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出国投奔ISIS的“圣战新娘”们还能回家吗?

2018-02-27 10:0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赵文庆

2014年11月的一个下午,加拿大人赛义达(化名)收到一条短信,“妈妈,我走了,我要去加入‘伊斯兰国’(ISIS)”。

一周后,她19岁的女儿阿米娜(化名)在电话那端绝望地说,自己非常后悔。

一开始,除了哭泣,赛义达不知还能做些什么。但一想到自己也许是唯一一个能把女儿救出来的人,她毅然开始了艰辛的“救女行动”。

女儿阿米娜告诉她,她一到叙利亚就被安排和一群未婚女性和寡妇住在一起。一个月内,她嫁给了一个据说是ISIS内部官员的德国男人。虽然赛义达再三嘱咐女儿不要怀孕,但2015年11月,阿米娜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剖腹产下了第一个女儿。

救女心切的赛义达一边联系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一边寻找其他支援。2016年,在女儿不知情的情况下,赛义达找到了一个据说可以帮助解救女儿的民兵组织。

这三年,阿米娜辗转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不同城市,但大多数时间都住在ISIS的“首都”拉卡。由于阿米娜的行踪不定,营救计划并不顺利。后来,阿米娜和她的女儿在民兵组织的护送下,到达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哈塞克(Al Hasakah),并在羁押期间生下了第二个女儿。

按照赛义达和加拿大官员的说法,已经22岁的阿米娜仍在叙利亚境内,她已逃离ISIS并向库尔德武装投降。同样在逃跑的丈夫,也和她断了联系。

赛义达还在等待加拿大官员把自己的女儿从库尔德难民营接回家。她清楚女儿回国后可能会受到刑事指控,但加拿大的监狱要比被ISIS拘禁好太多。

事实上,如果检察官要指控阿米娜,他们需提供足够证据证明阿米娜加入ISIS的目的是为了“提高恐怖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能力”。目前,加拿大皇家骑警还没对阿米娜是否被拘禁一事作出评论。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人权观察组织(HRW)恐怖主义与反恐项目主任纳迪姆·侯瑞(Nadim Houry)在库尔德难民营中见到了另一位已有八个月身孕的加拿大妇女。他说,库尔德四个难民营关押了将近800名妇女儿童,她们都是ISIS成员的家人,来自加拿大、法国、突尼斯、也门、澳大利亚等40个不同的国家。

英国《独立报》称,这些妇女的处境非常艰难,她们抱怨在难民营接受审讯期间遭到“殴打和羞辱”,并被迫与孩子生活在脏乱差的环境中。她们希望返回自己的祖国,如果不行,孩子能回去就好。

然而,鉴于这些妇女与ISIS间的联系,她们的祖国并不急于把她们送回家。不过由于她们处在在法律的边缘地带,库尔德武装也没有立马要起诉她们的意思。他们更愿意把她们送回国。

库尔德控制区的国际代表希纳姆·穆罕默德(Sinam Mohamed)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随时欢迎各国把他们的公民接回家,但目前只有包括印尼和俄罗斯在内的少数国家与库尔德当局合作遣返公民。之前的案例显示,这些“归来者”可能会面临起诉或监禁。对那些因缺乏充足证据而免于起诉的,各国可能会启动康复或社区服务项目。

在ISIS据点被瓦解后,伊拉克安全部队自去年8月起拘留了数百名外国妇女。在伊拉克中央刑事法院25日的审判中,16名土耳其妇女因被指为恐怖活动提供后勤支援、帮助恐怖分子实施犯罪而被一审判处死刑。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伊拉克政府发言人同时表示,那些没有在伊拉克国土上犯罪的外国公民将被允许返回祖国。英国《卫报》报道说,伊拉克已经把因被诱骗而加入ISIS的四名妇女及27名儿童遣返回俄罗斯。

2015年,法国女记者安娜·艾瑞勒(Anna Erelle)用体验式报道的方式记录了ISIS如何诱骗年轻女性加入圣战队伍。这些女性抱着“延续圣战力量”的念头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其中一些像阿米娜一样不久就后悔了,但等待她们的却是愈加残酷的现实。

《纽约时报》文章说,ISIS头目把性奴隶变成该组织运作机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为了保持性奴交易的进行,ISIS武装人员会积极避免让受害者怀孕,以便能够持续奴役这些在他们之间买卖的女性。除了性奴市场,ISIS还设有为圣战成员完成婚配的“婚姻局”,介绍未婚或丧偶的女性。

即便她们之中有不少是因被ISIS洗脑而踏上不归路者,但鉴于她们与ISIS的联系,如何处理这样的“回归者”对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不小的难题。此外,这些加入ISIS的妇女于身于心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需要接受康复治疗才能顺利地回归社会。

虽然欧洲在处理那些加入极端组织的成年男性时丝毫不留情面,但面对那些与ISIS有关的女性和孩子,却以安抚为主。英国《每日邮报》文章称,欧盟边界管理机构(Frontex)两日前提醒,1000多名“圣战新娘”正从叙利亚返回欧洲,她们构成了“潜在的威胁”。

担心的人提出了一系列质疑:为什么这些“回归者”还能被允许回来?她们为何没受到恐怖犯罪的指控?她们的名字为何不公开?

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甚至说,“一个死了的恐怖分子不会对英国造成任何伤害”。他说,应该猎杀“所有为ISIS作战的英国人”,而他“不认为来自任何国家的任何恐怖分子该被允许回到我们国家”。

不过,俄罗斯的做法与这位军人不太一样。《纽约时报》称,自去年8月以来,俄罗斯已接纳71名儿童和26名妇女“回归者”。其出人意料的宽松政策背后,实则是基于国家安全的冷静考量:比起让这些孩子在难民营里成长为激进的成年人,还不如让她们回到父母亲人身边。

“我们该怎么做?把她们留在那里,让别人招募她们?”负责管理这项政府计划的俄罗斯议员Ziyad Sabsabi说,“这些孩子的确看到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但当我们让她们生活在不同的环境时,她们很快就会改变。”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