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除常规冲突外 加沙动荡中的这些矛盾你可能不知道

2018-04-04 14:32: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张娟娟

3月30日,据《耶路撒冷邮报》报道,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带爆发“国土日”(Land Day)大规模游行示威,双方冲突持续升温。至3月31日,以色列国防军(IDF)与巴勒斯坦人的冲突已导致17人死亡,超过1400人受伤,共有3万人参与其中。

据圣城国际新闻社3月20日报道,哈马斯政治局成员萨拉赫·巴尔达维尔(Salah al-Bardawil)表示哈马斯准备与美国政府进行对话,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并解除对加沙的围困,以实现巴勒斯坦人民的愿望,同时确保该组织的权利。此外,还积极煽动“国土日”示威游行。

不久前,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批准的2018年公共预算中有关加沙地带资金交换的条款饱受争议。哈马斯与法塔赫在加沙问题上再起摩擦。此次加沙动荡,除了巴以在重要节庆日的常见冲突之外,巴勒斯坦内部有哪些问题值得一探究竟呢?

 加沙地带爆发“国土日”大规模游行。来源:AP

加沙地带爆发“国土日”大规模游行。来源:AP

哈马斯的政治计划

哈马斯示好美国的行为激怒了法塔赫(Fatah),后者领导人雅赫耶·拉巴赫(Yahya Rabah)指责哈马斯鼓吹自己是阿拉法特的继承人,向美国伸出橄榄枝,意欲成为巴解组织的替代者。哈马斯官员指出,巴尔达维尔的言论反映了哈马斯的官方立场,但与美国政府的对话尚未付诸实施,也没有被邀请参加3月中旬在白宫举行的捐助者会议。

巴尔达维尔说:

“正如1990年代初阿拉法特所做的那样(签署《奥斯陆协议》),在不剥夺巴勒斯坦人民权利的前提下,我们不介意与任何想要帮助我们解除围困、恢复被盗取的权利的政党坐在一起。”

哈马斯认为,美国是以色列最重要的支持者,华盛顿也是世界上唯一能够通过谈判推动巴勒斯坦事业的政治调解人,其对任何旨在帮助巴勒斯坦人获得权利的国际政治努力都感兴趣。哈马斯2017年5月出台的政治文件第37条规定:

“可与所有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权利的国家合作。哈马斯采取向全球不同国家开放的政策,特别是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它致力于把巴勒斯坦事业复兴和安全的要求同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同伊斯兰国家的利益置于同等重要的位置。”

2017年末,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随后计划于2018年5月搬迁使馆至耶城。这一举动引来巴勒斯坦及阿拉伯世界的广泛谴责与抗议,巴勒斯坦总理阿巴斯提出抗议并拒绝承认美国的“调解人”身份。据悉,美国国会于3月23日决定实施“世纪之交”计划,搬迁使馆同时停止援助巴勒斯坦人。这似乎成为哈马斯认为可以获得美国支持的契机。

一直以来被以色列视为恐怖主义的哈马斯,并不是美国看好的巴勒斯坦的最佳管理人选。特朗普近日再次强调要减少在中东的战略支出,重塑一个可以替代巴解组织的政治团体显然不现实。美国和西方社会并未承认哈马斯的政治地位,哈马斯此次试图与美国进行对话的企图本身包含着诸多前者难以接受的条件。美方对话的首要条件是回应四点要求,其中包括“承认以色列、放弃暴力抵抗、承认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签署的协议”。

联合国安理会3月30日举行紧急会议。3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提出对以色列——加沙边界地带上周五发生的致命冲突展开“独立和透明的调查”的要求遭到美国的否决。美国看似并不反对以色列暴力解决危机的方式,尤其在面对哈马斯的挑衅时。

哈马斯的“阴谋”

哈马斯一边寻求美国支持,一边沿着以色列和加沙边界实施军事计划。哈马斯向以色列提出解除加沙封锁的建议被以色列驳回,其军事部门决定举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并非巧合。

哈马斯的挑衅行为和军事部署是配合其“回归之旅”计划的首要前提。3月30日是巴勒斯坦第42个“国土日”,上万名巴拉斯坦人当天在加沙边境地带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31日,巴勒斯坦全境大罢工,以悼念30日冲突中被以色列士兵打死的巴勒斯坦人。约旦西岸和加沙地带,所有政府部门停工、学校停课、店铺关门,街道上车辆和行人稀少。

