犯!我心怀蔑视地抗议!”

之后,正在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出庭的普拉利亚克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一个小瓶子里喝下毒药,数小时后在医院不治而亡。这位曾经的导演成功地用这戏剧性的一幕抢走了观众对审判本身的关注。

被控反人类罪、战争罪、驱逐杀害穆斯林族的普拉利亚克并非本周才被判罪名成立:2013年他在一审判决中被判处20年监禁,早在2004年普拉利亚克就已经被前南刑庭收审,本周的判决仅是宣布维持对其的20年监禁不变。

对普拉利亚克等人的审判是前南刑庭的最后一场审判,完成任务的前南刑庭将于12月31日关闭。但现在,这个位于荷兰海牙的刑庭需要解决一个计划之外的问题:普拉利亚克的毒药是怎么被带上法庭的。

“海牙希尔顿酒店”

荷兰检查官菲肯切(Marilyn Fikenscher)11月30日表示,初步调查显示,普拉利亚克喝下不明液体的小瓶子里“确实有能致命的化学物质”。

但菲肯切并没有透露具体是什么化学物质,前南刑庭此前已经邀请荷兰警方对普拉利亚克之死进行独立调查,以查明“致命化学物质”的来历。

现在,曾关押普拉利亚克的国际刑事法庭拘留中心成了调查重点之一。

这座拘留中心位于席凡宁根,距离海牙市仅有10分钟车程。二战期间,德国人将此地用来关押荷兰的抵抗武装组织成员;现在,国际刑事法庭、前南刑庭、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将此地用于关押全球最臭名昭著的战争罪嫌犯。

《爱尔兰时报》曾于2013年对席凡宁根拘留中心进行过实地探访,发现这是一座非常现代化和人性化的拘留所。

拘留所的一间标准牢房有15平方米大,里面有床、盥洗盆、厕所、卫星电视、收音机、咖啡机和电脑,电脑一般不能上网。

从晚上9点到早上7点半,嫌犯们被关押在各自的牢房内。但白天,他们可以出门走动,去图书馆、健身、按摩;参加绘画、烹饪、音乐等课程或者接受心理辅导。

除了提供三餐之外,被关押人员还可以要求提供符合自己文化或饮食习惯的食物。利比里亚前总统泰勒就曾经通过自己的律师抱怨,称拘留所的饭菜太“欧式,不符合非洲人的口味”。

由于被关押人员的平均年龄已经有59岁,拘留所还配备了完善的医疗服务。被关押人员还可以会见律师、家人等访客,但必须有警卫监控;拘留所同时配备了专门的夫妻会面室,警卫并不会进入此类会面室。

为了调侃拘留所相对舒适的环境,周围的居民给它起了一个昵称——“海牙希尔顿”。

席凡宁根拘留中心的牢房。图片来源:法新社

席凡宁根拘留中心的牢房。图片来源:法新社

安检漏洞?

进出过前南刑庭拘留所的辩护律师考夫曼(Nick Kaufman)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想带入拘留所的任何私人物品都必须上缴,“液体、香水都会经过检查,但不会检查其成分”。

之后,这些物品会被记录在册,一周中会有一天,由警卫将这些物品交给被关押人员。考夫曼认为,“理论上,如果有人送进了什么液体,都会有相关记录”。

前波黑塞族军队司令姆拉迪奇的律师罗宾森(Peter Robinson)对有人能给普拉利亚克传递毒药表示惊讶。

罗宾森说他在姆拉迪奇审判期间每天都要前往拘留所:“我们来探望时要经过两次安检,过两个金属探测器。你不能带饮料,连一瓶水或者可乐都不能带。所有东西都会被搜查。”

他称曾经见过普拉利亚克与家人会面的场景,“家人会面属于私人会面,警卫不会在屋子里,会待在门外”。罗宾森还指出,“如果有特殊许可”,被关押人员还可以见自己的医生。

然而克罗地亚律师米库里奇(Goran Mikulicic)在接受CNN采访时则表示,“每个人都可以轻松地给普拉利亚克带进毒药”。他说家人、朋友、记者、律师都能去看望普拉利亚克,但只有律师能带包。

还有荷兰媒体报道称,对于普拉利亚克能带毒药到法庭,一些律师并不吃惊。因为法庭安检时主要是检查电子产品、衣服包里的东西,而普拉利亚克使用的瓶子很小,“很有可能就被带进来”。

普拉利亚克之死并不是前南刑庭在审判期间出现的第一次意外死亡。

1998年,在等待最终判决期间,塞族嫌犯多克马诺维奇(Slavko Dokmanovic)在牢房内用领带上吊自尽;2006年,已经承认参与对非塞族人屠杀的巴比奇(Milan Babic)用皮带和塑料垃圾袋上吊身亡。

同样在2006年,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在拘留所内死亡。虽然有怀疑认为米洛舍维奇死于自杀,但内部调查报告称,没有证据显示米洛舍维奇死于毒杀或自杀。

普拉利亚克饮下不明液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普拉利亚克饮下不明液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打劫”审判

1993年设立的前南刑庭负责审判1991年以来,在前南联盟境内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的犯罪嫌疑人。但普拉利亚克之死却在克罗地亚政府和民众当中引发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在部分民众心中,普拉利亚克是遭受不公正审判的“英雄”。数千克族民众在波黑莫斯塔尔市举行烛光纪念活动,悼念普拉利亚克;周四,克罗地亚总统基塔洛维奇称普拉利亚克的死“深深刺中了克罗地亚民众的心”。

但在波黑集中营里幸存的记者奥布拉多维奇(Amer Obradovic)在Twitter上发文表示,集中营里的受害者经历了“最恐怖的折磨,但他们都没有自杀。他们是勇敢的人,而这些‘伟大的军队领导人’和将军只是懦夫”。

在1991年的克罗地亚独立战争中赢得民心的普拉利亚克随后参与了惨烈的波黑战争。在审判中,普拉利亚克被控在波黑战争时期通过设立集中营等手段强行驱逐穆斯林,并对波黑南部的穆斯林实施种族清洗和大屠杀。

1992年到1995年的波黑战争造成10万人死亡、220万人流离失所,仅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就导致8000多名穆斯林丧生。

巴尔干半岛转型正义组织发表的评论文章认为,普拉利亚克在出庭时服毒自尽造成的恶劣影响不仅是逃避法律的惩罚,而且是已经被定罪的战犯“打劫了”审判,让所有的焦点都变成了“关于他们自己”。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