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亚太日报观察 | 西方为何对菲、柬、缅苦苦相逼?

2018-04-11 14:1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江东流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任后,因打击毒品“麻烦”不断;柬埔寨政府因解散救国党、逮捕救国党党魁,被美、欧等称之为“民主倒退”;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因罗兴亚人问题由“民主斗士”,反转成“民主敌人”。在东盟——澳大利亚峰会召开的前后,西方对菲、柬、缅的苦苦相逼更是达到了高潮,菲律宾、柬埔寨、缅甸分别被扣上了“压迫人民”、“独裁”、“种族清洗”等帽子。

西方劫持道义对菲、柬、缅苦苦相逼

菲律宾是全球制毒和贩毒的重要据点,全球约7成大麻产自菲律宾,全国活跃着大约13个跨国贩毒组织和175个本土贩毒集团,毒品犯罪是菲律宾的三大痼疾之一。

杜特尔特上任菲律宾总统后,重金奖励击毙毒枭的执法人员,鼓励民众击毙毒贩;容许警察“就地处决”疑似贩毒者;菲律宾一些民间治安组织,自发成为“义务警察”,走街串巷搜寻涉毒人员并当场处决。欧盟、美国和一些NGO国际组织认为菲扫毒行动中存在“法外处决与大规模屠杀”,“造成菲律宾严重的人权侵害和杀戮”。

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称西方国家及NGO组织抨击菲国内扫毒行动的言论“干涉了菲律宾内政”。因此惹恼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先是联合国指责菲律宾非法处决涉毒人员的行为是极端暴力的杀戮手段;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后来又表示,杜特尔特需要接受精神鉴定;国际刑事法庭(ICC),现指控杜特尔特犯“反人道罪”。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参加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期间,墨尔本的5名律师因她无法掌控军方、不能“让枪安静下来”,对罗兴亚人“进行了种族清洗”,被以“反人类罪”起诉并要求法院逮捕。

罗兴亚人的问题第一责任人应该是军方,这一点西方很清楚。对昂山素季穷追不舍,不是因为她下令“侵犯罗兴亚人人权”,而是不满此前素来被冠之“人权女神”昂山素季,上台后站在了缅族民族主义的立场,对军方的“暴行”采取了视而不见甚至纵容的态度。

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

西方社会原希望她的上台有助于美国对缅影响力的扩大。事实上,却让美国人大失所望。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是西方社会撤销她的一系列荣誉称号,如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撤销颁给她的“埃利·威塞尔人权奖”,牛津市剥夺昂山的“荣誉市民”称号。

美国、德国、澳大利亚、英国等45国3月23日,联合发表声明,要求柬埔寨政府恢复救国党的政党地位,以及该党民选议员的议员资格,释放该党党魁根索卡。

根索卡,柬埔寨国内最大反对派救国党主席,美国(西方)在柬埔寨的代理人。根索卡在澳大利亚公开向其支持者表示,他正根据美国的要求制订计划,推翻柬埔寨现任合法政府。

根索卡

根索卡

柬埔寨政府以这一段视频为证据将他抓捕,柬埔寨高等法院同时宣布“救国党为非法组织”。新西兰代表四十五国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宣读声明时,要求释放被柬政府逮捕的救国党的党魁根索卡,否则明年的柬埔寨的选举结果欧美将不予承认,且要对柬埔寨发起制裁。

西方社会患上意识形态的焦虑症

无论是菲律宾的打击毒品犯罪,还是柬埔寨领导人的选举,均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其目的正是为了维护、保障本国公民民主与自由,却被美国等西方社会以“人权”的名义,扣上了“压迫人民”、“独裁”、“种族清洗”等帽子。为什么西方国家要利用“人权”,对菲律宾、柬埔寨、缅甸苦苦相逼?