 以色列国防机构在加沙地带部署了100多名狙击手、部署铁穹导弹防御系统。来源:Reuters

以色列国防机构在加沙地带部署了100多名狙击手、部署铁穹导弹防御系统。来源:Reuters

以色列国防机构为进行必要的军事行动做准备,在加沙地带部署了100多名狙击手、部署铁穹导弹防御系统。以军方表示,将使用“驱散暴动的手段”来平息这场近年来在边境地区最大规模的暴力示威之一。军队对那些扔石块,焚烧轮胎的“主要煽动者”进行了回应,以色列军方还指责激进分子试图在大规模的示威掩护下发动袭击。以色列国防部长用阿拉伯语警告加沙的示威者:

“哈马斯领导人在拿你们的生命做赌注。任何接近边境围栏的人都是在拿生命开玩笑,我建议你们继续你们自己的生活,不要参加任何挑衅行为。”

煽动巴勒斯坦民众的反以情绪是哈马斯推动其政治目标的必要手段,另一方面在国际舆论上占据优势。据以色列的安全机构估计,哈马斯现役的士兵和各种安全部队人员大约有3万多名,其中包括经过哈马斯隧道网络训练的卡萨姆旅和努巴。这些力量虽不能真正威胁到以色列,但它们随时可能会干扰以色列边境民众的日常生活。

此外,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哈马斯3月中旬曾企图组织暗杀巴总理哈姆达拉赫和情报局局长马吉德·法拉杰未遂,致使6人受伤,被阿巴斯指责企图利用暗杀破坏巴勒斯坦和解的努力,正在推动危险升级。3月13日的暗杀行动之后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的和解谈判骤停,阿巴斯演讲中宣布,他将对哈马斯和加沙地带实施新的制裁。

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3月20日发表声明称:“违背人民的抵抗运动是不能接受的。”他们呼吁阿巴斯端正自己的立场,并要求埃及立即采取干预措施,确保和解的努力不会被瓦解。哈马斯暗杀行动败露,意味着巴勒斯坦内部的分歧已转至表面。

有名无实的和解

六个月前,法塔赫与哈马斯在埃及高调和解,但最终未达成一致目标。即使出于平衡巴勒斯坦内部的权利分歧,但巴解组织宁愿让哈马斯处于政治孤立状态,双方无法达成政治共享或者推动后者获得美国的支持。

自2006年哈马斯在选举中获胜以来,逐步具备了较为强大的军事实力,该组织认为其已拥有与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谈判的实力和为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权利的资格。

2007年,巴勒斯坦内部分裂以来,哈马斯与法塔赫的矛盾时缓时急。哈马斯手中还握有部分民事和军事权力对阿巴斯的统治仍有诸多掣肘。

2017年4月6日,加沙市的巴勒斯坦人抗议巴权力机构对公务员的减薪预算,10月双方达成和解政府,由哈马斯管理加沙地带,法塔赫控制西岸。

 法塔赫和哈马斯代表在埃及签署两个巴勒斯坦派别之间的协议。 来源:EAP

法塔赫和哈马斯代表在埃及签署两个巴勒斯坦派别之间的协议。 来源:EAP

但今年2月27日阿巴斯批准的2018年预算再遭哈马斯的反对,阿巴斯拒绝接受由平民控制加沙地带的建议。

根据法律,国家预算只有在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PLC)批准后才具有约束力,然后由总统获批生效,同时由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跟进实施过程。但2018年预算并未提交至立法委员会,违反了巴勒斯坦“基本法”的规定。此外,巴勒斯坦政府除了向加沙民众征收薪金所得税之外,对进入加沙的货物、食品、服装、汽车和燃料还要征收增值税,此举遭到哈马斯的抵制。

加沙伊斯兰大学商务学院院长穆罕默德·迈克达迪(Mohamed Mekdad)坦言:

公共预算的主要问题在于它并未顾及加沙的现状,政府无意与哈马斯和解,建立联合政府并将加沙纳入国家的管理范围,更谈不上解决加沙不断凸出的经济问题。

他强调说,

除加沙地带的重建基金外,从该地收取的税款足以支付其开支。另外,根据预算,安全和军事开支超过教育和卫生部门,而根据奥斯陆协议,巴勒斯坦作为非军事化的国家,在安全领域没有投入更多的必要性。与法塔赫和解后,哈马斯必须放弃对加沙地带安全机构的控制,甚至可能解除该组织的军事部门和武装,这是哈马斯军方难以接受的。 结论

开罗和解天生不足,双方之间的敌意仍在加剧,尤其在加沙问题上,哈马斯想要寻求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反抗阿巴斯的压制,借助“国土日”民众的抗议大潮,推动“回归之旅”计划的实施。一方面,哈马斯的政治期望面临着劲敌以色列,另一方面,与法塔赫之间的政治分歧前景困顿。就目前来看,巴勒斯坦内部两大政治势力的和解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渺茫。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