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默克尔就对华关系两次表态,展现“新战略姿态”?

2018-03-07 14:52: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于潇清

刚刚确认了第四届任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她的第一次演讲中便提到中国。

据路透社3月5日报道,默克尔当天就组建大联合政府开启新任期发表声明时表示,德国将赋予削弱的欧盟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政府成立后将首先着手处理贸易和与中国的竞争问题。

法国媒体称,最近几周,默克尔针对中国的表态反映了一种新的战略姿态。

对于这种所谓的“新战略姿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孙恪勤6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德大方向上仍然是合作为主,“但我们必须注意到德国近来对华的立场上的确存在越来越有把中国作为挑战者的方向滑动,对中国的疑虑在上升。”孙恪勤认为,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背景还是中国的快速崛起。

德国外交重心仍在欧洲内部

4日,德国社民党同意与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就此打破自去年9月联邦议院选举后持续超过5个月的政治僵局。而默克尔则有望在14日联邦议院全体会议上当选新一届政府总理。 组阁难题尘埃落定之后,5日,默克尔发表声明时表示,德国必须同法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一道,就国际贸易政策,与中国的竞争等问题,尽快表达坚定的立场。

这已经是默克尔半个月以来第二次就对华关系发表看法。据德国媒体2月21日报道,默克尔当天曾表示,“我们对中国在西巴尔干地区扩大贸易合作以及投资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她同时宣称,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不能与政治诉求挂钩。

对此,目前正在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任研究员的德国学者梅飞虎(Maximilian Mayer)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指出,“从频率上而言,这一阶段默克尔并没有更多的提起中国。默克尔是在提及一众事件之中时提到了中国,在默克尔领导下德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中,对华关系从来都不是绝对优先的考虑,现在这点我并不认为已经做了改变。”

孙恪勤也认为,德国新政府在结构上仍然延续了上一届政府大联合的模式,因此在对华政策上并不会有根本的改变。

梅飞虎进一步提到,默克尔提到中国主要是因为贸易因素,对华贸易以及中国在德国的投资受到德国国内多方关注,尤其德国国内有声音称,中国没有给与德国公司在华运作时的对等开放。

“默克尔的表态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成为德国外交政策中最优先考虑的一环,对于德国来说,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始终是欧盟的一体化与改革、难民危机的处理以及法德关系等等。”梅飞虎说。

事实上,2017年,中德关系尤其是经贸领域继续获得长足的发展,据商务部网站援引德新社网站2月21日报道称,2017年中国连续第二年成为德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德国第三大出口目的国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17年中德贸易总额达1866亿欧元。然而伴随着德国新政府的成立,对于未来中德关系将如何发展的讨论也越发多起来。

中国政府对于德国新政府成立的态度也是明确的。3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近年来,中德关系发展良好,深化中德在各领域的合作是两国政府和各界的普遍共识。中方高度重视发展同德方的关系,期待同德国新一届政府一道,本着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原则,继续推动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在高水平保持稳定发展。”

安全问题或成中德合作新领域

近一段时间以来,德国各界都相继在中国问题上发声,且多有渲染“疑虑”的成分。2月5日,《明镜周刊》报道援引柏林墨卡托(Mercator)中国研究中心和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结果宣称,中国正在悄悄“渗透”欧盟,通过希腊、匈牙利等国家扩大对欧盟决策层的影响力。

而在刚刚结束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中国这个关键词是经常和美国、俄罗斯等国一起出现的。与会各方一致认为,随着美国淡出世界舞台和中国的“填空”,世界格局继续发生转变。未来可能将继续担任德国外长的现任外长加布里尔甚至再次重复了他当初遭到中国方面驳斥的所谓“分裂欧洲”的论调。

在德国新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文本中也体现了这点“担忧”。德国前驻上海总领事芮悟峰此前在澎湃新闻撰文指出,该协议文本在论述与亚洲国家关系部分,最长的篇幅论述的是与中国的关系,协议中对此表示,要致力于扩大德中战略伙伴关系。在市场开放方面,德国和欧洲应强调互惠原则。联合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机遇,但也有风险。

梅飞虎分析指出,“近两三年以来,德国国内确实开始对中国产生了一种新的态度,德国人担忧中国越发强大后不再会在全球治理中扮演负责任的角色。而根据联合组阁协议的文本来看,未来德国无疑将继续与中国深化贸易合作、继续共同捍卫一个开放自由的世界贸易体系,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德有更多的共同点,因为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正走向封闭。”

而对于未来两国关系的开展,梅飞虎就此也给出了他的建议,“除了贸易以外,中德未来在安全上有很大合作空间,比如在中东以及地中海领域等等,这些区域的稳定都对德国非常重要,而对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推进也有着重要意义,所以我们中德是否也可以考虑更多的开展安全领域的合作,以赋予两国关系更多的内容与层次。”

孙恪勤指出,“德国新政府在对中国的警觉性上升的同时仍然会继续强调与中国的合作,应对这种情况就需要我们对德国政府对华政策与立场有一个新的判断,充分展开对话合作,在事务性沟通的同时增加原则性沟通。在促进两国合作发展的同时,也要注意管控两国分歧,并将中国对于两国双边关系的考虑准确直接的传达给德国新政府。”

由于长期处于看守政府状态,德国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未能在欧盟一体化方面做过多的实际动作。据法国媒体3月5日报道,目前德国新政府计划通过更为严格的欧盟法律加强对德国企业的保护。而默克尔此次表态虽然没有进一步阐释,但似乎也反映了欧盟的一种担心。

对此,孙恪勤表示,“显然默克尔领导的大联合政府对于欧盟来说是利好消息,但德国将来在欧盟层面仍然有很多困难,中心任务也将是继续推进经济发展与欧盟一体化,因此德国不至于在欧盟层面上与中国发生过多摩擦。我们要从战略高度考虑中德、中欧关系,让德国成为中欧关系的推动力量而不是阻碍,扩大合作面管控分歧。当然如果对方非要‘闹事’的话,我们也应本着原则进行反驳。”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