从地缘政治看,首先是西方意识形态方面的焦虑。西方国家对外输出西方的价值与制度,宣扬西式民主是繁荣的前提,认为其文明为世界的发展和繁荣做出了主要贡献,将西方的价值观念、政治制度、生活方式视为唯一具有全球普适性的文明模式。

然而,亚洲国家的崛起引发了西方国家对自身模式的质疑。新加坡从一个赤道小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中国更是成为世界经济摆脱衰退的“牵引机”。2010年开始,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开始,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

中国等国家在国家治理、国家发展中的成功证明了非西方模式的有效性,使西方国家却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国家治理危机”。“我还是原来的我吗?”、“我还是世界的主导者吗?”这些疑问,冲击着西方国家所谓的自尊。

由于西方国家焦虑自身国际影响力的下降,忧惧自身中心地位和既得利益受到所谓“威胁和挑战”,他们对中国模式、亚洲模式等有一种天然的敌意和打击的欲望。对菲、柬、缅的苦苦相逼,正是为了掩盖其对亚洲国家发展成功的恐惧和对自身的发展缺乏自信而陷入的迷茫和惶惑。

西方国家靠NGO介入地区事务

西方社会苦苦相逼的第二个原因是其想要通过NGO来低代价控制(即所谓的“平衡”)重要地区

美、欧有着根深蒂固的地缘政治思维和冷战思维,凡是不实行西方式民主的国家,都被定格成专制政体和所谓世界民主化潮流的逆子。

冷战结束后,他们与发展中国家相处,往往带有“他们是谁的人”的想法,如果认为属于自己的阵营,那好说;如果不是,那就另外考虑。越南由“死敌”变成美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美国不用CIA,改用NGO,向各地进行政治渗透,但凡不符合其价值观、社会制度的另一种发展路径,都被其视为异端而沦为对立面。总是透过NGO搞乱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形势来达到博弈、介入、控制的目的。

尤其在美欧相对实力持续衰退的当下,利用NGO机构完备、规模庞大、资金雄厚、人才济济,熟悉国际问题和国际组织的优势,对国际组织的议程设置乃至最终决策施加很大影响,更擅长在外围制造舆论、推波助澜,诋毁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形象。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自豪地宣称,美国的NGO“在自己存在的20年时间,曾经在100多个国家的民主变革斗争前沿努力工作”。

NGO让他们在“监管”世界的同时,又免去了干涉别国内政的骂名。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发表讲话时公开承认,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推行“民主”,进行政权更迭,几乎耗费了3000亿美元资金,而在其它许多国家推动“颜色革命”,仅仅花费了不足46亿美元资金。

西方社会对对菲、柬、缅的苦苦相逼,正是为其找借口介入地区事务,通过NGO,强化自身影响,牵制地区大国的崛起。

西方国家政府被民粹牵住了鼻子

再有就是,近年来西方国家民粹主义的泛起,导致政府权力、威信、能力的全面衰退

西方在选举中,各政党为吸引选民而轻率许诺,相互指责谩骂。这种党争不断却不解决民众实际问题的政党制度,招致西方民众的极大不满。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桑德斯、特朗普这些“叛逆型”政治人物的崛起,反映了人们对传统两党政治的厌倦和失望。

从英国脱欧公投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都表现出反全球化、反精英、反移民的民粹主义倾向。美国前总统卡特就曾公开表示,美国的“政治体系已遭到颠覆,它只是用来为主要的献金者提供回报”。

西方政府需要大众手中的选票来支持自己,但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却越来越多。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被三十五名精神病专家联名称特朗普是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欧洲的“社会瘫痪”状态更是已经习以为常,包括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德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陆陆续续爆发了大大小小的罢工运动,其中法国在2016年仅一年中,就罢工了将近3个月。

西方国家要利用“人权”,对菲律宾、柬埔寨、缅甸苦苦相逼,因为它们也被国内的“民意”苦苦相逼,许多NGO在西方国家影响很大,裹挟着民意,而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因公共政策减效失灵,国内治理不力,为了维持执政,政府不得不向媒体和NGO妥协,不得不顺着这些“民意”对外示强。所以三国遭遇中有些事情是政府在民间力量的“胁迫”下的作为。

从地缘政治分析这三个国家的遭遇,不难发现,西方苦苦相逼菲、柬、缅三国,既有美、欧等西方国家有着根深蒂固的地缘政治思维和冷战思维;也是西方社会意识形态焦虑的集中体现;更是近年来西方国家民粹主义泛起,政府为了维持公信力对外示强的表现


作者简介:江东流 亚太智库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广西东南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