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美国想把叙利亚甩锅给阿拉伯国家,它们答应吗?

2018-04-19 10:4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安晶

虽然美英法联手对叙利亚进行了军事打击,但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计划中,将2000名美军撤出叙利亚的终极目标并没有改变。美军撤出后,该如何维持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战果并制衡伊朗?特朗普的顾问们提供了方案:说服沙特阿拉伯等阿拉伯国家向叙利亚派兵。

无视土耳其的存在,让心中各有算盘的阿拉伯国家联合向叙利亚派兵,与伊朗军队和黎巴嫩真主党正面交火,这样的计划有多大的可行性?

4月17日,沙特最先表态称该国正在就派兵一事与美国商谈,但埃及情报总局前副局长已经表示埃及会果断拒绝此类邀约。让阿拉伯国家向叙利亚派出联盟军队已经被分析人士视为“不可能的任务”。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博尔顿联络 沙特响应

CNN新闻18日援引知情官员的话称,新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鹰派中的鹰派”博尔顿以及即将上任的国务卿蓬佩奥正在主导组建阿拉伯联盟军的计划。

知情官员称美国希望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巴林、约旦、科威特、阿曼和埃及能出钱出力,以填补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后留下的真空。博尔顿近期还与埃及情报部门负责人卡迈勒(Abbas Kamel)通话,以了解埃及是否有意参与在叙利亚的行动。

周二,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确认沙特正在与美国就向叙利亚派兵一事磋商。朱拜尔称,早在奥巴马时期沙特就对美国政府提议,如果美国要向叙利亚派出地面部队,沙特将考虑与其他国家一道派出军队。

至于目前与美国的商议,朱拜尔表示议题主要集中在要往叙利亚东部派遣什么样的士兵,这些士兵从何而来等问题。

2015年12月,沙特宣布组建34国军事反恐联盟以打击ISIS,但该联盟的功能仅在为美国的军事行动提供协调和情报交流;主要参战的依然是美国为首的打击ISIS联盟和受支持的伊拉克政府军以及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对于沙特而言,目前最让该国头痛的难题要数也门战争;包括阿联酋在内的沙特联军从2015年就展开了针对也门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至今,也门的战火依然在燃烧。而得到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多次向沙特境内发射导弹,威胁到了沙特的本土安全。

如果想让陷入也门泥潭的沙特分心在叙利亚出钱出兵,美国需要提供足够分量的甜头进行交换。据美国官员透露,美国目前考虑的交换条件之一就是给予沙特“非北约主要盟国”地位。

按照美国《武器出口控制法》的规定,享有“非北约主要盟国”地位的国家可以更多地得到美国的武器装备、防务合作项目以及用于研制军事装备所需的贷款。

如果成为“非北约主要盟国”,沙特将与以色列、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埃及等国一样享受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

沙特VS.伊朗?

姑且不论忙于也门战争的沙特有没有能力在叙利亚大量投入资金和兵力,如果沙特真向叙利亚派出地面部队,无可避免会与驻扎在叙利亚的伊朗士兵以及黎巴嫩真主党发生正面冲突。

从军队规模上看,伊朗远强于沙特;两国虽视对方为敌人,但一直通过支持代理人在中东地区对抗,并未直接发生正面冲突。

 伊朗与沙特军力对比。图片来源:BBC

伊朗与沙特军力对比。图片来源:BBC

在叙利亚战场上,伊朗是叙总统阿萨德的盟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叙利亚设立了多个军事基地;同时伊朗也是黎巴嫩真主党的支持者,真主党士兵一直在协助叙政府作战;除此之外,叙利亚还有多支什叶派武装得到了伊朗支持。

一旦沙特向叙利亚派地面部队也就意味着沙特士兵可能与伊朗士兵正面交火,如果发生伤亡,两国的矛盾会火速升级,将叙利亚和中东地区卷入更严重的危机。

为了避免冲突升级,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研究人员赫拉斯(Nicholas Heras)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推测,沙特很可能把招募士兵驻扎叙利亚一事外包给巴基斯坦和苏丹等国。

赫拉斯表示:“我很肯定,沙特愿意在叙利亚作战,直到最后一名苏丹士兵倒下。”

去年12月,特朗普已经要求沙特为叙利亚重建出资40亿美元;但截至目前,沙特尚未做出答复。

各怀心思

埃及是非洲的军事强国,也是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对于博尔顿与埃及情报部门负责人通话的消息,埃及情报总局前副局长拉撒德(Mohammad Rashad)在周二接受《埃及独立报》采访时表示,埃及会果断拒绝向叙利亚派兵的邀约。

他指出,埃及军队不是任由其他国家派遣的“雇佣军”,“没有人有胆量向埃及军队给出这样的命令”。

拉撒德称埃及对军事干涉叙利亚争端没有兴趣,该国的策略是“支持叙利亚领土完整和国家军队”。早在2016年,埃及总统塞西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埃及在中东地区的首要任务是支持“国家军队,比如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中东问题专家库克周二在Twitter上发文对博尔顿进行了调侃:“看起来,新的国家安全顾问并不知道埃及政府是支持阿萨德的。”

 图片来源:Twitter

图片来源:Twitter

与此同时,美国想说服的卡塔尔从去年6月就与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等国爆发断交危机,断交事件至今尚未解决。同为海合会成员国的阿曼和科威特没有参与断交风波,而阿曼曾多次在地区争端中保持中立,包括两伊战争。

在叙利亚战场上,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也有自己的计划。土耳其目前正在叙利亚北部边境的库尔德人控制区展开军事行动,以遏制库尔德人的势力,在土叙边境建立安全区。

而土耳其与沙特和阿联酋的关系并不亲密,土耳其曾支持过席卷突尼斯和埃及等国的阿拉伯之春;沙特与阿联酋则坚决抵制。在卡塔尔断交危机中,土耳其也力挺卡塔尔,当时土耳其议会甚至迅速批准了在卡塔尔驻军的协议。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杰弗里(James Jeffrey)表示,阿拉伯联盟军队进入叙利亚后,很有可能与库尔德武装合作联合打击ISIS;对于土耳其而言,这种模式与美国目前采取的模式一样,同样会威胁到土耳其的利益。因此土耳其并不愿意看到一支阿拉伯军队进入叙利亚搅局。

各国利益不一致,再加上军事实力有限,伦敦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所中东安全的研究员霍卡伊(Emile Hokayem)认为,从政治理念来看,建立一支阿拉伯远征军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但在现实中,要把这些力量放在一起“几乎不可能”。

(来源:界面新闻)