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特朗普的旧船票,还能否登上TPP的“破船”?

2018-04-16 09:4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杨瑛

据外媒报道,曾在上任后火速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正考虑重返TPP。朝令夕改,是什么让特朗普回心转意?他的“任性”想法又是否能成为现实?

“U型”反转

去年1月,上任仅数天的特朗普签署了就职总统后的第一份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TPP。特朗普当时称,主张多边贸易的TPP对美国而言是“潜在的灾难”,将协商双边贸易取而代之,从而给美国带来更多工作和商业机会。

谁也没料到,一年多后特朗普的态度居然“U型”反转。经白宫证实,特朗普已要求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研究美国重新加入TPP的可能性。

其实,最近几个月来,特朗普已多次放风。在1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特朗普称如果有“明显更好”的协议,美国可以考虑重返TPP。2月,特朗普在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后的记者会上,当着对方的面再度重申了对加入TPP持开放态度。

目前,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以日本为首的剩余11个亚太国家已将TPP变更为《全面且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于3月正式签署。但该协议仍在等待一些成员国听证通过,尚未最终实施。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本·沙瑟(Ben Sasse)表示,特朗普近日在共和党会议上多次重申,一旦11国联盟正式形成,美国就将成为第12国,因此趁现在加入TPP“更加容易”。

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则将特朗普围绕TPP的言行称作是“荒诞不羁的反转”。

“实践后的再思考”

至于特朗普为何突然要调整自己先前的贸易政策,还要从多方面考虑。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指出,可以将特朗普此举看作是“实践后的再思考”。特朗普当时退出TPP主要是基于兑现竞选承诺,但在实践后意识到这一做法确实不符合美国实际的贸易利益。因此,现在正是到了微调贸易政策的时候。

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援引一位白宫官员的话称,虽然特朗普更倾向于与剩余11个成员国达成双边贸易协议,但现在可能认为一对一谈判过于耗时费力,还不如重新加入TPP来得划算。

另一边,CPTPP 成员国则在高度宣扬协议优势,其开放性也逐步提升。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就曾表达过脱欧之后加入TPP的意愿,并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成员国展开非正式洽谈。

此外,特朗普的贸易主张在共和党内部也不被看好。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曾有数十名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信特朗普,敦促他重新加入 TPP。他们认为,与11国加强经济互动,将有助于提升美国商业竞争力和就业机会,而特朗普过于强硬的贸易立场反而会事与愿违。

不过,也有分析称,鉴于美中贸易摩擦仍未平息,特朗普此时的这一举动令人玩味。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指出,美中贸易冲突目前只是有所缓和,但并没有彻底解决,特朗普有可能想借重返TPP来团结盟友国,也趁机为美国农产品寻找新的出口市场。

宋国友指出,不排除特朗普希望借此全面对华施压的可能,但目前还不能下结论说特朗普此举就是针对中国。如果美国真的重返TPP,客观上讲会对中国造成一定压力,需要对此进行深入评估。

 4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宫与议员们开会。(新加坡《联合早报》)

4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宫与议员们开会。(新加坡《联合早报》)

“回头路”不好走

目前,白宫方面已表示,不排除美国会就已签署的CPTPP条款进行重新谈判。那么,美国想重新加入TPP的这条“回头路”到底行不行得通?

有人认为,CPTPP的签署的确给美国重新加入留了“后门”。据称,最终版的CPTPP协议保留了TPP超过95%的项目,没有改变美国此前同意的市场准入规则,“冻结”而非“完全删除”美国所提出的约20项条款。

同时,由于美国退出后的CPTPP在影响力上也远不如TPP,成员国有可能会因此投赞成票。据智利外交部统计,CPTPP目前覆盖了全球4.98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而在美国退出之前,TPP的经济体量占比全球40%,是目前的三倍。

然而,美国要让其他成员国吃下这口“回头草”并非易事。

日本TPP首席谈判代表梅本和义(Kazuyoshi Umemoto)2月表示,对美国表示欢迎,但重新谈判非常有难度,毕竟11国经过了长达半年的密集谈判。

新西兰贸易部长戴维·帕克(David Parker)也曾表示,CPTPP协议顺利签署可以抗衡美国日渐升温的保护主义,美国想要在未来几年内重新加入“基本不可能”,因为无法保证所有成员国达成对已搁置条款的共识。

前白宫贸易顾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rown)指出,考虑到CPTPP提供了高速发展经济体的5亿消费者市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农民可能不想跟美国分这个“蛋糕”。

宋国友认为,美国重返TPP的可行度取决于两方面,一是美国愿意为此付出何种代价,二是其他成员国如何要价。一方面,美国显然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改变现有规则、以胜利者的姿态重返TPP。那么,特朗普是否能接受延续原先奥巴马时期签订的条款?另一方面,如果特朗普提出要加点“新东西”,CPTPP成员国又会作出怎样的考虑和评估,是坚决让美国接受此前谈判的结论,还是愿意对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新条款作出一定妥协?

“关键在于,美方要价和已握有CPTPP在手的成员国要价是否一致,”宋国友表示,如果双方能在新的谈判中较快取得一致,重返进程就会加速;但如果不能,那就只是特朗普的一个想法而已。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