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亚太日报观察 | 抵制大象旅游并非大象保护的出路

2018-01-15 12:5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陈家宝

泰国大象营大象踩死中国旅行团领队的事件引起人们关注。如何向游客提供警示,加强象营的安全监管,成为泰国旅游部门亟需探讨的问题。同时世界各国媒体上出现了泰国大象旅游业中出现的虐待大象的报道,由此引发了抵制大象旅游的呼声。

许多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从动物保护主义的角度,以象夫手上的铁钩,大象脚下沉重的锁链等细节将游客座下的大象的生活描绘得悲惨不堪,许多媒体甚至呼吁游客抵制大象旅游。而这引发了泰国旅游业的不满,称大象旅游在泰国有悠久的历史,并已成为了泰国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泰国,驯象、大象表演是一种古老的文化,虐待大象的说法站不住脚。

大象的安置

象是泰国的文化图腾。古时大象曾用于战争,和平时代多用做伐木的交通工具。随着泰国禁止伐木,大象失业,流入城市。泰国许多城市一度出现象满为患。

此后,民间集资建立的象营安置大象,将大象表演和骑大象作为吸引旅游的项目。专门研究亚洲象的泰国玛希敦大学比较心理学家约书亚·普罗尼克说,一头大象每天要吃掉250公斤的食物,它的食物和住宿每月要花费1000美元。若无旅游业,大象将无处可去,也没有人为它们的食物买单。

拥有约200头大象的泰国大城府大象宫殿(Elephant Palace)的主人莱通元接受采访时说,旅游项目的收入除了用来为大象开销买单,也为象夫提供了就业,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以让他们专心照料好大象。

大象表演的背后

娱乐观众的大象才艺表演背后曾被动物保护人士描述成每头大象的噩梦。

大象宫殿的大象表演负责人蓉通赛介绍说,每头大象的天性禀赋都不同,象营在挑选大象进行绘画、跳舞等才艺表演训练时会根据大象的兴趣而定。

“大象智商很高。有些大象在色彩斑澜的画作前拖也拖不走,并很容易学会画画;有些则如小孩般开朗好动,一听到音乐就随节奏摇摆,天生喜欢跳舞。象营会让所有大象接触各种才艺表演,挑选出对这些表演接受度高、为数不多的几头,并根据其身体状况安排训练,如表演跳舞的象只能是年幼的小象,才适合做出伸腿的动作。”她说。

蓉通赛说,才艺表演只有在象夫和大象高度默契的交流下才能完成,是人与象和谐共处的体现,她希望更多人前来观看,感受驯象艺术的魅力。

骑象并非虐待

铁钩、锁链、象背上的铁座椅都无不激起动物保护主义者的谴责。

泰国著名兽医洛特告诉记者,被保护动物人士视为虐待大象凶器的铁钩千年前已有使用,是象夫和象交流的工具。“铁钩一般不会太锋利,象背皮厚,象夫需要特定工具来让大象有所感觉,这同时也是象夫在大象发狂时自卫的工具。”

他说,一头成年亚洲象的体重约为2-3吨,所能承受的重量是其体重的10%,一般两人的重量是大象可承受的范围内,如不能承受,大象会剧烈摇摆以示反抗。骑象无异于人们骑马、骑骆驼,与虐待动物无关。且足够的运动量才能保证大象的健康,成年大象每日工作时间应在8小时以内。

兽医认为,人们只关心大象的工作内容,而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对大象平日的照顾。均衡的饮食、适当的隐蔽、较好的休息环境和完善的医疗等都是大象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而这些恰是有一定旅游收入的象营才能长期提供的。

“象营中大多是家养象,与野象不同,它们需要象夫的照料、象营的食物供给,更需要与人相处的环境,如像极端环保主义者倡导的那样将其放生野外,失去求生能力的它们将更难存活。”

庇护所并非大象最好归宿

曾在泰国清迈常驻的调查记者希拉莉在一篇大象生存状况报道中写道,在泰国,许多盈利性的“庇护所”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试图将自己的形象和其他的象营区分开来,并声称自己是唯一不会虐待大象的机构。

在日益高涨的大象旅游反对呼声中,同样收取门票的大象庇护所成为环保主义者提倡的去处, 被认为是大象保护事业的出路。

驯养大象愈40年的瑞典大象专家丹·凯尔游历亚洲多年,密切关注着泰国的大象庇护所。他在调查中发现,泰国20%的庇护所里,大象都患有肺结核,且皮肤病比例增高。原因是为了让一批批志愿者与游客体验“照顾”大象、为其洗澡,大象每日在烈日下被多次放入河中,由于过度暴晒及河流水质污染,许多大象得了皮肤病。

他指出,很多庇护所收容了残疾的大象,却没有规范的医疗系统,而屡屡让没有专业知识的庇护所来客体验为大象上药。某种程度上,庇护所用大象的可怜形象来迎合来客的“救世主”心态和“爱心”。

反之,在象营中,大象由于要表演和工作,象营大多重视医疗系统的建设,保障大象的健康。而大象在每日工作、锻炼下,健康状况较好。

丹·凯尔说,庇护所里拒绝对大象使用铁钩、锁链及传统的驯象方法,经常发生大象伤害象夫及游客的事件。

兽医洛特则认为,象营和大象庇护所虽然管理形式不同,象营以大象的劳动换取利润,庇护所贩卖与大象近距离接触的体验,两者都通过大象盈利,殊途同归。

他说:“象营和庇护所里的大象都没有自由,大象从看似剥削它们的营地里去到‘有爱’的庇护所,其实只是转移了牢笼。两者若都能照顾大象的需要,就没必要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评判孰好孰坏。”曾在泰国国家公园和野生动植物保护局任职的大象专家玛塔纳说,泰国的家养象有4000多头,野象数量约为3500头,随着泰国森林面积的急剧缩小,野象数量已达到饱和,不可能将家象放回野外,放回野外他们也没有生存能力。驯养大象无论从人力、土地、管理上看,成本都颇高,没有旅游业的支持,家象的生存将更为困难。提高象营的监管,提高象夫的待遇和驯象技能,加强立法、对虐待动物的行为进行重罚,改善大象的生活环境,建立象营安全、健康认证体系,才是有效解决方案。


作者简介:陈家宝,系亚太日报驻泰国记者,亚太智库研究员。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