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华府观察 | 也想过把瘾!特朗普能阅成兵吗?

2018-03-01 09:4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王鹏

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晚间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已要求五角大楼准备今年在华盛顿举行阅兵式。阅兵时间可能在美国独立日(7月4日)或退伍军人节(11月11日)。

在报道中,特朗普表示,这场阅兵将是对“美国伟大精神”的展示。总统心目中理想的阅兵地点是连接白宫和国会的宾夕法尼亚大道。他希望把时间定在天气较好的7月。但鉴于目前美国国内对阅兵的争议,外界估计特朗普也很可能将阅兵推迟到11月,即国会中期选举之后举行。

对于敏感的预算问题,特朗普强调阅兵要“合理花费”。对此,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米克·马尔瓦尼此前在国会接受询问时表示,阅兵估计将耗费上千万美元。

特朗普本人声明,他有关阅兵的想法是受到法国人的启发。媒体报道,2017年7月14日,特朗普受马克龙邀请出席法阅兵式,受此次法国阅兵的启发,他产生了美国国庆日在华盛顿州宾夕法尼亚大街上阅兵的想法。

2017年特朗普受邀出席法国大阅兵

2017年特朗普受邀出席法国大阅兵

联系特朗普的个性和一贯的形式做法,这种在法国“见贤思齐”的动机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有人认为,特朗普的动机绝对没有“看看热闹”、“玩玩兵”那么简单。

有人认为,产生阅兵的想法是特朗普想借此树立在军方中的权威和地位。作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命途多舛”,不断面对来自共和党内外、民主党、女权主义、少数族裔团体的质疑和抵制。而军队虽然在美国政治中并不扮演决定性作用(这一点与拉美国家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军政府显然形成鲜明对照),但对于这位主观强硬却客观弱势的总统而言,当然也还是一支需要争取的重要力量。

而在笔者看来,对现在的特朗普而言,且不谈如何“拉拢”军方——先想想怎么修复一下关系,恐怕是总统的当务之急。

众所周知,特朗普对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向来嗤之以鼻。他曾多次公开宣称,要禁止跨性别者在美军中服役。早在去年7月他就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美国军队将不“接受或允许”跨性别者服役,美军“必须把精力集中在决定性和压倒性的胜利上,而不能为跨性别者造成的巨额医疗费用和干扰所累。”

然而,在“政治正确”的美国司法界和军界,特朗普因上述言论而被频频打脸。今年1月,一名联邦法官裁决美军必须接收跨性别新兵,五角大楼被迫自1月1日起允许跨性别者申请服役,这才使这种入伍合同成为可能。不仅如此,在地方层面,巴尔的摩、华盛顿、西雅图和加州河滨市等处的几名联邦法官都做出裁决,阻止执行特朗普的禁令。这些法官说,禁令有可能侵犯了美国宪法所保障的法律之下人人享受平等保护的权利。

而就在前天,五角大楼也接力“打脸”特朗普——他们招募了第一位公开的跨性别者,加入到美国军队。2月26日五角大楼证实,第一位公开的跨性别者(transgender)已通过体能和医学检查,并在入伍合同上签字,加入了美国军队。

五角大楼方面之所以敢“有恃无恐”地和特朗普总统对着干,是因为此前奥巴马政府2016年6月颁布法令,放宽了此前有关禁止跨性别者服役的限制。受该法令的影响,据估计,目前已经有4000名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而每年报名从军的跨性别者也有近百人。

是否允许跨性别者从军,在目前世界各国的军队管理中,似乎都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难题。英国、澳大利亚、以色列等国明确允许跨性别者入,但其他很多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有所限制。这个问题本身的是非曲直我们不去辩论,但仅从该事件对特朗普与司法界、军界的关系而言,显而易见的是,总统的确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处置,以便维系与军方的良好互动。

不过,阅兵虽然理论上是有助于提升国家元首在军队中的把控力的,但具体到特朗普身上,也有政治手腕的问题。譬如,针对特朗普的阅兵计划,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首席民主党议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2月初发表一份声明,称军队不是特朗普总统的个人玩具,他不应该被允许继续将精力放在阅兵仪式和自我表现上,而应该聚焦在军队的实际需要。对此,美国军方照例不做评论。但特朗普试图靠阅兵来提升威信、笼络军方的目的,恐怕是不容易达到的;充其量,过把“天下兵马大元帅”的瘾。

作者简介:王鹏,亚太智库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讲师。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