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人物|想用武力征服世界 这位“鹰派中的鹰派”成了白宫国安顾问

2018-03-24 12:0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安晶

继开除前国务卿蒂勒森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度宣布白宫高层洗牌:陆军三星将军麦克马斯特辞去国家安全顾问一职,由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鹰派中的鹰派”博尔顿(John Bolton)接任。

现年69岁的博尔顿曾为三名共和党总统——里根、老布什、小布什工作,他因强势作风和激进的鹰派观点被称为“绝不妥协的民族主义鹰派”。他曾公开表示联合国在美国面前无足轻重;至今,他依然力挺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决定。

根据伊朗核问题协议规定,今年5月,美国需要重新发布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免除令;同样在这一月,特朗普还计划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谈。

在这两项关键外交事件前将“鹰派中的鹰派”博尔顿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再加上鹰派国务卿蓬佩奥,这一系列人事变动预示着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将更为强硬。

好战分子

正在进行交接工作的麦克马斯特在美国陆军服役超过30年,曾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中担任指挥官。他于去年2月接替上任仅24天就因“通俄门”辞职的弗林。

在正式宣布辞职之前,麦克马斯特已多次被传出因性格与特朗普不合,“被边缘化”,将面临下课。

现年55岁的麦克马斯特于3月22日晚发表声明宣布他即将从美军退役,同时也将离开白宫。他在声明中对特朗普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表示了感谢,称同事们“在保护和推动国家利益问题上,齐心协力为总统提供了最好的方案”。

特朗普也在当晚发布的推文中对麦克马斯特表示了感谢,称赞他“干得很出色,会一直是我的朋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表示,麦克马斯特如果离任是有原因可以追溯的,因为他在朝鲜问题上与防长马蒂斯和白宫幕僚长凯利等人的想法不同。马蒂斯等人强调极限施压、不采取军事手段;而麦克马斯特倾向于“有限打击”。

在伊朗问题上,麦克马斯特与国务卿蒂勒森一样,都曾劝阻特朗普不要退出伊核协议;在全球化问题上,麦克马斯特也曾呼吁特朗普在抛弃多边合作时需保持谨慎。

 麦克马斯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麦克马斯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和麦克马斯特的谨慎不同,曾在耶鲁大学攻读国际法的博尔顿被视为一名好战分子。在小布什时期,担任过副国务卿的博尔顿一直呼吁通过使用武力推进美国在全球的目标。

在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博尔顿坚信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认为伊拉克人支持美国推翻萨达姆。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后,博尔顿还建议美国随后攻打伊朗、叙利亚和朝鲜。

直到现在,就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说被证明为谎言,博尔顿依然相信伊战的正当性。

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博尔顿说他认为推翻萨达姆的决定是“正确的”,“我认为推翻萨达姆之后做的决定是错的,但最糟糕的决定是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

担任副国务卿时,博尔顿的强硬作风和攻击性言论曾惹怒过美国的盟友;2003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斯特劳(Jack Straw)曾向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抱怨,称博尔顿的“好斗”让盟国们无法就伊朗的核问题达成一致。

同一年,英国还说服美国,在与利比亚就放弃其核计划的谈判中抛弃博尔顿。在美国国务院内部,鲍威尔和此后的国务卿赖斯都试图把博尔顿“踢走”。

2005年,小布什想任命博尔顿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但遭到了参议院共和党议员的反对,最终小布什只能动用休会任命让博尔顿上任。按照美国宪法规定,在国会休会期间,总统能够不经参议院认可直接进行人事任命。

早在出任联合国大使之前,博尔顿就发表过对联合国不满的言论。他曾表示:“纽约的联合国办公室有38层楼,就算少了10层也不会有任何区别。联合国是最没有用的政府间组织之一。”

世界上没有联合国,只有一个不时需要被领导的国际社会。能进行领导的是世界上唯一真正的大国——美国,而且要是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

虽然小布什力排众议任命了博尔顿,但两人的蜜月期并未持续太久。因为不满小布什政府对朝鲜和伊朗过于软弱,博尔顿于2006年12月辞职,与小布什分道扬镳。

离任后,博尔顿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名字叫做:《投降不是一个选项》(Surrender Is Not an Option)。

 2006年12月4日,小布什在白宫接受了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的辞呈。来源:视觉中国

2006年12月4日,小布什在白宫接受了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的辞呈。来源:视觉中国

撕毁伊核协议、攻打朝鲜

在被特朗普选为国家安全顾问之前,博尔顿是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家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同时也是福克斯新闻的评论员。

除了在电视评论中经常为特朗普的政策辩护之外,博尔顿一直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国会山新闻等各大媒体发表文章,阐述自己的鹰派观点。

去年在特朗普就美国是否退出伊核协议做出决定前,博尔顿连发了多篇评论文章,呼吁美国尽早退出这项“令人厌恶的协议”,同时指责白宫幕僚给特朗普提供了“错误的建议”。

在当年8月发表在《国家评论》的一篇评论中,博尔顿详细列出了如果美国准备退出伊核协议应该采取哪些步骤。其中第一条就是要向美国民众和盟友,特别是以色列,说明伊朗给各国造成的威胁。

他写道:“我们可以通过发布伊朗在全球活动的最新机密文件,为退出协议壮大声势。”

而在退出协议前,要提早与英国、法国、德国、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秘密协商”,争取得到各国的支持。

在对待朝鲜问题上,博尔顿今年2月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先发制人攻打朝鲜的法律支持”的文章。文章称,由于美国对朝鲜所掌握的情报有限,“我们不能等到最后一刻(才进攻)”。

除了搞研究发评论之外,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博尔顿一度有参选的想法。但他后来改变计划、成立了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为有相同想法的竞选人提供支持。

最近让Facebook陷入危机的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曾为博尔顿的行动委员会提供服务,而Cambridge Analytica的出资人、共和党大金主罗伯特·默瑟为博尔顿的行动委员会提供了共500万美元的资金。默瑟还资助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在特朗普当选后,包括赖斯在内的前共和党官员曾私下警告特朗普不要任命博尔顿。有报道称特朗普曾为博尔顿考虑过多个职务,但预测会遭到参议院反对,最终作罢。还有报道称在蒂勒森下课后,博尔顿也被视为接任国务卿的人选之一。

随着博尔顿的任命,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文,担忧今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将急速右转,有民主党议员甚至指责博尔顿将带美国“走向战争”。

美国政治新闻网还指出,除了政策方向之外,研究国际法的博尔顿能为特朗普提供“知识上的燃料”,帮助特朗普在外交、贸易等领域中展现“美国优先”姿态。

而这一系列的人事洗牌后,被特朗普憎恶多时的伊核协议很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祭品。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