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南非执政党“逼宫”祖马:不能因为一个人牺牲一个党

2018-02-14 10:2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2月12日,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党执委会经过13小时的会议后决定,召回(recall)或罢免(remove)总统祖马继续担任国家元首一职,要求其在48小时内辞职。

整个党和一个人

在外界眼中,他曾是一位“扳不倒的总统”。自2009年上任以来,尽管一直不被看好、不被信任,但祖马总能安然挺过丑闻,并在8次国会不信任投票中屹立不倒。不过,2018年,他似乎将遭遇政治生涯最脆弱一年。

路透社称,自去年12月副总统拉马福萨当选党主席以来,非国大党内裂痕日益表面化,要求祖马提前结束第二任期的呼声越来越高。迄今为止,尽管祖马仍保留着党内一支派系的支持,但几位关键盟友已相继离去,如非国大党副主席马布扎等,党内支持他的声音已经相当微弱。

与此同时,祖马和非国大党也面临着沉重的外部压力。长期以来,反对党一直揪着四大问题,要和祖马“死磕”:一是在祖马任职期间,南非经济每况愈下,目前已陷入衰退;二是祖马及其家人涉嫌卷入一系列腐败案;三是涉嫌允许印度吉普塔家族干预南非内政;四是任人唯亲,执政随意性强。继去年8月的国会不信任投票后,由极左翼政党“经济自由斗士党”发起的国会第9次不信任投票将于2月21日举行。届时,非国大党党员将再次面临艰难抉择。

“如果继续保护祖马,凭借执政党在国会的多数席位(400席中占据逾250席),不信任投票可能再次有惊无险地过关,但非国大党的政治资本会进一步受损;如果不保护祖马,任由反对党在国会将总统拉下马,非国大党的团结和声望将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学者祝鸣指出。

按照政治规则,一旦不信任案通过,总统和全体政府阁员都将被迫辞职,议会将选择一位议员出任总统;如果行不通,将解散议会,提前大选。大部分非国大党成员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动荡和灾难。

在此背景下,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贺文萍指出,非国大党内已基本形成共识,不能因为祖马一个人牺牲全党的利益。他们的最大目标是在明年大选中保住执政党的地位和国会的多数席位,如果继续放着受到攻击的祖马不动,“双头领导”既不利于拉马福萨的竞选活动,也会影响非国大未来的选票。

与祖马这项“负资产”形成鲜明对比,非国大新党首拉马福萨自当选以来,支持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祝鸣指出,南非经济似乎出现一股“拉马福萨效应”,各项指标向好。路透社称,在祖马可能下台的迹象明朗之际,南非货币兰特趋于走强。“非国大党也看好这个时机,希望利用这波‘效应’,为2019年的大选提前布局,”祝鸣说。

大势已去

祖马的总统生涯似乎很难撑到明年年中,但他尚未透露是否愿意主动下台。非国大党资深人士表示,“西里尔(·拉马福萨)跟他谈过话了,两人的讨论紧张艰难。”

南非维茨大学政治学教授苏珊·布伊森认为,“祖马是一名斗士,他会斗争到底”。英国《卫报》则认为,尽管外界猜测祖马可能会拒绝辞职要求,但根据非国大党的先例,执委会有权命令祖马卸去国家元首职务。

贺文萍认为,“祖马将重蹈姆贝基覆辙。”10年前,外表冷酷、受知识分子和精英青睐的总统姆贝基,因其闭塞的决策方式和用人模式渐失人心,基层党员便把更“接地气”的祖马送上党首宝座。此后不久,祖马领导的非国大以党内决定的形式迫使姆贝基辞职。“去年底的党首选举,已经预示着非国大党打算放弃祖马了,”贺文萍说,再加上他又身陷多起腐败指控、面临新的不信任投票,可以说大势已去。“在此情况下,祖马审时度势、转换立场,也是分分钟的事。”

“现在的问题不是祖马会不会辞职,而是他会以什么条件辞职,”祝鸣说,祖马可能想得到豁免权,不再因为腐败等问题吃官司,但党内是否能就此达成共识仍不好说,新任党主席曾明确承诺“不纵容腐败”。“可以说,执政党的杀手锏还很多,但祖马争取体面下台并不容易。”

不过,专家也指出,非国大党也不会对祖马下手过重,因为这可能导致党内支持他的一派反弹,甚至出走。对于非国大党的整体利益而言,这将得不偿失。南非政治分析师威廉·古梅德认为,拉马福萨可能会在协商中承诺,如果祖马下台后因腐败定罪,自己会在出任总统后将其赦免。

民意的方向

有评论称,放在政党利益的背景板里,一任总统的命运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也有评论认为,联系明年大选的上下文,政党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也是民意的表现。

“近年来,南非民众对祖马意见很大,”贺文萍指出,“我的一些南非朋友的态度都是:受够了、赶紧走。究其原因,关键在于经济没有治理好。”尽管祖马资历丰富,但不是经济领域出身,也没有响当当的学历,在任期间又把一些德高望重的经济专家撤换了。结果,南非经济每况愈下,通胀率和失业率居高不退,民心自然出现转向。

“当初,祖马靠着草根力量的支持上台,代表中下层声音的共产党和工会力量都对其表示支持,”祝鸣说,如今穷人的生活几无改善,黑人群体倍感失望,他们对执政党和祖马的能力和意愿的怀疑与日俱增,这也为一些立场更左的政党(如“经济自由斗士党”)提供了攻击弹药。

展望明年大选,反对党一心想要“改朝换代”,执政党则把希望寄托在新党首拉马福萨身上。外界普遍认为,与“劝说”祖马下台相比,能否在振兴经济和打击腐败方面有所作为,才是非国大党挽救民意、延续政治生命的唯一“药丸”。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