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A站停服:市场不相信眼泪,情怀不能当饭吃

2018-02-03 12:2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智库评论员:宋涛(资深媒体人,军事评论员)

如果你是资深二次元文化爱好者,那么A站、B站一定是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如果你是深度宅文化爱好者,那么昨天一定是悲伤的一天:A站无法访问了!

A站是国内著名二次元及相关小众文化爱好者聚集地AcFun弹幕视频网的简称,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与简称B站的Bilibili视频弹幕网站并称为国内ACG(动画、漫画、游戏)文化的两大支柱。A站创立于2007年,最初是由一群热爱ACG、痴迷于二次元文化的爱好者发起建立的,后来诸多风头无两的网站,如B站、斗鱼等,其实都是从A站孵化出去的。但和诸多爱好者建立的网站一样,A站从创立之初就存在的根本问题是,这群人并不是以做企业、做市场的思路来做这个网站,而真的是把A站当成了ACG爱好者们的精神家园和交流乐土。套用网上流行的说法:A站是一个纯粹讲情怀的网站。但,A站最终也在这个定位上碰得头破血流。

Acfun官方微博截图。截止发稿前,已有超过3万多网友留言,6万多赞和转发。(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Acfun官方微博截图。截止发稿前,已有超过3万多网友留言,6万多赞和转发。(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Acfun官方微博号下,众多网友呼吁A站开会员,粉丝们希望缴纳会费为A站续命。(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Acfun官方微博号下,众多网友呼吁A站开会员,粉丝们希望缴纳会费为A站续命。(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其实A站的危机远不止这一次。基本上,从创立以来,A站就不断遭遇各种风波:从管理层的变动不定、到经营方向的变幻莫测、再到历次融资的飘忽游移,可以说,A站的十年发展之路一直都是坎坎坷坷、磕磕绊绊,能走到今天才停服,已经算是奇迹了。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运营极其业余,思路极其混乱。

也许A站的用户对于这个评价会感到不满,但A站在运营方面的业余简直是骇人听闻。举个例子,从2000年开始,任何做网站的人都该有一个最起码的常识:做网站是需要ICP证的。2000年9月25日公布施行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国家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备案制度。未取得许可或者未履行备案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而A站直到2015年还被曝出没有ICP证;而作为一个视频网站必备的网络视听许可证更是付诸阙如。在A站运营至今的十年多里,虽然管理团队不断变化对公司的正常运营确实有影响,但每一个管理团队都没有想到去把这些必不可少的证件办下来,只能说他们也许太专注于内部的竞争了吧。

A站在运营方面上的另一个业余表现就是在融资方面。要知道,视频网站一向是各种类型网站中最烧钱的,没有之一。这一点从目前最火的各个直播网站的运营成本就能看出来。而作为一个2007年就创立的视频网站,A站的首次融资居然是在2015年!一般这么晚才融资的企业都是运营情况良好,利润丰厚的才对吧?但A站并不是。根据2016年披露的财报,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仅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亏损这么严重还不融资,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当时的运营者并没有真的打算把A站做大,要么就是当时的投资人有钱任性把A站当成玩具。但不管哪种情况,无疑都是在损害A站的发展前景。

网友自发纪念A站。(图片来源:网络)

网友自发纪念A站。(图片来源:网络)

2016年的公报还表明,A站的日常经营也做得很糟糕。作为一个日均IP访问量超过300万,原创UP主超过10万的一个ACG网站,无论是在流量上做文章,还是在原创内容上做文章,但凡稍微用点心来做经营,一年的营业收入无论如何也不止363万啊。要知道,很多地方性的专业网站一年都能轻松赚到上千万。这再次证明管理团队要么是忙于内斗无心经营,要么就是纯粹太业余。

2015年以后,虽然A站的几轮融资看起来热热闹闹,但最后到位的资金却并不多。例如,2015年8月,优酷土豆/合一集团宣称以5000万美元投资A站,但事实上谁也没看到这笔钱;2016年华策影视号称要投资5000万人民币给A站,然而实际到位的只有1000万元;2016年11月,中文在线宣布以2.5亿元人民币投资A站,换取13.51%的股份,但实际到位只有1.31亿元……这其中,A站历任管理团队的业余和内斗无疑是融资不顺利的重要原因。

A站股权结构。(数据来源:网络)

A站股权结构。(数据来源:网络)

相比较之下,B站虽然是脱胎于A站,但2009年才成立的B站却在2013年就引入了专业的投资公司IDG,2015年更是抓住了有钱的“大金主”腾讯,这就让B站的资金链宽裕得多。同时,B站还及时拿到了一个视频网站应该拥有的所有许可证——也许这其中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但至少人家是很认证地想办法让自己无懈可击。更重要的是,B站在最近几年的运营中,不是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发展,而是积极投资周边相关企业。近几年大火的漫画和动画产品《那年那兔那些事》的出品公司就是B站的投资对象之一。这种绝对专业的举措让B站的发展有足够的宽度、广度和厚度,才能不断保持向前的动力和创意来源。

A站与B站应用月均DAU对比。(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A站与B站应用月均DAU对比。(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A站的崩溃其实始于去年6月。6月22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消息:要求新浪微博、AcFan、凤凰网等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的网站平台按照规定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9月5日,北京文化执法部门又依法对A站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作出4起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万元,同时责令该网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而视听节目正是A站的核心业务。这两记连续重击直接反映在资本市场:此前宣布投资2.5亿元人民币的中文在线立即放慢了拨付资金的节奏。这一变化立即导致资金链本就紧张的A站陷入窘境,甚至连员工的工资一度都发不出来。

虽A站的日常炸站早已让用户习以为常,但2017年11月24日至27日,网站连续三天无法正常访问的超长崩溃,让不少网友、“知情人士”和媒体纷纷分析猜测A站是不是“遭遇了不测”被关停。(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虽A站的日常炸站早已让用户习以为常,但2017年11月24日至27日,网站连续三天无法正常访问的超长崩溃,让不少网友、“知情人士”和媒体纷纷分析猜测A站是不是“遭遇了不测”被关停。(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到了这个时候,A站从市场和商业角度看已经彻底成了不良资产:收入寥寥、成本巨大、麻烦不断,更要命的是,直到这个时候,A站除了资历、情怀和寥寥几个IP之外,根本拿不出未来发展的方向和盈利的模式。用创业界的俗话说,连讲故事都讲不圆了。这种情况下,哪个投资者也不愿意来当“冤大头”。这次停服之前,A站的新一轮融资已陷入胶着,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胶着显然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新的突破。

也许,陪伴我们10年多的A站真的将慢慢消失在互联网的大潮中。而A站的经历也再次提醒我们:在商言商,经营和盈利是企业的天职,这一点在互联网世界里也同样适用。市场不相信眼泪,更不相信情怀。一切不讲盈利、不讲经营的情怀都是耍流氓。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