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奥地利极右翼政党入阁,欧洲来到临界点?

2017-12-20 10:14: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安峥

18日,奥地利新政府——由保守派人民党和极右翼自由党联合组成——正式就职,31岁的库尔茨成为欧盟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令人惊讶的是,与极右翼政党长期反欧盟的态度,以及此前威胁举行“脱欧”公投的论调相反,新政府承诺“效忠”欧盟。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在欧洲心脏地带,保守派和极右势力的联盟是一个不祥的转折。

相反的选择

10月中旬,奥地利人民党凭借反移民、削减福利和打击伊斯兰组织等政策主张,一举赢得奥地利全国大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在移民等问题上,人民党的立场与自由党大同小异,后者正是用民粹主义的政纲确立起自己的名声。在选举中,自由党以26%的得票率名列第三。在新政府中,它将掌管包括外交、国防和内务在内的6个部门。有评论称,手握“红色按钮”,自由党稳稳当当地成为人民党最有力的执政伙伴。

CNN称,一个棘手问题是:奥地利将在明年下半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届时欧盟预计将通过一系列重大改革。

过去几十年里,在西欧大部分地区,开明的现代保守主义,如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都对国家持“开放”的理解:坚定地相信一体化的欧盟;在妇女权利、同性恋权利和种族多样性等文化问题上,已度过了争议期。他们通常能为主流民众提供可靠的政治家园,也构成了对抗欧洲民族主义极端分子的基本屏障。在今年夏季的竞选活动中,默克尔拒绝借用极右翼选择党饱含种族主义色彩的措辞。尽管过去四年,选择党的国内支持率一路上升。

德国这粒沙子,映照出整个欧洲的处境。有观点认为,如今,欧洲的命运“不成比例”地掌握在保守党派手中,也掌握在他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上:是否与民族主义极端分子“勾结”、或将他们排除在外。然而,奥地利新总理库尔茨的选择恰恰与默克尔相反。

欧洲的新现实

库尔茨不仅在竞选活动中大肆模仿极右翼的“偏执”,现在还将与自由党一起执政。作为总理,库尔茨的副手将是自由党的主席斯特拉奇。据报道,斯特拉奇年轻时曾参与“新纳粹运动”,尽管现在他否认自己的激进主义立场,并叫停了党内成员极端主义的做法,比如在公共场合行纳粹礼等。

外界预计,根据奥地利各党派的联合组阁协议,收紧移民的相关政策很快将付诸实施。今后,当寻求庇护者抵达奥地利时,他们的手机和所有现金都将被暂时扣留,以便政府审查手机数据,并在庇护案件等候受审时为他们的食宿“埋单”。

CNN称,库尔茨短视的机会主义为极右翼和它们的狭隘思想盖上了一枚合法的邮戳,也向奥地利和欧洲其他国家表明,像自由党这样的政党在这个现代民主国家拥有一席之地。更危险的是,奥地利显然不是唯一一个持这种观点的国家。与2000年奥地利第一届保守党—极右翼政府成立所掀起的抗议风暴不同,至今为止,欧洲国家的批评相对克制和低调。换句话说,这就是欧洲的新现实。

德国智库“欧洲稳定计划”分析师格莱德·卡纳斯认为,库尔茨和默克尔体现了欧洲保守派的不同“信仰”。“默克尔在面临移民危机时告诉德国人,‘我们可以处理好’,并制定了政策来做到这一点。但库尔茨将难民形容为西方文化和欧洲社会福利的基本威胁。现在,他与一个政党联合起来,在一个未曾遭遇恐怖主义袭击的国家,动员一场伊斯兰恐惧症。库尔茨处理移民的方式,与匈牙利总理维克多·奥尔班的做法如出一辙。”

也有评论称,奥地利“向右转”出现得“不是时候”——危机重重的欧盟正受到横扫大陆的民粹主义者的围攻,正为生存而战。奥地利的中欧邻国(比如匈牙利、波兰)将获得错误信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也将如此。他们会认为,“欧洲应该更内向更排外”的观点将成为欧盟的规则,而不是欧盟的例外。

在奥地利新领导层诞生后,法国极右翼政党领导人勒庞的评价耐人寻味。她说:“对欧洲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