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华府观察 | 盾与剑的反目:特朗普怒怼科米背后

2018-04-17 15:5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萧萧

lyingcomey.com,这个奇特的网站刚在2018年4月初注册到互联网上,注册方是美国白宫,其功用很简单,就是“搞臭”被特朗普总统炒鱿鱼的前美国联邦调查局长科米。据美国CNN报道,4月15日,还没来得及欢呼打击叙利亚“化学武器设施”胜利的特朗普,被科米搞坏了心情,后者向记者宣布即将公开的个人回忆录,内含不少令总统难堪的桥段。为了应付科米的“大嘴”,特朗普在当天连发五条推特,直接开撕科米是“混账”,“他必是史上最烂的联邦调查局长。”而白宫办公厅依照总统意志开设的“lyingcomey.com”,本意就是“撒谎的科米”,准备端出一大堆证据,证明科米的回忆录就是往特朗普身上泼脏水,缺乏可信度。

被质疑的“更高忠诚”

科米的回忆录叫《更高忠诚:真相、谎言和领导》,名字显得大义凛然,代表着他忠于美国制度,而非某个上司。在新书预告里,科米提及自己原以为希拉里能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才决定披露当时已经发酵的“电邮门”乃至“通俄门”事件中的部分调查内容,其中主要是与希拉里私人电邮相关的细节,目的是让高度混乱乃至极化的美国舆论场能够“自我洁净”。然而,一切都事与愿违,最终特朗普像个“21世纪海盗”闯进了白宫,像科米这样的建制派职业官僚不得不进行体制内的“抵抗”,直到被解除职务。不过,这番“公忠体国”的表白,在特朗普眼里简直是狡辩,“他做出决定的依据是他认为她将赢得大选,这样他就能在希拉里手下求职了,真是个混账!”

科米新书《更高忠诚:真相、谎言和领导》

科米新书《更高忠诚:真相、谎言和领导》

科米在书里大谈道德领导力,里面提到三位总统,“两位帮助阐明了道德领导力的核心价值观而另外一位正好处于对立面”,言下之意对特朗普的行事作风颇为不满。科米还透露,自己突然被解雇的几分钟前,身为白宫幕僚长的凯利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对特朗普的做法感到“恶心”,并称其是“卑鄙的领导人”。特朗普更是猛批科米“泄密、对国会撒谎”,应该被投入监狱,“我从未要求科米效忠我个人,我几乎根本不认识这个家伙。这本书是他许多谎言中的又一个。他的回忆录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全是假的!”

耐人寻味的是,曾协助翻译希拉里败选后新书《何以致败》法文版的法国《世界报》记者阿诺·勒帕芒捷曾接触过科米,提及2016年美国大选白热化时,科米究竟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是否保持了内心的“职业公正性”,得到的回答是:“在不寻常的选战里,我不能有预设立场。但美国和全世界都应该明白,没有准备好当总统,却准备好竞选的人,是多么的可怕。”科米没有特指谁,但明眼人都清楚,这显然是冲着没有任过公职的特朗普去的。

与特工的交锋

俄罗斯《消息报》记者格奥尔基·阿萨特良认为,特朗普与科米的冲突,根源是总统与整个美国情报界的冲突,双方的对立日趋尖锐,从公开论战发展到当众羞辱。对峙逐步加剧,甚至阻碍到美国行政当局在安全和外交领域的工作。究其原因,除“通俄门”外,政治性格的差异也是双方失和的一个重要因素。长期在商界浸淫的特朗普习惯自己的行为模式,而美国情报界则尚未做好与“非典型”总统共事的准备,这也是科米下台的原因之一。

纽约大学高级研究员、前国务院特使顾问巴尼特·鲁宾指出,椭圆形办公室主人(指特朗普)过去从未担任官职,前商人只是领导自己的公司。他不是政客,不熟悉官僚体系和政治礼数。他只签想签的合同,听喜欢的人的意见,接触对其有好感的人。

科米等情报部门首脑确信,美国总统——何况他是保守派共和党人——应该倾听他们的意见。至少,白宫首脑应翻阅秘密报告,接见掌管全部17个情报机关的国家情报局长,这就是情报界对特朗普的期待。但特朗普不这么看,他甚至公开承认,自己不读每天早晨放到他桌上的秘密报告。

