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华府观察 | 当特朗普遇上美洲峰会

2018-04-03 17:2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唐俊 肖焱

上任已经一年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要开启他的首次拉美之行了。根据此前白宫发布的声明称,特朗普将于4月前往秘鲁首都利马出席美洲国家首脑峰会(简称“美洲峰会”)并且在随后访问在拉美最亲密的“小伙伴”哥伦比亚。

作为此次特朗普首访拉美的前哨战,今年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蒂勒森就曾访问过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和牙买加等拉美国家。不过,蒂勒森访问拉美之前发表的讲话,已在拉美国家中酿成轩然大波,随后也被特朗普强行解职。如今,特朗普亲自出马,又会发生怎样的火星撞地球的故事呢?

“八字不合”的特朗普与美洲峰会

美洲峰会源于1990年美国总统乔治•H•布什(老布什)提出的“美洲倡议”。当时,美国挟刚取得斗倒世纪之敌苏联的巨大胜利,以唯一超级大国之态傲视天下,可谓“唯我独尊,谁与争锋”。对于因忙于美苏争霸中而长期遭受冷落的南面拉美小伙伴,美国抛出了安抚的“蜜糖罐子”。

老布什提出雄心勃勃的“美洲倡议”,要在从美国的阿拉斯加到阿根廷的火地岛的全部美洲土地建成一个美洲自由贸易区,实现货物、资本、人员的自由流动。为了实现这一宏伟蓝图,老布什的继任者克林顿于1994年12月邀请了除古巴之外的33个美洲国家的首脑云集迈阿密,召开了首届美洲峰会,商谈构建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具体行动。此后,美洲峰会在不同的美洲国家不定期地轮流,截止到2017年底,已经举办了七届。

美洲国家首脑会议

美洲国家首脑会议

如果说美洲峰会的精髓在于“自由贸易”和“美洲团结”,这显然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八字不合”。恐怕全人类都知道,“美国至上”、“反自由化”、“反全球化”正是特朗普的标签。特朗普不但对“自由贸易”深恶痛绝,而且言出必行。

上任伊始,他就当即宣布退出美国此前苦心孤诣打造的“跨太平洋贸易协定”(TPP),近期又发动一系列主要针对他国产品的加征关税措施,甚至连欧盟、日本等盟友都不肯放过,与中国的“贸易战”一触即发。对待拉美邻居们也丝毫不手软,要求重新谈判或者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建边境墙限制美墨间的人员自由往来;驱逐在美国的拉美裔非法移民,出台措施限制拉美裔移民的侨汇,这些在贸易、人员、资本等方面的种种措施分明与“自由贸易区”的精神背道而驰。

在处理与拉美国家方面,特朗普几次隔空喊话,已经将其奥巴马在任期间努力改善与拉美国家的成果破坏殆尽。特朗普加紧了对委内瑞拉的金融和经济制裁,甚至扬言不排除使用武力解决委内瑞拉问题,舆论一片哗然,遭到拉美国家的强烈反对。在奥巴马任期内取得破冰的美古关系也在特朗普上任伊始宣布全面修改对古巴的政策后蒙上阴影,2017年5月20日,特朗普在公开发表的致古巴人民的信中指责古巴政府为“残酷的专制主义”,美古关系再次陷入冰冻期。

特朗普恐成孤家寡人

早在2013年美洲国家组织会议上,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克里表示美国不再致力于干预其他美洲国家的国内事务,而是在平等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的基础上建立与美洲国家之间的关系,这一表态也意味着“门罗主义已经终结”。在此次白宫发表的特朗普首访拉美的声明中,也表达了特朗普对于深化地区伙伴关系,提升美洲人民安全与繁荣的决心。在这些冠冕堂皇、令人炫目的表态下,美国是真心诚意放弃门罗主义,视拉美为平等的伙伴吗?恐怕连美国自己都不敢相信。

 加拿大外长弗里兰、墨西哥外长比德加赖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由左至右)在墨西哥城举行联合记者会后合影

加拿大外长弗里兰、墨西哥外长比德加赖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由左至右)在墨西哥城举行联合记者会后合影

今年2月,蒂勒森首访拉美之前在母校德克萨斯大学发表演讲时强调华盛顿希望与拉美建立互利伙伴关系,实现西半球的繁荣。乍听上去还挺暖心的,但蒂勒森讲话的重点并非在这方面,而是警告西半球国家要警惕中国和俄罗斯。蒂勒森给中国泼上了“新帝国殖民主义”的污水,又讽刺俄罗斯向该地区“独裁政府”出售武器系统。蒂勒森这篇苦口婆心的演讲中,更像是一出“贼喊捉贼”的无间道大戏。

蒂勒森对拉美四国的访问并没有取得像样的成果,反而是他的演讲引起了拉美国家的一片反对之声,这种负面影响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消除。加上特朗普之前对拉美的种种言行,在其未成行之前处境已相当尴尬。在白宫宣布的特朗普访问拉美行程中,除了美洲峰会之外,他还将与秘鲁总统库琴斯基举行会谈,并访问哥伦比亚,会见哥总统桑托斯。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曾在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的库琴斯基已经黯然宣布辞职。而对于美国在拉美最为亲密的盟友哥伦比亚,特朗普一直没有兑现奥巴马承诺的支持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4.5亿美元经济援助,反而在去年桑托斯访美之前接待了其政治对手、前总统乌里韦一行,此举令桑托斯甚为不快。可以想见,吝惜“钱袋子”又管不住自己嘴巴的特朗普在美洲峰会上,恐怕要成为不受人待见的孤家寡人了。

无可奈何花落去

进入21世纪以后,拉美加快了多元化外交的步伐,与中国的关系发展尤为迅速。中拉政治互信不断增强,经贸往来更是一度达到2600多亿美元,民间交往日益密切。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中拉关系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习近平主席亲自为中拉关系掌舵,在第一个五年任期内三次访问拉美,提出了发展政治上真诚互信、经贸上合作共赢、人文上互学互鉴、国际事务中密切协作、整体合作和双边关系相互促进的五位一体的中拉关系,努力构建中拉命运共同体的目标。

中拉共同搭建了“中拉论坛”的合作平台,整体合作成果丰硕。在于中国交往中,拉美国家感受到了真诚,享受到了实惠,建立了友谊,因此,对蒂勒森的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挑拨言论嗤之以鼻。

反观美国,其在拉美的窘境是其一贯以来执行“门罗主义”对拉美行欺凌、掠夺、奴役之实的咎由自取,也是拉美人民反抗斗争意识觉醒之后选择外交多元化的结果。如今的拉美,早已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走上了独立自主发展的道路。时至今日,美国仍没有摆正心态,不去剔除骨子里的“门罗主义”基因,特朗普上台后在拉美政策上开倒车,势必在拉美离心背德,隔阂越拉越大。


作者简介:

唐俊,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博士,中国拉美学会副秘书长,盘古智库、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

肖焱,广州市白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