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王毅周日到访日本:时隔七年打开中日高层互访大门

2018-04-14 11:0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安峥

本周日,中国外长王毅将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并同日本外相共同主持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专家指出,这是两国关系趋稳向好的关键一步。王毅此访既是对日本外相年初访华的回访,也是为中国总理即将展开的工作访问“打前站”,意义格外重大。不过,专家也提醒,中日关系仍处在乍暖还寒的特殊时期。“我们要用两分法来看待其中的两重性,要对可能出现的反复和曲折保持警惕”。

打开高层互访大门

近几年来,中日关系一直处于低迷、甚至对峙状态。中日领导人互访已中断7年;中日最高级别经济交流机制已中断8年;自2013年担任外长以来,“知日派”前大使王毅还未曾“正式访问”过日本。2016年8月,他曾赴日参加中日韩三国外长会,但中方强调“不涉及双边访问”。如今,随着王毅将以国务委员和外长的身份再次出现在东京外交舞台上,中日关系正在迈出关键一步。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寄南指出,王毅外长访日是对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今年1月访华的回访,同时也是为李克强总理5月访日“打前站”。从这个角度看意义格外重大。它意味着中日首脑互访在时隔7年后终于打开大门、走上正轨,日本首相也有望在年内实现互访。

“不得不说,这是去年以来中日关系转暖的延续,”上海交大环太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指出。去年是中日关系邦交正常化45周年。去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罕见出席中国驻日大使馆国庆招待活动,表达提升两国关系的积极意愿。去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越南会见安倍,双方就推动两国关系持续改善、向好发展达成共识。今年以来,日方已经先后派出河野太郎及其父亲“亲华派”人士河野洋平来华“打前站”。“今年恰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在此历史节点,外长和总理的访问将是推进两国关系继续向好发展的重要步骤,应该受到中日双方的高度重视。”

“今年不仅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陈子雷指出,在双边关系有所修复的背景下,两国经济界普遍认为,这是中日开展进一步经济合作、甚至未来日本参与“一带一路”合作的良好契机。

用开放应对保护

王毅此访的一项重要议程是主持中日经济高层对话。“8年后重启对话,这是两国关系回暖的又一个重要标志,”吴寄南说。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进口来源国,日本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和重要外资来源地。然而,自2010年以来,两国经贸交往的数据一直处于萎缩状态,可喜的是,2017年经贸合作呈现企稳回升态势,双边贸易出现两位数增长。“两国经济结构互补,中国正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时期,需要日本在高端制造业领域的助力;‘安倍经济学’近几年来起色很小,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也是其迫切需要。”

值得一提的是,王少普指出,“近一年来,美国‘逆全球化’的主张和做法给世界贸易体制和全球化发展带来不小的打击。中日同为现行国际经贸秩序受益者、世贸组织成员和对美贸易顺差国,面临的实际挑战也有几分相似,加强如何维护自由贸易体制、如何用开放应对保护的探讨,具有极为现实的意义。”

吴寄南预计,这次经济高层对话的议题不会是过去议题的简单重复,双方有很多值得交流和借鉴的经验,如结构转型升级、共同应对贸易“逆流”等;等李克强总理访日时,双方可能会有更多、更广的实质性合作成果,如建立海空紧急联动机制、加强在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协调等。

到目前为止,中方尚未公布李克强出访安排。日本共同网报道称,中日韩领导人将于5月9日在东京举行会晤。这将是三国领导人会议时隔近三年重启。

“中日韩三边合作曾取得长足进步,也曾遭遇曲折。”王少普指出,历时十余年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仍在“长跑”,基于《清迈协议》的中日韩三国货币互换进程一波三折。“这些区域一体化安排对三国合作和地区发展都大有裨益,但也遭到国际上的巨大阻力。三国基于共同的经贸利益,有望继续接近,但现在的形势已比当年复杂得多。我们不能对三边经济一体化合作的程度和速度抱有过高期待。”陈子雷则认为,无论如何,会谈能够恢复本身就是一个积极变化,将对三边合作和地区局势产生深远影响。

两分法看待两重性

展望未来中日关系发展,专家们普遍持谨慎乐观态度。一方面,应该肯定的是,经济高层对话以及高层访问的启动将对经济合作继续深化、两国关系继续回暖起到进一步推动作用。另一方面,中日关系经过多年起伏发展,带有鲜明的两重性,仍有诸多难以化解的结构性矛盾。

吴寄南说,日本当权者在对华认知方面仍未摆脱“零和思维”,仍会时不时鼓噪“中国威胁”;日本民间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对华负面情绪,因此,两国关系仍有可能遭遇曲折和反复。有几个方面格外需要注意:其一,不排除修宪势力继续冲击《和平宪法》第九条;其二,不排除安倍政府会跟着美国打“台湾牌”;其三,可能在5年修订一次的“防卫计划大纲”中继续鼓吹“中国威胁”;其四,可能加入所谓的“印太战略”,继续与中国争夺亚太经贸规则主导权。“我们既要看到双方重要的共同利益,抓住改善关系窗口期;也要重视和提防各种因素的干扰。”

“用两分法看待中日关系的两重性,或许是推进两国关系向前发展的有益思路。”王少普说。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