双方关系不是立即恶化的。共和党人在演讲中不止一次谴责美国情报机构,称他们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提供了萨达姆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假情报,对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杀负有责任,但当时这被看作是竞选口号,并非个人观点。在特朗普2016年初将美国情报机关比作纳粹德国以及随后的一系列论战之后,他们之间的裂痕就变得明显。美国情报界很少有人支持椭圆形办公室主人,他们的冲突是预料之中的,无人掩饰这一点”。

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频道采访时解释:“你们知道,我是聪明人,无需日复一日地重复同一件事。”《华盛顿邮报》写道,在围绕美国总统代代相传的“坚毅桌”落座后,特朗普端着一杯可口可乐听汇报,他不关心细枝末节,要求简短,且时常分心。

遭到冒犯的情报机关甚至在媒体上组织宣传战,各大专家纷纷撰文谈忽视情报的有害后果,《纽约时报》也积极为此提供平台。前国家安全局长海登表现格外突出,显示自己的记者天赋。《特朗普破坏情报搜集》《在接受特朗普的工作建议前请三思》——这些文章均出自这位特工的笔端,如今科米的新书加入了这场“反总统大合唱”。

2017年11月12日,前中情局长布伦南和前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近20分钟的节目中攻击特朗普,大部分的指责都在影射特朗普似乎与俄罗斯有关系。柴孔认为,特朗普的特立独行是双方关系紧张的另一个原因,美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作风如此独特的总统。由于职业特点和搜集情报的需要,特工人员往往内敛而神秘。他们更愿意独自工作,也不会当众讨论自己的业绩,特朗普却公然在推特上表达对情报工作的负面看法。

此外,特朗普还公开表现出自己(与情报部门)的不一致。立场的分歧使情报人员陷入困惑。”特朗普与情报界的冲突不仅会妨碍美国政治机器的正常运作,对总统本人也构成了威胁。若不是情报部门走漏消息,许多反对他的文章就不会出现在媒体上。双方不睦也会给其他囯家造成不利影响。因为与情报机关内斗的白宫当局在施政时可能处处遭到掣肘。

弱势总统的“大手术”

很多人担心,被外界称为“弱势总统”的特朗普会在与情报界的“斗法”中“挨欺负”。

德国《焦点》周刊称,白宫内部的混乱、与国会共和党议员之间的联盟不稳等因素,实际让特朗普成为美国“史上最弱势的总统”——除开减税法案外,迄今未在国会通过任何重大法案,计划撤销前任奥巴马法定保险义务的努力也惨遭失败,甚至连共和党内重量级大佬也离心离德。

另据美国媒体分析,美国情报界确已成为影响政府决策的“影子巨人”。《华盛顿邮报》估计,如今美国的情报/工业体系已形成由机构和私营承包商组成的巨大网络,超过1200个国家组织和近2000家私营企业从事反恐、情报和国土安全工作。任何个人、委员会和机构“似乎都无法对如此庞大的群体实施有效监督”,也无法摆脱他们在暗中起影响。《华尔街日报》称,特朗普已意识到美国情报界的臃肿和政治化,并希望在尾大不掉前对其进行改革。 民调显示美国人深信特朗普白宫最腐败

2016年,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前,美国在腐败方面排名第18位,从特朗普上任前起,媒体就广泛报道他及其家族存在个人利益冲突,还有手下部门存在“旋转门”问题,受到道德律师和政府监管机构的严厉批评。

至少有六名特朗普的内阁部长正在接受调查,或者被质问旅游费用过高的问题,包括动用政府飞机做私事、使用安保人员或有商业交易。老兵事务部长舒尔金和内政部长津克利用旅行机会把公干和消遣、筹款结合起来,舒尔金出差时参加一场温布尔登网球比赛。财政部长姆努钦在非公干旅行中花费至少80万美元。

总统聘用他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违反了联邦反新裙带关系法。然而,他的司法部给了他豁免权。

裙带关系和特朗普拒绝透明的做法导致沃尔特·肖布在2017年7月辞去联邦政府道德办公室主任一职。肖布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尖锐批评者。肖布辞职后接受采访时说: “美国应该有权知道其领导人的动机是什么,他们需要知道,(领导人及其家属的)金融利益和个人利益(是否包含)在其(政策)中。”


作者简介:萧萧,亚太智库研究员,长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迄今已在《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国际先驱导报》《世界新闻报》《新民晚报》《青年参考》《南方周末》《凤凰周刊》《兵器知识》《兵器》《现代兵器》《兵工科技》《舰载武器》《坦克装甲车辆》等主流媒体发表作品超过5000篇,并在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平台有所参与。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