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华府观察 | 美国通俄门 剑指特朗普

2018-02-26 11:1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祖理

近日,“通俄门”调查再下一城,特朗普竞选助手认罪。美国的共和党与民主党在政治上围绕着通俄门进行博弈,事态再次升级。

据界面新闻2月24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竞选团队官员盖茨(Rick Gates)周五(2月23日)就“通俄门”调查的两项刑事指控认罪,他的认罪将令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承受更大诉讼压力。

 盖茨(左二)和特朗普在2016年的一次竞选集会上

盖茨(左二)和特朗普在2016年的一次竞选集会上

盖茨承认他和人合谋欺骗美国政府,试图隐藏他和马纳福特在乌克兰获得的酬劳;他还承认在三周前接受FBI问询时,就2013年马纳福特与一名未披露身份国会成员之间的会谈撒谎。盖茨承诺将配合米勒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所进行的调查。

这是通俄门调查启动后,第四位认罪的美国官员,FBI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通过对涉及通俄门官员的调查,一步步逼向特朗普的竞选和执政团队,甚至是特朗普本人。

通俄门的由来

通俄门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之时就被民主党人爆出来,已经一年多了,几乎与希拉里的邮件门同时引爆美国大选。

事件起因是澳大利亚外交官向美国官员透露关键情报,促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展开“通俄门”调查。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6年5月,当时特朗普竞选团队中一名年轻的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在伦敦一家酒吧,向澳大利亚驻英国高级专员亚历山大·唐纳(Alexander Downer)透露了一项重要信息,即俄罗斯方面掌握希拉里·克林顿的“政治黑料”。就在此前三个星期,帕帕佐普洛斯得知莫斯科方面握有数千封“会使希拉里难堪的邮件”。

两个月之后,当关于民主党人的邮件开始出现在网络上时,这位澳大利亚外交官将从帕帕佐普洛斯处得到的信息告知了美国对口官员。邮件遭黑客泄露,特朗普竞选团队一员又被曝可能获知“内部消息”,这是促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2016年7月决定开展“通俄门”调查的驱动因素。

也就是说,邮件门和通俄门是一同爆发的,一方面是希拉里邮件泄露,用自己的私人服务器发政府邮件,之后又被“不小心”删掉。但从维基解密中,却通过这些泄密邮件爆出美国政治的黑幕,希拉里内部演讲跪舔华尔街、民主党内部大选被操控、还有克林顿基金接受外国(沙特)的政治献金。每一个丑闻都是对美国民主政治的打脸。另一方面是通俄门,民主党怀疑特朗普与俄罗斯勾结,为自己赢得大选不择手段,不惜爆料泄露希拉里的公务邮件。

通俄门的发酵

本以为通俄门会和邮件门一样,在大选之后就销声匿迹。但事与愿违,通俄门随着事情的发展步步升级,越来越向特朗普逼近。

首先是2017年2月,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辞职。因为在特朗普就职前,弗林曾与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过电话,并谈到了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据说弗林在通话中暗示,特朗普就任后,将停止对俄制裁。一开始弗林矢口否认,但最终还是承认有接触。特朗普败下一城。

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参议院的听证会

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参议院的听证会

紧接着2017年5月,前FBI局长科米被解雇,因为科米在通俄门调查上的步步紧逼,调查弗林与俄罗斯之间的联系。特朗普为了阻挡这次调查,保住自己的手下,而解雇了FBI局长科米。科米在被解雇后,出席国会听证会的时候,也表示特朗普曾私下与其接触,特朗普要求科米忠诚,希望他放手弗林。共和党在此又扳回一城。

12月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右)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出庭后离开

12月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右)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出庭后离开

但特朗普还是没能保住弗林。弗林辞职后仍遭到指控,在2017年12月终于承认就其个人与俄罗斯方面的接触向联邦调查局作了伪证,弗林在特朗普当选后的政权过渡期间曾与时任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通话,而弗林就通话内容向联邦调查局作了“实质上虚假、编造和具有欺骗性”的陈述。

通俄门到此,逐步向特朗普团队的核心逼近,2018年1月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首次“约谈”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持续数小时。而塞申斯是通俄门调查首次约谈的内阁成员,在约谈塞申斯后,米勒更是向特朗普本人发出“约谈”的邀请,特朗普回应说愿意接受质询,虽然他的律师团不希望特朗普当面接受质询。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明显FBI已经占了上风,但没想到2018年2月初共和党备忘录的公布,把FBI中立的形象彻底打破。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德文·努涅斯负责起草备忘录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德文·努涅斯负责起草备忘录

备忘录称,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高层2016年10月联名申请并获取了监听前特朗普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佩奇的许可,随后多次申请延期。他们向法庭提供的核心依据是由前英国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编制的材料。这名前特工的情报搜集受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及特朗普竞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团队资助。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官员知情,却未向法庭说明。

特朗普因此痛批: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高层领导及调查人员将调查进程政治化,支持民主党人打压共和党人。借由备忘录,特朗普又打了个翻身仗。

但FBI也不是吃素的,就在2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竞选团队官员盖茨(Rick Gates)就“通俄门”调查的两项刑事指控认罪,事态再度升级,通俄门调查又向特朗普逼近了一步。

双方较量到此,各有胜负,但结局未知。

通俄门的影响

通俄门剑指特朗普,关系其总统大位,如果坐实,则必遭弹劾,其结局不会比尼克松更好。 事实上,特朗普当初放弃对邮件门的调查是一步错棋,如今想再重新启动邮件门的调查,艰难重重且并不现实。当时如果穷追猛打,或许还能以邮件门反制民主党,特朗普终究是个商人,而希拉里则是个老成的政客。虽然她在选举中败给了特朗普,但在政治手腕上却棋高一着。

还有一件事也能看得出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幼稚,那就是解雇前FBI局长科米,以为解雇了科米就可以终止对弗林的调查,对通俄门的调查,而事态的发展证明这无疑是异想天开。要扳倒特朗普的不是科米,是民主党。是民主党死咬通俄门不放。结果解雇科米不仅没能缓和局势,反而给了对手借口,说特朗普心虚,还干涉司法。

特朗普国情咨文演讲上沉默的民主党

特朗普国情咨文演讲上沉默的民主党

自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民主党和共和党就杯葛不断,奥巴马医疗政策,共和党反对;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民主党反对;两党之间心不合,面更不合。看看特朗普国情咨文的演讲,两党的议员泾渭分明,一边热情鼓掌,一边保持沉默,美国的政治撕裂已经显而易见。

美国经济在2008年后就遭受重创,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从奥巴马竞选时期到特朗普竞选时期都高喊“创造就业”的口号就可以看出,美国的经济形势并不乐观。如今政治上的斗争又日趋激烈,美国还能再次伟大吗?

中国有句老话: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现在美国两党打得不可开交,通俄门的结局未知,但这样下去,美国的未来却可以预计,衰败的命运怕是无可避免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