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意大利大选,会出黑天鹅吗?

2018-03-05 10:1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宋鲁郑

就在欧洲为德国选举后近半年仍无法组成政府而担忧之时,意大利又迎来了令人忐忑不安的大选。世人都想知道的是:一年多前的公投已经制造一次黑天鹅的意大利是否会历史重演?

意大利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重要性不言而喻。自2008年西方引发全球经济危机,意大利至今仍然深陷经济困境中。意大利的公共债务规模(占GDP的比重高达130%)仅次于希腊,在欧元区位排名第二,其失业率在欧元区是属一属二的高,因此被认为尤其脆弱,有“欧元区最脆弱经济体”之美誉。如果更长远的看,意大利是唯一一个加入欧元区后一无所获甚至是受损的国家。现在又由于地理原因,成为难民登陆的首选国家。 这就是理解意大利大选的背景,也是为何外界一直担心再从亚平宁半岛飞出黑天鹅的原因。

 一些老面孔可能上演新戏码,图片来源:wiki

一些老面孔可能上演新戏码,图片来源:wiki

目前外界对意大利的选举有四个忧虑。

一是忧虑出现悬浮议会,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单独组阁。一个高度不稳定的政府很难应对如此艰巨的挑战。二是担心支持率最高但又主张退出欧盟和欧元区的五星运动党赢得大选。即使意大利不马上退欧,欧盟的命运也岌岌可危。三是臭名昭著的贝卢斯科尼卷土重来。四是出现民粹和疑欧两大政治势力主导的联合政府。

对于第一个担心,意大利政治精英已经做了工作或者手脚。2017年10月26日,国会各党联手通过新选举法。新选举法是一项比例制和多数制混合的选举制度,即36%的议员将由一个政党或联盟推举,以获得最多票即可当选的方式选出,而另外的64%则通过比例制度选出,而且规定只有得票率超过3%的政党、或是得票率超过10%的“政党联盟”可以参与席次分配。

只是意大利政党林立(这一次就有至少18个政党参选),各党的支持率又太过分散,这项改革相对于其他稳定的议会制国家幅度又太小,恐怕未能避免悬浮议会的产生。一旦如此,将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组阁就成了未知数。至于内阁的寿命就不需要猜了,二战以来七十多年,超过一年的意大利政府很少,最短的只有二十一天。

第二个忧虑则非常真实。大选刚开始,五星运动党党魁Luigi Di Maio就表示,如果意大利不能改变欧盟在公共财政方面的法规,那么意大利就应该退出欧元区。

退出欧盟以及欧元区是五星运动一向的主张,并得到相当的支持。2016年时的公投就已经显示了它的支持力。目前根据民调,它拥有28%的支持率,超过拥有26%的支持率的现任执政党中左派民主党。其他政党北方联盟的支持率为15%,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力量党的支持率为14%。

虽然新选举法对那些能组成联盟的政党有利,而五星运动党因为拒绝一切联盟而处于劣势。但大选当前,五星运动党恐怕也要做些改变。去年12月初新当选的党主席迪马奥就声称愿意与任何同意他们政见的政党合作。事实上五星运动党已经在不少方面展现了这种政治灵活性。比如已经放弃举行退出欧元区公投的政见。

但是不管五星运动党是否能够单独执政,任何一个政党都不可能把它排除在外。而要想和它联合执政,则必须接受它的部分主张。意大利将在退出欧盟和组建稳定政府之间艰难博弈。

第三个忧虑则是被称为西方政坛奇人的贝鲁斯科尼。

从能力上讲,贝卢斯科尼堪称意大利第一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一位完成五年任期以及执政时期最长的意大利总理。但他执政期间花边新闻不断、经济丑闻迭出、干预司法罪名更是确凿(总理府直接下令警察把和他有染的妓女释放)。他被检方起诉的罪名包括:泄密罪被判刑一年、与未成年妓女有性交易而被判七年、因逃税而判处其4年有期徒刑以及5年褫夺公权(他都进行上诉)。

而他最引全球注目的事件则是裸照——与裸女狂欢的裸照;两次遭民众袭击——其中一次口鼻被打出血,两颗牙齿被打落;以及由于公开和手下(党内的一位模特议员)调情(对她表白“假如我还未婚的话,我现在就会立刻娶你”)而被妻子逼迫在敌对他的媒体道歉。

当然政治人物娱乐化、人格堕落在西方并不算稀奇,重要的是他的政治理念。贝鲁斯科尼一向以民粹主义者自居,并得到极右民粹主义者的支持。打民粹主义牌的战略成功地使他在1994年首次当政成为意大利总理。这一次大选,他宣称胜选后将驱逐60万非法移民。所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某法媒就曾这样报道:“有意大利人幽默地说他们已经见识过一个特朗普,他就叫贝卢斯科尼,是意大利的前总理。他们两人有不少的相似之处”。“特朗普是沾着美国佐料的贝卢斯科尼”。

如今这位已经82岁的花花公子式的政治人物却在意大利这个民主社会中如同猫有九命,2017年的地方选举就已经再度崛起。虽然目前他只有14%的支持率,但要知道他曾两次联合北方联盟党出任总理。这一次选举双方又再度联合起来,再加上支持它们的极右派意大利兄弟党,仍然有可能成为国会第一大党。更令人担心的是,中左派主要政党民主党居然也不排除与老贝合作!要知道现任总理和前任总理都来自民主党。

所以即使贝卢斯科尼因官司不能重返政治第一线,但他在意大利和全球政治舞台将昭示着无时无刻的存在。

最后一个忧虑则是出现一个民粹加疑欧的政府,这简直是意大利、欧洲甚至整个西方的恶梦。

即疑欧的五星运动党成为选后第一大党,但无法单独执政。民粹的北方联盟和意大利力量党组成的政党联盟迫于形势或者出于利益而愿意和五星运动共同组阁。从而出现一个既疑欧又民粹的政府。如果这一幕成真,这场大选将是货真价实、成色十足的黑天鹅。

其实无论是什么结果,意大利都将是黑天鹅莫属,只不过后果和程度略有不同罢了。意大利雇主联合会Confindustria发表声明警告称,政治上的不稳定将有损意大利的经济复苏:“下一场大选非常重要,它将这个国家置于十字路口;一条路能保证改革继续,另一条路则意味着无处可去。”

面对这样的政治局面,见过“大风大浪”的政治人物们倒是心态上佳。现任总理真蒂洛尼近日对记者表示:意大利应该不用担心不确定性。因为对许多欧洲国家来而言,不确定性如今是稀松平常的事。意大利政府更迭频繁,但欧洲其他地方存在“政治体制的意大利化”。

作为一名政治学研究者,其实着眼于西方某一个国家是否产生黑天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西方产生黑天鹅的土壤。如果没有西方民主制度整体上的失效失能,面对严峻的时代挑战不但束手无策甚至频出错招,怎么可能会有今天之前所未有的变局?

远的不说,仅这十年间,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迅速扩大的贫富差距、高企不下的失业率和国家债务、日益萎缩的中产阶级、严重的恐怖袭击、治安全面恶化以及空前的难民危机、种族危机。个个都事关民生,急需应对但西方民主制度却失灵了。在这种情况下,西方本身——而不是某一个国家——就已经是全球的黑天鹅了。意大利选举告诉世人的不过是:黑天鹅有先后,你我皆是也。现任总理一句“欧洲其他地方(实际是西方)政治体制的意大利化”可谓一语中的。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