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战机被击落和以色列的“尴尬”,叙利亚局势会失控吗

2018-02-12 09:0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王晋

以色列国防军2月10日表示,为回应来自叙利亚军事基地无人机进入以控制区,以军当天出动战机对叙境内多个军事设施进行空袭,遭叙方地面防空火力回击。参与空袭的一架以色列F-16战斗机被叙利亚防空部队击落并坠毁,飞行员安全逃生。

这是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以色列空军战机第一次被叙利亚境内的防空火力所击落,事件也引发了舆论的广泛担忧,担心未来以色列会加大对于叙利亚境内军事目标的打击力度,进而导致叙利亚局势的全面失控。

以色列在叙利亚的安全关切

如果想要探究未来叙利亚的战场态势,就必须先要理解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独特立场与角色。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有自己的独特关切。

一是叙利亚境内武器流向问题。随着2013年黎巴嫩真主党出兵叙利亚,以色列一直十分担心叙利亚遗留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会落入真主党手中。也正因为如此,以色列数次派遣飞机深入叙利亚领空,打击真主党和叙利亚政府军的“可疑目标”,确保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被真主党和其他与以色列敌对的组织掌控。

此外,随着伊朗和国际社会就核问题达成协议,以色列十分担心俄罗斯向伊朗提供先进武器,包括最近向伊朗交付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以色列认为,伴随着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制裁,伊朗势必会重新资助哈马斯、真主党、加沙地区的“吉哈德”(Jihad)等组织。因此以色列需要俄罗斯做出保证,防止先进武器落入伊朗和真主党等手中。

二是戈兰高地问题。1967年以色列从叙利亚手中夺得并一直占据戈兰高地,但是国际社会普遍仍将戈兰高地视作叙利亚领土。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戈兰高地叙利亚一侧成为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尤其是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支持阵线”的控制区域。自2015年初以来,有不少媒体报道称以色列情报机构帮助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控制戈兰高地叙利亚一侧和打击叙利亚政府军。

叙利亚问题和谈的目的是实现叙利亚境内的和平,而这将不可避免地涉及戈兰高地问题。在此之前,德国和美国都已公开表态,希望“戈兰高地问题能够通过协商解决”,而内塔尼亚胡政府长期以来声称“戈兰高地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国际社会关于戈兰高地是叙利亚领土的共识相矛盾。

第三,以色列不愿意看到伊朗及其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在戈兰高地周边存在的问题。以色列将伊朗介入叙利亚内战视为对于自己的威胁,并将伊朗和与之关系密切的真主党武装视为以色列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如何能够降低伊朗和真主党在叙利亚战场的影响力,尤其是减少其在戈兰高地周围区域的存在,是以色列对于叙利亚内战后政治和军事安排的主要诉求。而以色列的“底线诉求”也很简单:不允许伊朗军事力量和真主党出现在戈兰高地周边40公里范围内的地区。这个距离是以色列根据自己部署在北部地区“铁穹”防空体系拦截叙利亚境内发射的、针对以色列目标的火箭弹的预警时间而测算出来的。

以色列的现实尴尬

对于以色列来说,尽管有着多方面的关切,但是自己在叙利亚战场上的特殊角色却十分“尴尬”。

首先,以色列并没有与叙利亚政府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因此无法直接与叙利亚政府进行对话;而伊朗和以色列更是仇敌,加上真主党被以色列定义为“恐怖组织”,因此以色列无法通过对话的方式来向叙利亚内战有关各方直接表达自己的关切。而且以色列自身犹太国家的属性,使得当前以色列无法参与到有广大伊斯兰国家参与的叙利亚问题和平进程当中,这让以色列无法通过外交途径直接的表达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战略和利益诉求。

其次,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尴尬”体现在美国角色的缺失。长期以来,美国事实上是以色列对外政策和国际参与的重要代言人。对于以色列来说,如果美国能够出面组织未来的叙利亚战后格局,那么无疑是最好的选项。毕竟从历史上,美国一直在中东问题上,帮助以色列维系利益。但是无论是奥巴马政府,还是特朗普政府,事实上对于介入叙利亚都并无太大兴致,叙利亚内战的主导权实际上被美国“让渡”给了俄罗斯。因此以色列无法通过美国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尤其是在戈兰高地周边地区,美国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几乎无法立足,因此无法在实际上帮助以色列表达关切。

第三,俄罗斯无法满足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愿望。对于俄罗斯来说,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好伙伴”。一方面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与以色列之间的意识形态矛盾不复存在,双方的经贸往来不断加强;另一方面,冷战结束前后,苏联地区大批犹太人移民回到以色列,在改变了以色列国内社会结构和面貌的同时,也成为了以色列和俄罗斯关系的重要纽带。一些苏联移民,成为了以色列国内各个领域的重要人物,比如现任以色列国防部长、“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主席利伯曼,就是苏联移民。

以色列也意识到了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重要作用,也一直以来希望通过外交沟通的方式来与俄罗斯达成某种默契。在1月底俄罗斯索契叙利亚问题对话会议召开之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刚刚结束了对俄罗斯的访问,并且与普京举行了会谈,表达了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独特关切,尤其是突出了以色列在北部面临来自于叙利亚的“伊朗威胁”。但是作为叙利亚问题的协调方,俄罗斯不可能为了以色列的利益而放弃与叙利亚问题重要一方——伊朗——的关系,俄罗斯在事实上也无法影响到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范围。

以色列在叙利亚有着自己的关切,但是却不能直接通过参与国际会议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关切,美国和俄罗斯也无法代替自己表达利益诉求。因此在现实的利益关切面前,以色列只能凭借自己的军事优势来不断地介入叙利亚内战,试图表明自己的立场,设立自己关于叙利亚未来军事政治安排的“红线”。而当以色列战机被击落,以色列的军事介入遇到抵抗,未来以色列和伊朗、真主党乃至叙利亚政府军发生冲突的概率,也就必然大大增加。如何管控当前的危局,考验着各方的政治智慧。


作者系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候选人;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