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朝方明确表达无核化意愿并有意与美对话,美国舆论怎么看

2018-03-08 12:0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张全

韩国特使团为期2天的访朝之行接连传出重磅消息。朝韩已商定于4月底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韩朝首脑会晤。此外,韩国特使团首席特使郑义溶表示,朝方明确表达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意愿,并有意与美国展开对话。对于朝鲜释出的积极信号,美国媒体既持谨慎怀疑论调,也不乏乐见其成之声。

金正恩为何此时“想谈”

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此次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接见韩国特使团时,展现的灵活性连韩国人自己都没料到。郑义溶在回国后向记者表示,起初特使团预计金正恩会坚持要求韩美不举行军演,但“韩国人错了”。郑义溶称,“金正恩只是说,他可以理解为什么美韩军演必须在4月恢复到之前规模,但他说,如果半岛局势在未来稳定下来,他希望他们重新调整。”

“在欢迎韩国代表团访问平壤的历史性时刻,金正恩体现了他对形势的掌控,”长年研究金正恩的美国政府情报分析员郑博(音)对《大西洋月刊》表示,金正恩此举意在针对美国夏秋季的军事选项,朝鲜“冬奥融冰之旅”和宣传攻势迫使美国人放慢军事脚步。“朝韩间接触越多,美国先发制人对朝打击计划就越难产生推动力。”

其次,金正恩也试图以此缓解对朝鲜制裁,更具体地说,是让朝鲜在9月建国70周年前夕获得正面形象和经济救济。

也有美国媒体指出,目前很难确定朝鲜为何选择此时展现积极姿态。一些美国和韩国官员表示,一个因素可能来自朝鲜邻国的外交影响,特别是中国的影响。

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苏珊娜·迪马吉奥对《大西洋月刊》表示,朝鲜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完善了国家核力量。“如果与美国谈判,朝鲜将作为一个拥核国家走到谈判桌前,这是相比以往的主要区别。我认为,这可能给了朝鲜信心,提出重返谈判桌的愿望。”美国军控协会执行主任达里尔·金博尔指出,“与1994年、2006年或2012年相比,2018年3月朝鲜的要价可能大幅上涨。”

会否重蹈历史覆辙

对于朝鲜表达无核化以及与美对话的意愿,不少美国媒体将此视作金氏政权的“老剧本”,认为平壤只是试图通过谈判为发展核武计划争取喘息之机。在它们看来,历史表明“朝鲜不可信”。

《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面临的处境与前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惊人地相似。美朝之间的博弈似乎永远在“出现短暂希望—协议遭到破坏—失望情绪弥漫—关系长期停滞”的怪圈中轮回。

外交官们说,在很大程度上,金正恩只是在重复他父亲和祖父使用的剧本。在1994年的美朝会谈中担任美国首席谈判代表的罗伯特·加鲁奇对美国有线电视新网网(CNN)表示,平壤有违背承诺的历史。“我们和朝鲜达成了协议,但他们放弃了这个项目。”当被问及他会给如今的首席谈判代表何种建议时,加鲁奇说:“首先,要明确我们的目标,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应该尽可能清楚地知道,朝鲜到底在追求什么。不要假定任何关于遵守(协议)的事情。不要假设有任何类似信任的东西存在。而应该多看核查监控的内容。”

“我要提醒大家不要过于乐观,我们已经走了太多弯路,”前五角大楼官员、现任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亚伯拉罕·丹马克说,“即使最终成功了,也会很困难,会有挫折和不确定性。”

特朗普如何接招

与一些美媒的“怀疑论”相对,另一些媒体则抱有乐观态度。《华盛顿邮报》援引一些议员们的说法称,虽然朝鲜不应该受到信任,但他们强调,即使是不完美的谈判也比没有谈判好。

谈到朝美对话前景,俄克拉何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称,自己比美国国家情报主任丹·科茨更乐观:“这是前所未有之事,在某些情况下,他(金正恩)会遵循无核化原则。”

在布什政府时期与朝鲜谈判多年的克里斯托弗·希尔说,这是8年多来朝鲜首次为其核项目谈判打开大门。因此特朗普政府应该认真研究这一前景,首先要彻底听取韩国特使的汇报。后者拟于本周晚些时候前往美国。“我们需要在暴躁的负面情绪和非理性繁荣之间走出一条中间道路。”希尔说。

夏威夷州参议员玛泽·西洛诺说,“任何打开外交渠道以缓和紧张局势、消除朝鲜威胁的行为,都是一件好事。”她指出,要想取得成功,美国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外交使团。然而眼下,美国驻韩大使、驻朝鲜特别代表都缺乏人选,而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提名人选尚未得到参议院批准。

《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肯定会被迫做出让步。对特朗普来说,韩朝的热络互动把他驱赶到一个不同寻常的位置——“球场边线”。与此同时,金正恩可以通过相当大的筹码参与任何谈判。专家们表示,朝鲜可能同意暂停导弹试验,但不会真正阻碍其成为真正核武国家的动力。

韩国经济研究所学术事务和研究主管凯尔·费里尔对美国财经网站CNBC说,这一次,金正恩可能“寻求比援助更大的东西”,比如要求美国从韩国撤走军队。但这是华盛顿可能永远不会答应的要求。

《大西洋月刊》在最新评论中,援引去年8月美国前国防部长比尔·佩里接受该报采访时的言论。佩里指出如今可以进行谈判的,是缔结一项冻结朝鲜核导试验的协议。为此,美国需要对朝鲜的优先事项进行了解。佩里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他与朝鲜官员的讨论中,获知他们的首要目标是金氏政权的生存,其次是国际方面的尊重和认可,再次是改善经济。虽然经济约束(如制裁等)和经济激励(如重启开城工业园等)值得尝试,但这并不是美国撬动朝鲜的最佳杠杆。

根据佩里的说法,特朗普政府可考虑对朝提出一系列安全保证。例如,在中国和韩国支持下,最终签署一项对朝和平协议,或者与朝鲜发表互不侵犯声明,中方也作为签署方。美国还可以分步骤在平壤建立外交存在、发展美朝正常关系,来满足朝鲜对国际威望的渴求。

(来源:上观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